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新年的幽山府之行,可谓不欢而散。

    方元回到清河郡,却是宛若没事人一般,对整个夏国骤然紧张起来的气氛视如不见。

    每日入梦练武,间或培育灵植,再抽出点时间,教导两个徒弟,可谓自得其乐。

    并且,还有数个宝藏正等待着他慢慢发掘,哪还有心思管外界之事?

    ……

    梦境之中。

    砰!

    五鬼门主的尸体倒在脚下。

    灵音淡淡一笑:“祝贺师姐姐除此大敌,今后可高枕无忧了!”

    “此人处心积虑,在我郡内布置暗子,所图甚大……好在这次为了藏宝图,总算让他暴露出来……”

    师语彤风姿绰约,洋溢着自信,哪里有未来沦为阶下囚后的半点落魄?

    此情此景,正是当初烈阳郡藏宝图争夺战之时!

    并且,方元正以一个第三者的角度,站在两人旁边,仔细观看着这幕,偏偏这两人却对他视如不见。

    “对灵音的梦境操纵更深一筹,此时已经可以直接调取记忆了……”

    这一切虽然是虚幻梦境,却是当初灵音的真实记忆!

    在梦师眼前,一切都没有秘密!

    “梦师之道……实在是太……”

    方元感受着这一幕幕,同样非常无语,只要一个梦师肯用心,非同等存在在他眼中便没有了半点秘密。

    甚至,别人一生积蓄的经验、记忆、种种宝贵的财富,都可以在梦中盗取!

    “这还叫什么筑梦师?直接叫盗梦师好了……哪怕是一头猪,在武宗的记忆梦中锻炼无数年,也会变成一头武宗猪!”

    方元猜测,只要有心,任何一个梦师,都会是各领域的宗师级人物!

    “当然,这还有一个天赋与心血的问题……梦师要专注梦道修行,不能花太多时间在其余方面,特别是那些不擅长的技能,长年累月地投资下去,有些得不偿失……但也非常恐怖了!”

    他现在对灵音所做的,却是另外一种,没有窃取她的炼丹经验,反而在窥视她其它的秘密。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远处的喊杀声也渐渐静止下来。

    显然那些武者察觉此地已经分出胜负,根本看都不敢再看一眼,纷纷逃散。

    只要不是师语彤与五鬼门主两败俱伤,就根本没有他们下手的余地,再不跑路,难道还等着清算?

    方元矗立一边,静静看着这一幕。

    “藏宝图?”

    灵音眸子一闪。

    作为她梦境操纵者的方元,更是能清晰地感应到灵音心里一点好奇的情绪。

    “怎么?灵音妹子你有丹师师父,身家巨富,又怎么看得上师姐这小小的宝藏?”

    师语彤抿唇一笑。

    灵音眸光一闪:“姐姐你又来打趣我,快跟我说说……”

    “这事,姐姐也是刚刚才知晓!”

    师语彤道:“你可知这五鬼门主的祖先,其实并非夏国之人?”

    “嗯?”灵音一怔:“莫非是自他国迁徙而来的,这也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不止呢!”

    师语彤摇头:“此人祖先,乃是出自大乾帝国!”

    “什么?”

    灵音一个激灵。

    “妹妹你也觉得不对了吧?大乾距离我们何止千万里之遥,一路上的艰难险阻更不必提,他当年的先祖纵然气运逆天,若没有足够的实力,也绝对难以穿越千山万水而来……更不用说,如此人物,还到我们这种穷乡僻壤定居,当真十分可疑!”

    师语彤缓缓道。

    灵音妙目一转:“不对……姐姐你如何知晓这些,看来五鬼门之中,你也埋了不少暗子啊?”

    “礼尚往来罢了……”

    师语彤一摆手,大势力间互相派遣探子,根本就不算什么。

    即使五鬼门主不安插郭家那等人马,她也照样会动手,这无关道义,只是单纯的弱肉强食而已。

    “那五鬼门主的祖先是大乾之人,莫非藏宝图就是他所留?”

    灵音眸子一亮。

    “正是如此!”

    师语彤点头承认:“那位先祖据说一身玄功通天彻地,人所难料,只是天年不久,到了夏国后没几年便死了,当是有重伤在身,在他临死之前,便留下了一份藏宝图,分为了三份,交给三名弟子掌管!”

    “三份?”

    灵音好奇问着:“为何如此?若有宝物,直接交给后人不是很好?”

    “这我也不知,或许那位高人自有深意!”

    师语彤继续道:“只是在那先祖死后,三名弟子立即分裂,老死不相往来,让重组藏宝图也就成了一纸空谈,时光荏苒,到了现在,那三名弟子早已逝世,连后代家族都衰落下来,反倒是五鬼门主这一支那高人的嫡系血脉崛起,动起了集全藏宝图,启出宝藏的心思!”

    “据我所知,他原本已经有着一份,却被一个名为韩寿的弟子盗走,此时出世的,应当是第二份!宝藏位置,却是必须集齐三份,才会出现!”

    “大乾而来的高人所遗留之宝藏?”

    灵音眼珠一转:“说不定我师父也会有些兴趣呢!”

    “若陆大师能相助一臂之力,自然最好!”

    师语彤忽然正色道:“那高人既然有着宝藏,为何不留给后人?显然其中必有着一桩疑难,妾身岂敢自专?还请陆大师……”

    ……

    “不愧是师语彤,明进退,知得失,更不为重宝所诱,迷失心智……”

    方元在旁边望着这一幕,忽然打了个响指。

    咔嚓!

    整个梦境一下停滞下来。

    毕竟,在灵音记忆当中,有关藏宝图的信息也就这些了。

    他此时完全可以知道灵音心里的一举一动,甚至任何一个细微的念头都瞒不过他,但对师语彤可就无能为力了。

    这毕竟是灵音之梦,而非师语彤之梦!

    “要对武宗出手,以我现在的境界,还是有着一些风险!”

    虽然师语彤也在他手上,所知必然比灵音更多、更加丰富,但方元还是轻易不敢对她施展入梦之法。

    此等法门,施展一次,也是有如赌博一般。

    若自己真我在她梦中被击伤乃至杀死,本身神元也会必然受创,而一位武宗潜意识当中的敌意,纵然现在的方元也没有把握完全压制。

    “或许,等我到聚元境巅峰,筑梦大成的时候,就可以找师语彤试试……”

    方元摸了摸下巴,思索起之前得到的信息。

    那藏宝图巧得很,他已经到手了两份,更想不到居然是一位来自大乾的高人所遗留之物,这立即令他起了一点兴趣。

    “可惜五鬼门主已死,否则若入他之梦,必然能得到最为详尽的信息,之前五鬼门被灭,典籍必然被掠夺一空,倒是有些麻烦……好在也不算无法可寻,最多让周文武等人劳累一番便是了!”

    这就是有着大势力的好处,此等大海捞针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他们去做,等到有了结果之后方元再亲自出马也不迟。

    “继续吧!”

    思虑完毕之后,他双手一张。

    呼呼!

    整个梦境世界一下变幻起来。

    太阳东升西落,升降飞快,每一个人的行动更是犹如加速了千倍以上,只能看到一个个残影。

    当然,这整个世界,基本都是以灵音的视角所进行的。

    只是,她此时的梦境,已经为方元所主宰!

    “这便是筑梦师的恐怖……只差最后一点点,我便可以彻底掌握她的真灵,甚至如同红眼白鸟王一般,将灵音的记忆篡改,让她为奴为婢,对我死心塌地……”

    方元有着一点明悟,心里更是凛然。

    “此种力量,若不得到制约,整个天下恐怕都将是一片大乱吧?”

    “在大乾那边,梦师之中,不知道是不是有着一些条约之类,对此略微进行约束……”

    他可是深知人性黑暗面的,若任凭此种力量发展而没有约束,大乾那边恐怕早就变成一片炼狱了。

    而纵然有着公约守则之类的存在,也不过一个纸质的囚笼罢了,真的要梦师们收手,又怎么可能?

    “师父!”

    方元神念收摄,一下又看到了一幕。

    幽山府城之内,灵音来到陆仁迦面前,恭敬拜下:“一切已准备妥当,徒儿更说服了师语彤,必然支持师父荣登府主大位!”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陆仁迦双手负于背后,幽幽一叹。

    方元在一边看着,却是有些奇怪:“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幽山府主寿宴,陆仁迦发难之前,为何此人竟然不是野心勃勃,反而有着此种表情?莫非之前传闻是真的,外府插手如此之重?连陆仁迦都有些身不由己?”

    灵音此时的心里也十分奇怪,毕竟自己师尊如此表情,可当真少见的。

    “灵音!”

    陆仁迦忽然抬头,甩出一份秘图来:“你记着这图录,看过即毁!”

    “这是……”

    灵音看着手上的地图,神色有些迷惑。

    “这是为师曾经的一处秘府所在,位于烈阳郡中,除了你我之外,绝无第三人知晓……”

    陆仁迦淡漠道:“此次若事成,自然一切好说,若事有不谐,为师……陨落的话,你就去这处洞府,潜心修炼,不问世事,不到灵士,不得重新出世,更切记,不要为我报仇了!”

    “师尊……”

    一种不好的预感荡漾,令灵音不由跪伏下来,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