♂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五头一品图腾的绝世凶兽咆哮连连,论声势与法力波动,绝对比得上一尊仙人!

    “嗯……这种阵法,怎么跟万兽幡有些相通之处?难道是那个万神图录主人另行留下的传承?”

    方元混杂在青龙大阵之内,身上一个蜃之图腾似全力以赴。

    实际上,他只出了十分之一的力,其余精神完全放在观察战场上。

    甚至,还有心思浮想联翩。

    “万兽幡上的万兽融合法诀,乃是炼器版本,而此时这个则是战阵之术……论起来,还是炼器法门更加精妙一点……”

    再多看几遍,特别是身在其中,方元就有了猜测:“或许是一些蛮族仙人曾经得到万兽幡的炼法金页,又推陈出新,这才有了这战阵!”

    万兽幡再好,也不过一件道器,或许未来能晋升仙器,但与此种万人大阵一比,威力还是要相形见绌的。

    “万兽幡擅长单体攻击,而这个大阵,就太过笨拙了一点,但威力非凡!”

    方元听着统领们的命令,巨大的青龙化形,顿时不断前进。

    “前方布阵,九曲黄河!”

    万余修仙者同时取出阵旗,一道道黄色的水流浮现,形成一座天河大阵,将青龙包裹进去。

    “破!”

    龙角之上,传来统领愤怒的吼声。

    青龙咆哮,飞云探爪。

    整座九曲黄河阵一滞,却又毫无阻碍地运转起来。

    在其它四个方向,同样有着奇异的阵法出现,将图腾巨兽困了进去。

    蛮童几个仙人见到这一幕,都是心里大凜。

    “如何?蛮童你们还不认输么?”

    对面,玄元子几人传音喝问着。

    在仙人层次,他们三个仙人,足以与蛮童三大蛮祖宗不相上下,甚至略胜一筹。

    此时,下方蛮族大军所化的五大凶兽也被挡住,可以说绝对是修真者一方占据上风。

    “是胜是败,总得我们做过一场才知道!”

    蛮绝老祖大声说着。

    与此同时,在他身上,一条朦朦胧胧的残破大河虚影浮现。

    阵内的方元一阵激动:“这是……不完整的大道之力?果然……仙人要想再进阶,就必须掌握一条真正的大道么?”

    只有领悟一条完整法则,才有资格迎来雷劫,成为仙人。

    而仙人想要晋升,则是必须先将法则升华为大道!

    此时的方元只想哈哈大笑,对未来的修炼已经没有了丝毫迷惑。

    “蛮绝你既然如此,我们两个兄弟又怎么会辜负你呢?”

    蛮童与蛮皇见此,同样哈哈大笑,浮现出大道虚影。

    “唉……此又何必?”

    昆吾子三仙脸上浮现出慈悲之色,同时掐诀。

    在他们身后,一座光辉万丈的天门浮现,通体青紫祥云包裹,瑞气条条。

    “仙人合阵之法?”

    蛮童见了,立即神色严肃。

    外界修行者没有神通法相,只能将自身修为利用到极致,在各种精细操作上远超蛮族。

    特别是经历雷劫之后,众生如一,到了仙人境界,便相差无几。

    但是蛮族只靠天赋的弊端,此时就显现出来,在各种法诀奥妙上,就要差了外界的仙人一筹。

    此时,这三尊仙人,赫然是以某种秘术,将他们所领悟的法则与残缺大道之力结合起来,形成一座恐怖的天门,威力倍增。

    “可恶!”

    那种可怕的压制,直接令三位蛮族老祖神色顿变:“外界传承的秘法,到了仙人位阶,简直不输绝世神通!”

    ……

    就在死亡平原双方大战之时。

    鹰愁峡。

    望月部所辖的两个战部当中。

    一名神化境长老来到军营边界的位置,神色复杂:“自从师祖施展无上大神通,为我进行夺舍以来,已经三百多年了……三百年卧底,终究还是有着那么一点感情,不过……”

    他咬咬牙,还是离开了军营。

    跟他一样的人,在鹰愁峡,乃至流金河,同样还有几个。

    就在他们离去后不久,几道奇光就轰击在战部军营上空、各种战纹组成的防御阵法之上。

    哗啦啦!

    这些攻击仿佛拥有灵性一般,找的都是各个防御大阵的弱点、缺陷所在。

    没有多久,几道防御相继告破。

    与此同时,天舟巡游,铺天盖地的黑袍魔道大军就杀了下来。

    “营地大阵,乃是仙人老祖布置,怎会被破?”

    刀光一闪,上百修仙者身首分离,脸上还有难以相信的表情。

    漠河缓缓收刀,望着这一幕,神情凝重:“营寨被破,在最强点受阻,我族心气大折,这群魔道修士趁此攻击,必胜无疑,关键还在于奸细!”

    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思维远超凡人,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那些修魔者果然狡诈,为了这一日,也是处心积虑,速走!”

    望着天舟落下,漠河身化刀光,飞行绝迹,转眼就出了营地范围。

    身后,大量爆炸与蛮族战兵的惨叫传来,令漠河不由握紧了刀柄。

    他当然知晓,对面如此处心积虑,肯定布置了不止一处,流金河与鹰愁峡不保,剩下死亡平原上的蛮族大军即使还能支撑,也必须后撤了。

    “大败,前所未有的大败局!”

    漠河神色冷冽:“最关键的,竟然有高层是奸细……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那种从小被拐到外面去的蛮族之人,哪怕后来回到十万大山,也不太可能受到重用。

    蛮族虽然脑袋一根筋,但也不傻,知道根正苗红的重要性。

    真正的秘密,肯定只有那些从小被选拔入蛮宫,后来在圣山中成长起来的高层才能接触。

    这么一来,漠河就很难以置信了。

    对方究竟是采取了怎样的手段,才能让那些高层都心甘情愿地背叛?

    ……

    “桀桀……终于进来了,十万大山!”

    事不可为之下,镇守鹰愁峡的蛮族老祖直接退兵,修真者追杀三百里,才缓缓停了下来。

    天舟之上,一名黑袍绿发的中年人兴奋地吸着空气:“多么生机勃勃的气息……传令下去,各大护法,带着搜魂幡、万魂葫芦都给我出去,将它们填满了!”

    “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让昆云宗占了?嘿嘿……根据之前约定,我们先破鹰愁峡,占多少地盘,就吃多少地盘!”

    中年人眸子里都似乎放出绿光,天舟一震,来到一处部落上空。

    “五方五鬼,听我号令,魂来!”

    他面色淡漠,轻轻一招手。

    下方,还在生活的蛮人们忽然一怔,一个个便晕死在地。

    虚幻的魂魄,从他们身上浮现,又好像面临着恐怖的漩涡般,源源不绝地飞上天空,落入中年人手里。

    “哈哈……不愧是蛮族,这精魄可比寻常人厉害多了,一个就顶得上外界十个,如果是修士就顶得上一百个!”

    中年人哈哈大笑:“有着此处宝地,我道成矣!”

    ……

    死亡大平原。

    几处战场愈演愈烈。

    在五头绝世凶兽的肆虐之下,即使有着阵法保护,修真者也是死伤惨重,当然,那些图腾虚影也是渐渐不支,一旦等到崩溃散落,那陷入阵法中的蛮族,立即就会被逼入绝境!

    天空当中,一座青紫色天门光华璀璨,镇压四方。

    蛮童等蛮族老祖手段齐出,接连现出法相,却奈何不了此门丝毫。

    “不好!”

    站立在一条千丈蜈蚣之上的蛮童忽然面色一变,摸出一块血玉:“鹰愁峡被厉魂宗攻破,流金河危在旦夕!”

    “什么?”

    蛮绝与蛮皇一怔,旋即就是悲愤无比:“狡猾的修真者!”

    一直以来,蛮族与外界的大战,不是与修仙一方,就是与魔道一方。

    而在外界,修仙者与修魔者之间的恩怨,比蛮族还要浓厚。

    因此,这三位蛮族老祖都陷入了思维定势之中,想不到这次修仙者竟然会与那些魔道之人联手,一同侵略十万大山。

    一子落错,尚要满盘皆输,何况现在?

    原本修真者一方就占据优势,此时势力翻倍,简直是摧枯拉朽。

    “速速撤离!”

    蛮童咬咬牙,发出信号。

    “大哥?!”

    蛮绝与蛮皇老祖都是惊怒交加,极为不甘。

    “十万大山,终究是我们的,他们站不住脚!”

    蛮童虽然身形瘦小,却是这三人的首脑,他一声令下,其它两个蛮祖再怎么不甘,也只能撒手罢斗。

    “撤!”

    蛮童与蛮绝蛮皇对视一眼,数道奇光就落在下面的阵法之上。

    吼吼!

    巨大的吼声中,五头凶兽破阵而出,身形破烂,一看就是到了极限。

    此时刚到外界,便轰然散架,现出里面的数万蛮族。

    “哈哈……三位蛮祖,胜负未分,何必罢手呢?”

    玄元子三人立即追击,将三个蛮族仙人死死缠住,又下达命令:“追杀蛮人,一个不留!”

    咻咻!

    下方,飞剑与法相齐飞,符箓、驱虫、阵法……各种修真技艺尽皆向蛮人头上砸去。

    “啧啧!”

    方元见到这一幕,却是连连摇头:“蛮族败了!”

    他长出口气,胸前灵光一闪。

    咻!

    他整个人顿时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土中,刹那间远去数十里。

    “遁地灵符,遁地法符的升级版,也是万神殿中的珍藏……我一口气用上五张,足以远出数百里!”

    没有这个依仗,方元也不会前来此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