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蛮教祖庭,圣山之上。

    与以往的庄严肃穆不同,此时就充满了一种颓废与悲观的气氛。

    “短短数日之内,三线战场接连溃败,大军被杀过半,领土也丢失了四成,甚至……三大部之一的望月部,已经被灭族!”

    方元盘膝而坐,思索着局势:“修仙者与魔道修士合力,果然非同小可,此时已经剑指蛮族圣山!”

    这对他而言,同样不是个好消息。

    若蛮族被灭,哪怕他能逃掉,没有了一个大族的支持,日后还想在修真界吃得开?简直就是笑话一般!

    亡国之人,不论在哪里,都不会得到什么好脸色的。

    “若蛮族真败,日后就只能改头换面,装成修真者一方了,好在度过雷劫之后,也的确没有什么分别。”

    雷劫之下,众生平等,度过之后,神通法力都十分接近。

    哪怕是妖族之流,只要度过完整天劫,同样可以变成真正的人形!

    此时,他放眼望去,就见圣山脚下,遍布密密麻麻的大军,战纹法阵直接显露于半空,整个圣山,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军营。

    “下一次大战地点,就在这里了。”

    方元深吸口气。

    蛮教祖庭,乃是所有蛮族心目中的圣地,若此处也沦陷,对于蛮族的打击当真是无与伦比。

    “不过,正魔双方联手,哪怕只是一些二三流势力,整体实力也已经超过蛮族一倍,要拿什么抵挡?”

    方元不由望向圣山之顶,在那里,便是几位蛮族老祖的宫阙所在。

    “如何?你可曾怕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漠河出现在方元身边,淡淡问着。

    此时,这个刀客身上的衰老气息更加浓重,简直是死气罩顶。

    “你……”

    方元眸子微微一眯。

    “鹰愁峡大败,不得不接连全力动手……咳咳……相比于我族命运,却也算不了什么!”漠河一副生死看淡的态度:“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各大老祖对这次大战都不怎么看好,已经开始准备火种逃生了。”

    “看起来……这里面并没有我!”方元若有所思地回答。

    “的确如此,一个大族真正的火种,远超你的想象,一品图腾、悟性过人……都是最基本的要求,而在他们身上所倾注的资源,也是我们蛮族最后的底蕴……”

    漠河叹息地说着。

    方元毫不怀疑,在这些火种的身上,说不定还有仙器!

    毕竟,他们是蛮族未来的希望。

    只要有一个绝世天才能崛起,未来就必然可以重建族群!

    这便是此世界宇宙中的天道——至强者决定一切!

    ‘等一等……如此看来,那个竹也必定在其中啊……’

    方元心里一动:‘原本只是一个疑似烛龙的法相,但现在,还要再加上一个族群最后积累的秘宝……那些资源肯定都是最适合保命与修行的,我也很需要啊。’

    若那些蛮人老祖,知道这些给火种的资源反而会给他们带来灾祸的话,也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当着外人的面,方元自然不会表露出来,只是平静说着:“我资质并非绝顶,也无法给一族带来复起的希望,高层会如此想,也是正常。”

    “哦?那你真实的想法呢?”漠河目光灼灼。

    “且等百年之后,再来看它!”方元豪情万丈。

    “好!这才是我的弟子!”漠河见此,不由欣慰点头:“你放心,为师已有安排,你虽然不是核心种子,却也另有任务在身,不必参加最后的圣山决战了。”

    很显然,这最后的圣山大战,必然惨酷无比,死亡率极高。

    能不参加,那是不知道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美事。

    “哦?是何事?”

    方元却没有多么兴奋,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能避过这个坑,未必能躲过另外一个。

    “安排火种潜逃,乃是蛮祖亲手布置,我等皆不得过问……”漠河一脸严肃道:“但除了这些火种之外,尚有几个疑兵之计,正好你修为到了法相,能掩护其中一人!”

    “替身么?这危险果然不比圣山大战好多少,甚至还要更高!”方元苦笑了下。

    “呆在圣山上,几乎十死无生,而下山好歹是九死一生,你如何选择?任凭你自愿!”漠河一挥长袖。

    “既如此,我便做替身好了!”

    方元点点头,目中神色深邃。

    ‘法相境的绝世天才,概率实在太小了点,应当不会撞车才是,有很大可能,就是那个少年‘竹’!’

    ‘既然如此,我当然要混入进去,至少打探点消息出来!’

    ……

    圣山之顶。

    五大蛮人老祖汇聚一起,皆是面色阴沉。

    除了蛮童、蛮皇、蛮绝之外,还有黑元老祖与旭日老祖。

    此时,一身黑袍的黑元老祖惨然开口:“厉魂宗的仙人手段实在厉害,又炼有至宝,犀月老祖竟然因此陨落,实在是……”

    其它几位老祖同样心有戚戚:“如此看来……外界修行者,的确是要彻底灭亡我等!”

    仙人度过雷劫,寿与天齐,乃是何等逍遥自在?

    而平时坐镇一族,或者成为宗派太上长老,地位又何等高贵?

    但此时,就连他们也要陨落,显然是那些修行者已经铁了心,要将蛮人灭族!

    “十万大山,就是我们的根,该死的外来者,非要占据这里……”蛮绝老祖咬牙切齿:“我就在这主持圣山,死战不退!”

    “不不!此时还是应该以保存元气为先!”旭日老祖道:“我们一人钦点两名火种,已经准备送出,各自再配上几支迷惑队伍,应当能保留些元气,但一个部落的崛起,最重要的,还是看他们中的最强者!”

    “旭日之言,的确老成持重!”

    蛮童老祖淡淡道:“未虑胜,先虑败,方能不至于一击致命,还有卷土重来的可能……但我蛮族心气仍在,这圣山之上,必得做过一场!”

    这些仙人想要逃跑,的确没几个能拦得住,甚至,还能带上些神化与法相弟子什么的。

    但是,一战不打就放弃圣山?那蛮族的族气必然会降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后来者再怎么样也收拾不起来了。

    再说,蛮族自认还有一些底牌,未尝不能跟修炼者达成僵持之局。

    因此,在场的几位蛮人老祖,哪怕做出后手,实际上,还是不怎么愿意离开,背井离乡地浪迹天涯。

    “好!便好好地放手大杀一次!”

    蛮绝哈哈大笑。

    “既如此,那便依你蛮童所言!”

    黑元与旭日也没有反对,反正他们对自己的保命能力还是有着信心,一旦事不可为,还是有很大把握突围而出的。

    “既然如此,我们不若开启那个封印,如何?”

    蛮童环视一圈,脸上忽然带着一丝诡秘:“外界修行者,以为我们这乃是世外桃源,想躲在我们这里逃避魔劫,呵呵……殊不知,这是何等可笑!”

    “嘶……”

    几大老祖同时倒吸冷气,能令仙人如此,自然是了不得的隐秘:“竟然要这么做……但如此一来,说不定我蛮人的十万大山,都要彻底变成天魔乐土啊!”

    “若十万大山仍旧是我们蛮族生存之地,那谁如此做,谁就是罪人!”蛮童老祖上前一步:“但如果十万大山都要易主了,那我们又何必为后来人考虑?”

    似是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他也没有一意孤行:“不过……一切还是要看战局演变,若能僵持,或者小胜,我自然不会如此做,但要真等到灭族之日,我们还有什么顾忌?”

    “倒是可行,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拿出来,威胁外界修行者一方……或许能有转机!”蛮皇颌首说着。

    真正的威胁,不在施展之后,而是握在手上之时!

    这些仙人老祖们,自然深刻明白这个道理。

    ……

    时光飞逝,伴随着诸多噩耗,七日时间转瞬即逝。

    正魔双方的大军,一路势如破竹,终于在圣山脚下会师,修炼者密密麻麻,有如蝗虫,不下二十万之数。

    圣山之上的蛮人,看到这一幕,无一不是面色大变,心丧若死。

    “啧啧……二十万修炼者大军,围杀依山而守的数万蛮族精锐……圣山之上,必定要血流成河啊!”

    极远处,方元根本看不到圣山,但却能感受到那种可怕的气息,不由喟然一叹。

    “也不一定……”

    白玉戒指当中,金元的声音传了出来:“凡人用兵,可以断水断粮,不过修炼者却无此顾虑……与之前的营寨不同,圣山可是蛮族经营成千上万年的老巢,防御阵法固若金汤,绝无半点破绽,修炼者想要杀上去,也十分麻烦……更何况……你以为蛮族霸占十万大山多年,就明面上那五六个仙人么?”

    “也是,必定还有一些底牌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震住外面的修炼者!”

    方元笑了笑:“守在圣山,是瓮中捉鳖,但求一线生机,而我们这出逃在外,也是九死一生啊!不过,我还是喜欢更加主动一点,至少自己掌握自己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