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怎么回事?诸多仙人老祖怎么都在空中?”

    “来敌人了么?”

    “我刚才听见了一个好嚣张的声音,自称是天下第一神偷——司徒摘星?!”

    下方,诸多修士抬头,神色凝重中又带着一丝羡慕。

    究竟是何等存在,才能令如此多仙人严阵以待?

    只是这并非属于他们的荣耀,此时只能乖乖听话回到营帐,再联手施法,加固军营大阵。

    “找不到!”

    “神念探寻不得!”

    “血寻之法也没有作用!”

    “该死,我道器上的烙印被抹去了,怎么这么快?”

    ……

    高空当中,诸多仙人如临大敌,各种手段一一用出,却是一无所获。

    纵然他们的一些道器与宝物之上有着禁制,但也架不住方元直接收入万神殿镇压。

    有着金元出手,加上他九星连珠秘法增幅过的神念,要驱逐道器与一些物品上的禁制,当真是轻而易举。

    这也是他不抢夺仙器的原因,毕竟仙器可是仙人心血相连之物,要强行磨去印记,实在费时费力。

    最关键的是,万神殿同样只是一件仙器,不一定能完全镇压住,后续就会有麻烦。

    “并且,如果直接抢夺储物袋的话,虽然收获巨大,但万一他们在里面藏了什么东西,有着定位之能,或者直接爆炸,我就有很大的麻烦了……”

    方元此时非常小心,一切都以保命为先。

    见到这些仙人一个小心翼翼的模样,心知以对方的神念与耐性,陪自己玩几天几夜的捉迷藏都有可能。

    顿时冷笑几声,瞬移到下方的洞府中。

    ……

    “诸位道友,可有损失?”

    一干仙人在半空中等了片刻,昆仑子咳嗽一声,高声问着。

    “我等仙人俱在,那小贼岂敢撒野?”

    “该死的小贼,竟然一走了之了。”

    仙魔纷纷破口大骂,又犹有余悸,纷纷将司徒摘星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对方虽然只是区区一个金丹,蚂蚁般的修为,但这一手神偷之术,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在没有研究出专门针对的方法之前,倒还真的要退避三舍。

    否则惹上了,对方杀不了你,天天盯着你或者你的宗门偷,也是很令人崩溃的一件事。

    “不好!我的丹炉!”

    “我放在洞府中的道器!”

    突然间,这些仙人一个个神色顿变:“该死的司徒摘星,你还有没有人性!?”

    最重要的东西,他们才随身携带。

    但对方偷了他们的宝贝还不知足,竟然还跑到下面的洞府中去扫荡,简直是要一网打尽啊!

    “哈哈……天下之大,我司徒摘星想去哪就去哪,又岂是会害怕威胁的人?”

    方元哈哈大笑的声音传来。

    “该死的小贼!”

    灭魂仙人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眼珠一转:“什么司徒摘星,你分明是个蛮子!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将你蛮族灭族?”

    “随你便好了!”

    方元坦然回答。

    他在蛮族中的因果,都还得七七八八,还真不怎么在乎,此时诡秘一笑:“不怕圣山下面那颗魔头的话,就尽管去吧!”

    灭魂仙人一滞。

    昆仑子则是缓缓摇了摇头,说实话,现在签订协议,双方首脑都发过本命誓言,哪怕不顾及那个魔头的威胁,也要顾忌誓言的威力。

    并且,方元话语中那种满不在乎的态度,也是清楚明白地表示了出来,令他们有了更多的猜想:“这个司徒摘星,搞不好才是他的本名,他也是一个混入蛮族中的奸细?或者他是蛮人,随意取了一个外界名字?”

    “哈哈……多谢诸位赠宝,我去也!”

    方元声音越去越远,这次是真的走了。

    但那些仙人们不信,一个个飞入洞府,将宝贵的东西一股脑收入储物袋中,神念时刻盯着,这才算脸色好看了一点,心里却是在滴血。

    这一次下来,他们当真是损失惨重。

    基本上,入侵蛮族所获得的收益,都要尽数吐了出来,还是亏本!

    “诸位!”

    昆仑子与万魂仙人对视一眼。

    这些同道此时惶惶然,生怕贼偷的模样,又岂是仙人风范?

    只能将所有仙人都叫到主帐,哪怕明知道没有什么用,还是布置了重重禁制。

    五颜六色之下,仙人的心情才略略平复一点:“一起议一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灭魂仙人……你先说!”

    “这个司徒摘星,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追击蛮族种子队伍的路上……”灭魂仙人想了想,还是和盘托出:“当时,他不过一个法相!”

    “法相、金丹什么的,或许只是掩饰!”昆仑子率先说出自己的意见。

    “不错,或许是仙人,乃至太乙修为,却故意隐瞒,来愚弄我等!”

    仙人有着自己的骄傲,怎么能轻易对一个金丹认输?其它仙人立即附和。

    这实际上,也是他们的真实想法。

    只有灭魂真人与方元真正接触过,隐约知道内情,却也是难以置信。

    一个金丹境的小人物,到底要拥有何等至宝,再加上何等绝世神通,才能玩弄一干仙人老祖于股掌之间?

    “不过,既然灭魂仙人说见过,便由老道亲自发函,向蛮教祖庭质询一二!”

    昆仑子瞥了眼灭魂仙人,还是说道。

    实际上,方元做完这一票之后,就决定横穿死亡平原,前往外界修行,即使这群仙人将十万大山翻过来,也找不到他一根毫毛了。

    “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对方的神通,实在太过诡异了!”

    万魂仙人缓缓说着:“能直接探囊取物,当真是防不胜防啊!若任由此子肆虐,日后修真界资源,岂不是为他一人而设?”

    “此事……的确大为可虑,我看可以通报圣地!”

    山水子朗声道:“我等宗门存世皆不是太长,但那些圣地宗门,有的可是从世界诞生之时便一直存在,渡过历次魔劫而实力不损,太乙大能都不止一位,或许见过此等神通?”

    “我看……乃是一件太古奇珍,或者至宝!”

    又一个仙人发话了:“反正我不信此等神通,能修炼出来……太过逆天了!”

    所有仙人都是心有戚戚。

    “咳咳……实际上,也不是无法可想!”

    昆仑子咳嗽一声:“那司徒摘星,为何要一一偷走我们的道器宝物,却不动仙器与储物袋?贫道觉得,倒是可以从这两方面着手!”

    “昆仑仙人所言大是有礼,此法虽然邪门,却终究有着限制!”

    其它仙人也不是傻子,略微想了想,就是眼睛大亮。

    “但关键,却是这个司徒摘星,非但能探囊取物,更能隐没身形,我等仙人都发现不得,还可轻易入侵军营大阵,无视禁制,此点才最为可虑……”昆仑子皱起眉头,苦笑一声:“他自称乃是天下第一神偷,贫道之前不以为然,此时回想一下,倒还真是名副其实!”

    “军营大阵,只是仓促布置,说不定留有破绽,我不信他还能奈何得了我们的护山大阵?”

    一名魔仙站出来,声音尖利。

    但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来,他有些色厉内茬。

    说起来,就是真的怕了。

    “我等……还是速速撤军吧!”

    “毕竟,协议已成,山门要紧……”

    在方元神偷的威胁下,这些宗门很快达成协议,除了留下部分守军之外,大部分都回归山门,生怕这个神偷又找上来。

    不得不说,这便是此世界的现实——个体的威胁力,足以左右天下大势!

    方元此时虽然实力不济,但手段过人,能令联军提早撤退,也是改变区域局势。

    ……

    “金元,这次收获怎样?”

    万神殿内,自诩为神偷的方元,却是开始盘点赃物。

    “共有道器十九件、玉简文书四十七枚、丹药三百零五瓶、上品灵石九千枚、极品灵石十枚、各类珍惜矿石材料若干……都仔细检查过了,没有什么暗手留存。”

    金元的声音也有些激动:“你这一次捞的,就相当于我老主人的小半身家了。”

    “果然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方元几乎要开怀大笑:“可惜……也只有这一次了!”

    幻界法则虽然看似无敌,但要仔细钻研的话,也未必没有一些笨方法能防御。

    而以仙人间的通讯手段,说不定天下第一神偷司徒摘星的名号,已经在一些仙人圈子里暗暗流传了,必然会加以防备!

    “甚至……那些圣地当中,漫长历史之下,都未必没有一两个领悟幻界法则的天才,留下记录……”

    方元时刻警醒自己,这个世界很大,强者无数,领悟一个瞬移神通,还远远不到能肆意妄为的地步。

    “所以,就要增加底牌,增加保命手段……”

    他来到一间偏殿之内,望着七星灯中的竹,神色复杂:“又是一个可怜人!”

    “那位仙人显然想要夺舍他,不仅费尽心思,令他魂飞魄散,又用奇异的阵法与灵药滋养他的体魄与法相,不知花了多少心血进去……”

    金元的声音传来:“此时,这个躯壳就是一个上好的夺舍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