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狂屠长老暂且息怒!”

    铁山仙人微微一瞥,旋即道:“事关重大,这才召诸位商议!”

    实际上,这个铁狂屠仙人手段非凡,仅次于他这个掌门,行事作风又颇为霸道,令其忌惮深深。

    这次,铁山仙人故作种种,实则却是有着私心。

    果然,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一名中立派长老就咳嗽一声:“既然铁山令之事早已写入门规,那自当遵行!区区一个考核名额,给了便给了!”

    “狂屠长老,你那个弟子铁昆仑,天生铜皮铁骨,根性非凡,合该入我铁山门,壮大本门声威啊!”

    “长老息怒,只能如此了……”

    ……

    诸多长老,不论之前与铁狂屠关系远近,此时都是如此说着。

    几个亲近掌门的,心里却在暗笑。

    那个铁昆仑天赋虽高,狂屠长老却存了私心,特意压到年限将近才准备送去考核,万无一失。

    奈何遇到这种事,也只能自认倒霉,并且由于下一次考核早过了年纪,就这么生生被耽误了。

    铁山仙人面色无喜无悲:“既然诸位长老议定,便如此决定吧!三天之后,便送那厉魂前去考核!”

    “哼……”铁狂屠毕竟是仙人,眼珠一转:“若那人自动放弃呢?”

    “咳咳!”

    铁山仙人咳嗽一声:“师弟,我等乃是仙人,当初都曾经发下誓言的,难道你竟然要强逼么?”

    “威逼利诱,我未必只是威逼,还可以利诱么!”铁狂屠似成竹在胸。

    ……

    殊不知这一幕幕,都被方元在旁边看了个真切。

    “啧啧……看来正好赶上铁山门的内斗?倒是占了点便宜……”这一幕,明显就是铁山仙人利用大义名分,拉拢中间派,打压铁狂屠一脉的利益。

    看来,是因为这个长老太强,或者行事太过嚣张,而引起警惕。

    “不过,既然一切顺利,就不必灭口了!没想到……铁山令还能如此用,那个铁担山师妹真是帮了大忙……”

    方元初来乍到,自然不会清楚其中的弯弯绕。

    好在路上碰见了那对铁山门师兄妹,特别是其中的师妹,天真好奇,稍微吊一吊,就将什么老底都泄漏了。

    也不知道铁狂屠如果知道这一点,会不会活活掐死对方。

    “不过,这也是好事,至少让你们避过了一番劫数啊……”

    方元幽幽一叹,身形消失不见。

    铁山掌门仍然在与长老议事,丝毫不知道一场杀身灭门的大祸与自己擦肩而过。

    ……

    七日之后,金魂宗。

    “此地便是我中域的修行圣地,金魂宗之总坛——须弥金山了!”

    一名铁山门仙人带着方元,飞向一尊庞大无比的巨山。

    这山只有一座孤峰,通体呈现出一种赤金的色泽,很是亮瞎人眼。

    一进入须弥金山范围,方元面色就是一变!

    刹那间,天地变得无限广阔,原本的须弥金山更是顶天立地,仿佛它就是一个世界!

    ‘竟然是空间禁制,整座须弥金山,便是一座堪比大陆的仙府!’

    方元内心十分诧异,忽然间,又感觉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骤然作用在他身上。

    砰!

    此时不能暴露修为,他索性任凭这股重力拉扯,整个人狠狠摔在地面,砸出一个小坑。

    “以我堪比道器的身体,居然在土地上只砸出一个小坑,这座须弥金山到底有多么坚硬?还有……在这里怎么如此活动不便?”

    方元故作诧异。

    “哈哈!”

    旁边的仙人落下,很乐意看见他吃瘪:“此须弥金山,蕴含幻界、玄重等多重法则与大道之力,乃是一等一的天地奇珍!本体为世界初开之时,天地间诞生的第一座金山,被金魂宗老祖得到,加以禁制,成为金魂宗的镇山之宝!也就是你身体锤炼得不错,否则,摔个筋断骨折都有可能!”

    铁山门仙人道:“金魂宗的弟子,要时刻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与修炼,身躯会何等强大?你虽然将炼体功法修炼到了道器级别,但放在金魂宗,当真不够看的,如何,可还要继续考核?”

    “这个自然,烦请仙人带路!”

    方元一拱手。

    前几日,铁狂屠对他威逼利诱,条件越开越高,但方元就是软硬不吃,令铁狂屠大怒拂袖而去,扬言要方元付出代价。

    此次铁山门虽然收了铁山令,给方元安排了一个考核机会,但仙人们对他的观感,也是一降再降。

    毕竟铁狂屠再怎么狂,也是本门中人,他没能送铁昆仑考核,固然合了铁山仙人的心意,但方元如此态度坚决地拒绝,不留情面,也是狠狠打脸。

    ‘若是普通修士,这次未能顺利进入金魂宗,那便有死无生!光是一个铁狂屠的报复都扛不住!’

    方元心里早有明悟,跟着仙人进入金魂宗山门,来到须弥金山的山脚,看到一片宫阙。

    他暗自打量,发现金魂宗弟子大多穿着金衣,金丹极少,元婴为主,一个个身躯起码都是道器级别!这就很恐怖了。

    “铁山门铁如意,带领弟子前来考核!”

    铁山门仙人带着方元,来到挂着‘金核堂’匾额的殿堂之内,朗声说着。

    “原来是铁山门的仙友!”

    一名皮肤淡金色的仙人飞来,瞥了方元几眼:“我便是此次考官——金焕!这便是那个持有铁山令之人,呵呵……当真久闻了!”

    “厉魂,见过仙人!”

    方元规规矩矩地行礼,这久闻二字一听,就知道厉害,必然是铁狂屠动用关系,狠狠影响了一番。

    铁山门毕竟是金魂宗下院,仙人们有着联系再正常不过了。

    这个金焕,未必敢直接赶走自己,但在规则范围之内狠狠刁难,却是必然!

    ‘要不是听说金魂宗内收集了大圣修仙界九成九的炼体功法,我还懒得混进来呢!’方元心里暗暗翻着白眼。

    这座须弥金山,却是蕴含了幻界法则的,以他此时的能力,要想偷偷潜入,还有些麻烦。

    是以,必须迂回行事。

    “罢了,跟我来!”

    金焕带着方元,来到一处金色大门前:“这大门后面,就是金魂界,本宗弟子试炼之地!我金魂宗收徒不问出身,只要你能在其中支撑七天,便算通过考核!”

    此言一出,铁如意就是神色一变。

    “如此,谨遵命!”

    方元行礼,双手打开大门,一蓬金光一闪,整个人就消失不见。

    原地,铁如意叹息一声:“以往考核,支撑三天便可以,七天?啧啧……”

    “哈哈……我乃主审考官,自然有着此权……”金焕哈哈一笑:“狂屠老弟近日可好?没气坏吧?”

    “尚可……”铁如意苦笑一声,望着金魂界大门,有些惋惜:“可惜了……若是能屈能伸,在我铁山门,不失一个真传之位,即使比金魂宗差些,也未尝不可一窥仙人境界!”

    “哈哈……此子死定了,生存七天,乃是我权限中最难的关卡,即使是金魂宗的外门弟子,也未必能过关!”

    金焕笑了笑:“这也算给狂屠老弟出口恶气,不过碍于职责,我们还是得在这里等上七日!如意老弟可要与我小酌一番?我这里可是刚刚得了几瓶‘七劫雷酒’……”

    “竟然是此对我等炼体都有助益的灵物?”铁如意舔了舔嘴唇:“那便却之不恭了!”

    ……

    “金魂界?又是一个小世界?”

    初入金魂界,就有一股比须弥金山更胜十倍的重力传来,令方元狠狠砸在地上,形成一个大坑。

    他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也是……蒙延山都有三十三层天外楼,金魂宗自然也有相应的考核之地!不过,此地的玄重法则简直惊人,乃是外界的一百倍!要是没有炼体到高深境界,普通的金丹元婴来了,恐怕要举步维艰!”

    “嘎嘎!”

    旁边的一棵铁木之上,几只通体金色,眼珠宛若黑宝石的乌鸦盯着他,发出难听的叫声。

    噗噗!

    风声乍起,三头乌鸦飞扑下来,带着刺耳的音爆。

    当!

    方元横刀一斩,整个人立即倒飞出去。

    ‘相当于元婴巅峰的攻击么?并且应该能破碎道器……’

    刚才这一刀,不过实验,饶是如此,他随便拿的一柄道器长刀也寸寸龟裂开来:“这考验……有些困难啊。”

    方元换了一柄长刀,暗中将万兽幡的摄魂杀魄之力附着其上:“刀之法则,杀!”

    毕竟是对方的界域之内,肯定不能暴露太多底牌。

    噗!

    刀光闪过,在虚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三头乌鸦顿时身首异处。

    但方元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反而脸色一变,望向某个方向。

    咚咚!

    咚咚!

    大地震动,声响沉闷。

    旋即,天际出现一道金线,飞速压来,那是浩浩荡荡的异兽大军。

    “刚才的乌鸦只是斥候,叫声更是发现敌人的信号么?”

    方元一转身,掉头就跑。

    开玩笑!

    此种兽潮,仙人硬抗都得被踏成肉泥!

    他虽然能够反杀,但必定也被逼得出尽底牌,惊动金魂宗的太乙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