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古辰大世界。

    再次破界而来,给方元的感觉却是极为不同。

    原本就坚固的世界防御,此时简直凝结为了实质,宛若晶壁系一般,顽固地抗拒着一切外来者。

    ‘哪怕梦师们神通俱在,要进入这个世界,也十分不容易吧?!’

    方元的意念化作一朵霜花,幽幽从天空中飘落,却是还有心情在胡思乱想。

    他是因为早已被世界接受,相当于有着绿卡,自然通行无阻。

    ‘那个古辰,此时的状态显然不会太好……当然,他孤注一掷,已经彻底抛弃了大乾,相当于投资移民,也是能获得世界承认。’

    ‘至于其它梦师,不付出惨痛代价,却是休想!’

    ‘上次的最后,是夏族与九黎族大战,夏都淹没,九黎灭亡,两败俱伤……不知道如今的世界怎样了,方山那里的部族还存在否?’

    思维的速度,是惊人的。

    只是眨眼之间,方元的意念就受到了本能牵引,落入一个身体内。

    “脑袋真疼!”

    方元一个翻身,从尸骸堆里面爬起,摇了摇脑袋。

    记忆中的最后,是漫天的旌旗,还有充满铁与血的战场。

    “介……这就是这个身体曾经的名字么?”

    感受到识海中最后一道不甘的意志,方元心情略微沉重,颤颤巍巍地站稳了身形。

    入目所及,残尸遍地,流血飘橹,夕阳西下,残破的战车倒在一边,上面的旗帜也被火焰焚烧小半,只能依稀辨认出真容——那是黑色的玄鸟之旗!

    呱呱!

    呱呱!

    无数乌鸦在天空中盘踞,似在欣喜着暴食的盛宴。

    地面上灌狗与豺狼汇聚,绿油油的眼睛直闪,乃是不请自来的客人。

    “这一战,恐怕还没有打完!”

    方元拿起了一柄长矛,看着绑在上面的青铜戈,不由下了论断。

    在这个时代,金属乃是很重要的生产与战略资源,哪怕是统一中原的国度,也绝对不会奢侈到将兵器满地乱扔,哪怕是残破的!

    除非……这一战根本没有打完,这里只是其中的一处战场而已!

    “青铜?精铁?”

    方元又随即划拉了几下,在周围找到几把铜剑与铁剑,不由摇摇头:“看来时间也并没有过去太久么?至少黑铁还未彻底将青铜淘汰出局!”

    此时,不论这个身体原本归属哪方,他都没有了兴趣继续留着,直接披上一件从死人身上扒拉下来,勉强还算完整的麻衣,又从那辆战车上搜出一柄最好的铁剑,方元立即离开了战场。

    因为他身材高大,又有着兵器在身,那些豺狼虽然龇牙咧嘴,却没有冲上来找麻烦,这或许也跟地上的食物足够有关系。

    “必须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还有……这个身体虽然只是被打到脑震荡,但身上其它的细微伤口也不少,需要好好处理一下!”

    方元揉着脑袋。

    此时,一些零碎的记忆,还有残余的情感,都是汹涌而来,令他没有丝毫动手的欲望。

    “最关键的,还是理清交战双方的背景!还有这个身体的立场,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渐渐走离战场,嘴角更是带起一丝笑意:“战争啊……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智慧生物的社会,终是避免不了么?”

    ……

    这处小战场的所在,是一片夹谷,方元往旁边走了半天,顿时就进入山脉之中,一颗心立即放下大半。

    虽然这里毒蛇猛兽众多,但任何成建制的军队都不可能深入,对于方元而言,最重要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至于小范围的冲突,略微恢复几分的他,自然不会畏惧任何人。

    哗啦啦!

    溪水潺潺,他擦拭着身上的血污,识海之中光明大放,飞快整理着这具身体的记忆。

    “介——商邑之民,受命伐东夷……”

    其中最重要的信息,直接被提取出,供方元反复咀嚼:“商朝?按照介的记忆,这个商可是个大城邑,先祖有着神迹,后来击败过夏民最后的统领,彻底完成了霸业的交接,被天下所有的部落与城邑推为共主,因此,现在也可以称商朝……”

    他的脸色有些发囧:“夏之后,便是商?要不要再来个武王革命?等一等,八百城邑当中,似乎还真有一个‘周’来着……”

    方元隐约间感受到了天地大势,又到了如火如荼的革鼎之时。

    “也不知道那个古辰,会降生到哪里,不过他实力恢复得慢,哪怕先我一步,也应该躲在暗处准备搅风搅雨才对。”

    一想到这次的目标,方元的脸色就沉静下来:“此时他还不知道我紧随其后,追踪而来,正是最好的机会!”

    古辰为了保命,直接抛弃原本身体,完全投入古辰大世界,当然没想过再回去了。

    只是他敢如此,也是有着依仗。

    毕竟,哪怕方元得到浑天仪,拿到了世界坐标,除非像他一样不要命地疯一把,否则必然会被古辰大世界抗拒。

    而任何一个有头脑的梦师,显然都不会打这种主意!

    因此,古辰或许觉得他还有时间,能从容布局。

    但他根本想象不到,方元早在上次,就获得了世界认可,完全可以直接进入,不会遭到抗拒。

    此时的情况,就是双方都处于暗处,就等着对方先跳出来了。

    “东夷之战……”

    方元喝着山泉水,更多的记忆浮现出来。

    此时商得天下已经有着五百年,各地风起云涌,新一代的商王继位,也是一时英雄。

    只是东南方有着夷人叛乱,因此他派兵讨伐。

    这个介,就是居住在商邑当中的国人一员,听到征召后就自备武器上了战场。

    可惜,今天这菜鸟初阵,就被一块飞石砸中后脑勺,变成了躺尸的一员。

    实际上,若不是方元穿越过来,说不定他就要这么倒霉憋屈地挂掉了。

    “严格说起来,这具身体的底子还是不差的!”

    方元对着溪水照了照,顿时看见一个身穿褐衣,扎着发髻,浓眉大眼的青年,皮肤黝黑,身上的肌肉倒是颇为结实。

    特别是,此时微一眨眼,瞳孔中就闪过一丝金光。

    “巫族的血脉,在这个世界特别活跃啊,也对,本来就是它的世界……”

    实际上,所谓的血脉到了高层,必然与灵魂紧密结合,带着种种莫测之能,而那种印记与能力,也不是通过换血乃至转换身体就能替代的。

    那是铭刻在真灵上的烙印!

    因此,在紫眼世界中,澹台家族无法通过夺舍而摆脱诅咒。

    而在这个世界,方元哪怕换了个身体,巫族的血脉还是被照样激发出来。

    “不错!”

    他握紧拳头,骨节发出爆响:“只要有着这一丝血脉,成长性就比普通平民高多了,并且,完全可以培养壮大,重现祖巫神通。”

    方元看了眼自己的属性栏:

    “姓名:方元

    精:(100)

    气:(100)

    神:(100)

    职业:???

    修为:???

    技能:???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六级】(满级)、火眼金睛【一级】、封印之体【究极形态】”

    “嗯?连封印之体都在?”

    方元有些诧异,旋即看向自己的小腹。

    心念一动中,一个黑色的精密封印顿时出现,中间闪烁紫芒。

    “本体……还是投影?”

    方元摇摇头,将一丝不安排出脑海。

    这个封印之体,连带着心魔源力,赫然跟高级的血脉一样,与他真灵直接绑定!

    如此一来,也就意味着,若是有一日封印破碎,源力爆发,哪怕方元舍弃本尊,重塑分身,也一样逃脱不了。

    不论有着多少化身,都会一瞬间死亡,没有例外!

    很多的保命手段,对他而言,就根本无用了。

    “唯一么……”

    方元默默思索着,却是把握住了某个关窍。

    “这种源力,果然是超脱规则之上的力量!带有绝对性的真理?又是一种怎样的概念?”

    思索了片刻之后,他耳朵一动,捡起一块石子,猛地抛出。

    啪!

    石子破空,发出尖利的呼啸,笔直砸中草丛。

    一个黑影躲避不及,正中脑门,倒在地上,被方元抓着耳朵提了起来:“正想着晚餐呢,居然就送上门来了。”

    这只倒霉的小家伙,赫然是一只灰兔,此时遇到方元,自然没什么好说,被剥皮放血,做了一顿烤肉。

    “在古辰大世界中,主流的修炼方法有着几样,夏族流传出来的那些带着外界烙印,最好不要沾惹,因此,我实际上的道路也只有一条,那就是巫族么?”

    吃饱喝足之后,方元盘膝而坐,深深呼吸。

    体内那一丝巫族血脉,不愧得天地造化,竟然在主动增强。

    “毕竟,这一丝,可是真正的祖巫精血,并且我还有着巫族的传承……”

    实际上,古辰大世界的九黎虽然被灭族,但只是血脉被吞并,并未彻底断绝,而是融合,让各族都有了稀薄的九黎血脉。

    但如果从文化的角度来看,文明被吞噬消化,绝对是被灭族了。

    而此时,掌握着祖巫精血与最后传承的方元,就是此方世界中最后的一个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