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个大圣修仙界,光是南域就比古芒十六国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啊……即使是仙人,要在其中进行游历,耗时也是以年来计算的……”

    墨龙飞车化为一道白线,以极致的速度飞行。

    方元打开窗户,偶尔观察下方的景色。

    “天地元气,比之古芒十六国是大大浓郁,城池内凡人的生命之火也比较旺盛,数目更加聚集……也就是说,更容易出现修炼者么?”

    “而所谓的‘灵脉之地’,出现的频率,也比古芒十六国高出不少……”

    很难想象,如此强大的修行界,会在什么外力的摧残下被毁灭。

    “或许……见过太古神魔,乃至混沌神魔之后,我就有着其它的想法了……”

    此种神魔,与心魔魔神完全是不一样的生物。

    心魔魔神,一开始还是受到心魔界的影响,力量体系也偏向心魔方面。

    但此种神魔,却是完完全全的混沌生物,先天便能汲取混沌之气,在混沌中生长。

    “要说灭世,哪怕混沌神魔,都似乎力有未逮,在混沌深处,必然还有更上一层的神魔存在……”

    这也可以解释魔灾的区别。

    若只是一些域外天魔与太古神魔入侵,那就是小型魔灾,圣地完全可以扛过去。

    而如果出现了混沌神魔,强如蒙延山那样的圣地,都有着倾覆之祸,这便是大型魔灾!

    至于方元猜测当中,比混沌神魔更上一级的天魔出现?那就是要真正灭世了!

    不仅是世界,恐怕连宇宙,都有被终结的危险!

    “按照之前得到的情报,距离下一次魔灾,只有不到二十年……因此,古芒十六国才组建了战天宫,就是要汇合一切宗门与国度之仙人力量,抗击域外天魔……只不过这一次真是元气大伤啊……”

    古芒十六国的仙人被他砍死不少,各家宗门又被狠狠搜刮一次,堪称伤筋动骨。

    在这种状态之下,还要应付魔劫,哪怕只是最小型的魔灾,恐怕都要捉襟见肘。

    不说别的,只要降下一头太古神魔,若没有外力援助,就可以将古芒十六国的所有宗门灭掉。

    “在个体超凡的世界,弱小就是原罪啊……”

    方元叹息一声,旋即收起感慨,凝视着手上一杆小幡。

    此万兽幡经过他之前扫荡,特别是灭了两家宗门,吞噬精魄无数,又以大量珍惜材料炼制,早已与之前蛇妖所用不同。

    旗杆呈现出一种黑红色,上面有着精密复杂的纹路,至于旗面则是一片漆黑,仿佛通向某个不知名的空间,当中不知道有着多少凶残魂兽。

    “此时的万兽幡,绝对是顶级道器,等到我渡劫成仙之后,必然可以将其晋升为仙器,当真潜力无穷!”

    能不断提升位阶的法器,方元也就见到这一杆万兽幡而已。

    “万兽幡圆满,其中的兽魂本源尽数烙印在旗面上,平时出阵的,只是一丝魂力所化的虚影,所以,任凭怎么消耗,只要还有法力,万兽幡本身不损,魂兽就可不断复活,源源不绝!也算一件至宝了!”

    “不仅如此,万兽幡炼成之后,就可以摄魂夺魄,不论妖兽、蛮族法相、又或者普通修士,都是来者不拒,吞得越多,凶威越盛!”

    “这一路上,遇到妖兽危险,我基本都让万兽幡吞了妖魂,配合诸多材料,此时基础雄浑无与伦比,晋升仙器绰绰有余,就是太古奇珍,也未尝没有一窥的希望!”

    既然号称太古奇珍,那大部分是天地所生,又经历漫长时间孕育的至宝。

    不过此时的修行界,一些真正的大能,却是能以不可思议的手段,硬生生炼制出此种等级的至宝,堪称不可思议。

    “只是……据说太古奇珍,便是炼器的终点了,虽然此品阶之后还有真正的宝物,但都是天地宇宙自生,绝无人力干预的可能……”

    ……

    就在方元一边温养道器,一边沉浸在修炼之中时。

    天际光芒一闪,几道流光急速追来。

    “我等乃周天仙宗执法弟子,前面的飞车,速速停下!”

    这些流光来势汹汹,最终化为一名名御剑修士,拦在马车前方,为首者赫然是一位仙人!

    “你等拦我车驾,所为何事?”

    方元扫了一眼,周天仙宗不愧是修行圣地,这些执法弟子普遍都是元婴修为,金丹极少,并且一个个法力深沉晦涩,如果叫上十万大山的元丹与神化境过来一对一,那落败的很有可能是十万大山一方。

    要知道蛮族修炼者在对抗古芒十六国修仙者之时,同级之中可是能大占优势的啊!

    “不过,也只有周天仙宗了,毕竟是圣地,整个南域都是它的地盘,挑选弟子,自然可以精中选精!”

    方元心里,各种念头一一闪过,平静望着前方。

    “区区一个元婴,当真托大!”

    为首的仙人见此,眉头一皱,他们毕竟都是周天仙宗之人,对方一个元婴便敢如此,实在令人费解。

    此时也不管其它,传音道:“我等正在追捕一名宗门逃犯!你放开飞车禁制,让我等详细检查一下!”

    “师叔,何必跟他废话这么多?”

    一名男弟子看着墨龙飞车,显然已经上了心:“南域之中,我周天仙宗还怕过谁来?此人家底看来十分富裕……”

    一念至此,眼中就闪过一丝邪光,大喝道:“你究竟是何方人士?难道没听说过我周天仙宗的威名么?还不速速放开禁制恭迎?”

    “呵呵……我不过区区一个散修罢了!”

    墨龙飞车一收,方元的身影直接浮现在虚空中:“怎么?我可是你们要搜捕之人?”

    “这……”

    领头的仙人顿时有些迟疑。

    对方元婴的气息,是真真切切,但似乎又有一种底气存在,令他不欲太过逼迫。

    ‘师叔……此人不过一个散修,身家看起来却是十分富裕……不如……’

    之前说话的男弟子见此,立即传音,诸多阴谋诡计提了出来,旋即一转头:“那个谁……你还有嫌疑,除非先将储物法器拿出来,给我等仔细检查一下。”

    心里,还很是得意,若检查过后,对方身家一般,还可放他一马,若是见到什么珍惜宝物,恐怕自己的师叔都会忍不住而动手的。

    “唉……”

    方元见此,却是不由叹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我本来不想杀人的……”

    什么?

    男弟子一惊,旋即面前就浮现出一道刀气。

    “啊……师叔救我!”

    他毕竟也算天之骄子,心念一动,一道保命符箓就化为光幕,整个人飞快倒退。

    但刹那间,刀气直接穿透防护,似乎这符箓之力根本不存在一样,令他整个脑袋炸开。

    “云袖师侄?”

    领队仙人见此,瞳孔微微一缩:“不知道是哪位道友,敢来杀我仙宗之弟子?”

    他此时,自然不会还认为方元就是一个元婴!

    “废话太多!”

    方元一个瞬移,来到仙人头顶:“宇光之刀!”

    噗哧!

    璀璨如银河的刀光中,仙人仙体碎裂,彻底湮灭,其它弟子也是瞬间肉身被斩。

    “吼吼!”

    方元手上浮现出一杆小幡,轻轻掐诀,诸多凶兽图腾浮现,将这些金丹元婴弟子的魂魄尽数吞噬。

    旋即,他就望着手上一颗血红色的小点:“啧啧……似乎是仙人身上的一道诅咒之力,会依附在杀死他之人的身上么?可惜……”

    作为修行圣地,自然有着判断弟子生死的法门,甚至还有锁定仇人的秘法。

    此周天仙宗的秘法,无疑就令很多魔头阴沟翻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惜,方元为人谨慎无比,哪怕在对敌仙人之际,身周同样有着幻界法则保护。

    他的幻界铠甲,不在此界,不在其中,整个人看似在这里,却又仿佛隔了无数空间的距离,反而将这道诅咒封印了起来。

    此时,手里托着一颗红点,方元就落到地上,看着一处土丘:“出来吧!”

    哗啦!

    土层分开,一个衣衫华贵的少年,与一名管家模样的修士就走了出来,肃穆行礼:“晚辈孙刑,多谢前辈相救!”

    “罢了,你们是哪里人,为何受到周天仙宗围剿?”方元随口问了句。

    “我等乃是南域凌风城孙家之人,只因为得罪了周天仙宗一个弟子,被诬陷灭门,不得不远走他乡!”

    孙刑暗暗打量方元,大礼拜下:“还请前辈护送我至中域铁山门,晚辈必有厚报!”

    “呵呵……”

    方元见此,只是冷笑:“我很像冤大头么?”

    “这位前辈!”孙刑一急:“我家与铁山门颇有渊源,而铁山门可是中域圣地,金魂宗的下院……”

    “哦?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方元的目光似穿透人心:“顺带再告诉你一句,既然卑微,就不要奢望!”

    他一挥手,那颗红点就落入孙刑体内,如泥牛入海。

    “前辈……你……”

    孙刑目眦欲裂,后面的老仆作势欲扑。

    方元却是一拂袖,将这两人放倒,身形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