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历来,此等跨国际组织,都有着自身强烈的利益诉求。

    甚至,完全可以看作一个个政治团体,方元只是略微一想,便十分忌惮。

    “从刚才的族气来看……大商天下也并非十分巩固,也是……周围八百诸侯林立,又能有多少伸展空间?此时商王的管辖之地,连天下三成都占不到吧?”

    在方元看来,此时的大商天下,不过是一个大号版的战国罢了。

    “介……我们大王最喜英才,这次必然会好好赏赐你,等到面见大王之后,我们再一同去曹子的剑馆一观,如何?”

    蒙括脸上带着善意。

    “不必了……烦请转告方伯,我本逍遥之人,无意功名利禄!”

    方元微笑着摆手:“就此别过吧!”

    他乃天外之人,傻了才去向商王卑躬屈膝,并且还只是为了区区的一个‘士’之封赏。

    要是真正裂土封侯,或许还可以考虑一下。

    “黑冢,走了!”

    方元说走就走,直接调转身形,招呼黑冢一声。

    黑冢抓着两只银狐,紧紧跟在他身后。

    “什么?”

    “大胆,仗着身有异术,竟敢如此蔑视大王!”

    “反了!反了!”

    蒙括还想再劝,其它的士大夫则是纷纷气得七窍生烟,甚至准备阻止。

    只是,他们一靠近方元,前面就浮现出一层迷雾,遮蔽视线。

    等到迷雾散开的时候,方元与黑冢已经无影无踪了。

    “不居功,只求逍遥么?”蒙括静静看着这幕,忽喟然一叹:“真乃奇人也!”

    却是绝了再请对方出山的想法了。

    “主上……今我们往何处去?”

    方元坦坦荡荡地逛着长街,身后的黑冢却是犹豫了下,开口询问。

    他虽然憨直,却不是傻子。

    这次方元拒绝面见商王,已经恶了大商,说不定稍后就有人禀报,派来卫兵缉捕。

    即使不派兵捉拿,自己主仆两人也必然在商邑不受欢迎,很难生存下去。

    “你担忧这些作甚?”方元眼睛斜瞥:“最近我传你的太阴正法练得如何了?”

    所谓的太阴正法,实际上就是妖族银狐姐妹吸纳月华修炼的功法,又被方元加以改造,以黑冢献上的迷魂术法为理念指导,重新编撰出来,人身修炼应当也无碍的,当然,只是理论上。

    “咳咳……”

    一提到这个,黑冢就成了苦瓜脸:“那法子难矣!并且每晚对月,总觉得身上冷冰冰的难受……”

    “此正常现象,熬过去就好了!”

    方元笑眯眯地回答,那种笑容,却是令黑冢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主仆二人脚步不停,来到一处人山人海的场所之前。

    在人群中心,似是一间剑道馆,前面还有一高台,两人正在其上比拼剑术。

    这比剑的两人一者少年模样,玄衣束发,剑法沉稳,对手却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虽然剑招不成章法,但势大力沉,又迅捷如电,显然是实战杀人的剑术!

    “老丈,请问这是出了何事?”

    方元使个颜色,黑冢立即就上前问着。

    “剑圣曹子来我商邑开馆授徒,这是他的小弟子灿,言明不论哪个剑士,只要能击败其弟子,就可以获得一百金!”

    老丈指了指高台上,那一堆光泽灿烂的黄金,老脸也似放出了光芒:“自昨日起,灿已经连败一十八位剑手,威风一时无二,此时的挑战者乃是虎,曾经力毙花豹,也是我商邑出名的勇士了。”

    当!

    就在这时,台上已经分出胜负。

    被逼到边缘的灿猛地刺出一剑,竟然迅若闪电,传出风雷之声,长剑上仿佛带着电芒。

    噗!

    血花飞溅,只是一剑,原本的勇士虎就惨叫一声,一条手臂鲜血淋漓,长剑落地。

    “承让!”

    灿持剑而礼,看着倒是颇有翩翩公子的风范。

    “剑圣曹子的小弟子?”

    方元打了个哈欠,却是忽然想到了那看到的紫光与长剑,心里顿时有了计较:“三道紫光,其中之一,莫非就是这曹秋?”

    子只是一种尊称,剑圣的本名,还是曹秋二字!

    一念至此,他就笑道:“黑冢……你去,将这百金取来,作为我等周游列国之资,记得用剑!”

    “诺!”

    黑冢心说他这个主上根本从来就没说过要游遍天下的事,但此时在外人面前,自然不会多嘴泄漏,只能心里大翻白眼,表面上还是凛然从命,取了剑上台:“东夷人黑冢,前来挑战!”

    他长相凶恶,一举一动中都带着杀伐之气,周围顿时无人敢争。

    “请!”

    此时,那灿也休息了片刻,恢复好体力,才施施然持剑上台。

    “哼!”

    黑冢冷哼一声,从鼻子中冒出一道白气,直取剑士灿。

    他粗中有细,刚才在台下看得清楚,知道如果光论剑术,自己恐怕不是这个灿的对手,要想赢下,必须出奇谋!

    并且,他骨子里还是蛮夷习性未去,既然已经开始,就根本不会管什么光明正大与否的问题。

    “嗯?异术?”

    剑士灿见到白气,立即飞快倒退,持剑护身。

    饶是如此,被白气一晃,他也不由呆了一呆,黑冢借此机会,疾冲上前,双手握剑,猛地一劈,势大力沉,宛若千钧。

    啪!

    一声脆响当中,剑士灿的长剑断裂,整个人摔下高台。

    “啊!”

    周围如云观者死一般的寂静,旋即才轰然大乱:“异术!此乃异人!”

    “剑士灿败了!”

    “真壮士也!”

    “惜手段太过……”

    ……

    议论纷纷中,黑冢却是大大咧咧地上前,大手抓向那些黄金。

    反正他脸皮甚厚,根本不怕这些流言蜚语,等到出了商邑,还有哪个知道他黑冢是谁?

    “呸!暗箭伤人,无耻!”

    这时候,从高台下又跃起一人,与剑士灿相同打扮,神色悲愤:“可敢与我昂一战?”

    “哼,之前说了,只要打败那小子,就可得百金,这百金现在归我,你服气否?”

    黑冢看了看台下,忽然大声道。

    “我们立约在先,纯比剑术!”剑士昂愤愤反驳。

    “刚才我拿的,难道不是剑么?”

    黑冢眼珠一转,开始诡辩。

    “你!”

    剑士昂被气得脸色血红,几乎要拔剑上来拼命。

    此时世人急公好义,重义轻生,受到耻辱之后,只能以自己或者敌人的血来洗刷,一言不合,拔剑相向更是寻常之事。

    “且慢!”

    这时候,一个清越的声音忽然响起:“这位黑冢壮士说得有理,昂,你亲奉百金给他,再向他挑战!”

    “诺!”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还怒气冲天的昂居然立即冷静下来,向着剑馆中走出的一人恭敬行礼。

    这人中年模样,五短身材,貌不惊人,穿着麻衣,手掌骨节粗大,唯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只此一点,便有画龙点睛之功,将一切平凡变得不平凡起来。

    “是曹子!”

    “剑圣啊!”

    周围人顿时激动了。

    方元看着这一幕,却是心里暗笑,知道被黑冢破坏了计划,这个大佬不得不出来救自家的场。

    这时自然不会错过机会,瞳孔中闪过一缕精光。

    “嗯,剑气冲霄之相,之前看到的那个剑中之圣,果然是此人!他来商邑开馆授徒,又意欲何为呢?”

    就在方元思索着的时候,收了百金的黑冢,已经与昂交上了手。

    此人剑术老辣,犹自在灿之上,没有多久就将黑冢逼到角落,左支右绌。

    “哼!”

    黑冢冷哼一声,再次施展故伎。

    昂早有留意,见此立即就地一滚,避开匹练。

    噗!

    谁知那道白练在半空中竟然一个转弯,灵蛇一般,再次扑到了昂脸上。

    “啊!”

    他大叫一声,直接昏厥过去,倒在台上。

    “哈……汝凡人尔,怎么避得开乃公的神通?”

    黑冢持剑而笑,洋洋得意。

    他原本的白气收放呆板,的确可能被避开,但自从练了方元传授的太阴正法之后,却是终于可以驱使如意,灵活无比,否则他又不是傻子,明知道修炼痛苦,还要强练太阴正法,并且还不逃跑。

    “昂也败了……”

    此时,周围人喧嚣隐隐,而剑圣门下一干弟子,脸色却都是难看至极。

    只是,他们自忖与昂也在伯仲之间,上去了也是自取其辱,只能纷纷将目光转向老师。

    在他们看来,能对付此人的,唯有几位入门较早的师兄了,可惜他们不是功成名就,就是天各一方,此地的都是未能出师的弟子,说不得,只能劳动老师亲自下场一回。

    “呼!”

    曹秋果然接过一柄古朴的长剑,缓缓走上高台:“鄙人曹秋,向先生讨教!”

    实在是他不出手不行,这次两个弟子战败,已经让曹氏剑馆大丢颜面,若不找回,今日就真的是虎头蛇尾了。

    “乃公正要再赢……”

    黑冢仍自大言凿凿,忽然间戛然而止,挤出个笑脸:“剑圣剑法通神,小人远远不如,自愿认输!”

    不认输不行,他主上都在下面发话了,难道还能违抗不成?

    只是他看了看周围,又有些奇怪,难道刚才只有他听到了主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