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血焰滔滔,焚尽天下!”

    面对一名夏国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天才,纵使血魔也不敢怠慢,一出手便将血魔功提升到了极限。

    熊熊!

    在他身体周围,一道道血光浮现,竟然宛若火焰一般,蔓延开来,向方元逼近。

    这虽然不是炙热的阳火,却是更为阴毒的阴火,一被沾惹上身,立即销肉蚀骨,生生不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

    “果然是血魔功!”

    方元见此,眼角一跳。

    这血魔所用的灵术,赫然与他手上那部血魔经一脉相承,当然,真的比较起来,这血魔明显已经将此功法修炼到了极为高妙的层次,血杀子之流给他提鞋都不配。

    只是,用此功来对付他,就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

    毕竟,那本血魔经,就在自己手上呢!

    “春风化雨,天降甘霖,疾!”

    见此,方元当即不紧不慢地掐了个手诀,一蓬雨雾浮现。

    “哈哈……你以为老夫的火焰,会是普通的凡火么?”

    血魔见此,嘴角翘起,似是在嘲笑方元的不自量力,但旋即就嘴巴张大,好似个癞蛤蟆一般。

    因为在方元的操纵下,丝丝缕缕的水线从雨云中飞出,没入血色焰火之内。

    呲啦!

    但听几声巨响,白气升腾中,那邪魅无比、似乎能焚尽天下的血焰,就这么直接熄灭,只余寥寥白烟飘散。

    “怎么可能?”

    血魔大惊失色。

    对方对于灵术的操纵入微还是其次,最关键的是,用了一个小小的灵徒级别术法,就破了他的血魔功,这才是他最不能忍受之事!

    甚至,在他额头,已经有了细微的冷汗浮现。

    在血魔刚才的感应中,那雨丝柔密坚韧,竟然仿佛鱼儿一般灵活,沿着他灵术的破绽而入,将他的灵术摧残得溃不成军,其顺利程度,当真如同热刀割固油一般。

    若是他听过庖丁解牛的典故,此时必然更要惊骇欲绝。

    因为方元所施展的,便是庖丁解牛一般的灵术,用力分毫不差,不多不少。

    “如此灵术……”

    血魔额头大滴大滴的冷汗滑落,感觉对方已经将自己彻底看透。

    “你滥杀无辜,有伤天和,今日本人便要替天行道……当然,这些都是虚的,谁让你惹到我了!”

    方元微微一笑,一道游弋不定的绿色光芒突然自手上飞出。

    “不好!”

    血魔飞速倒退,身上一个暗红色的光罩浮现:“天血元罩!”

    施展防御之后,他却是头也不回地撒腿就跑。

    遇到如此敌人,还怎么打?反正永生永世,他是再也不敢与方元为敌的了。

    毕竟,与一个能完全看透自己的敌人交手,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体验。

    血魔已经尝试过一次,绝对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可惜,方元却不想如此轻易地放过他。

    “去!”

    在他指挥下,这道绿色光芒灵活无比,绕着血红色的元气罩游走,刃尖震荡起来,沿着某一道玄奥的弧线斩落下去。

    咔嚓!

    血魔一怔,旋即就看到自己的防御好像鸡蛋壳一般碎裂开来,现出那道碧绿光芒的原形,赫然是一柄造型奇异的古朴绿色匕首。

    “青蛇古匕?”

    对于这陆仁迦当初所使用的灵器,他自然十分熟悉。

    噗!

    青蛇古匕飞刺,角度刁钻无比。

    百忙之际,血魔一个转身,腰肢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幅度,避开要害。

    饶是如此,他肩膀上也被开了一个血洞,顿时血洒长空。

    血魔嗬嗬喘息着,仿佛落单无救的野兽,不仅在努力寻找着生路,更惊讶方元此时的修为。

    “你已晋升聚元境巅峰?”

    他咬着牙,看着方元,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

    之前灵术被破,还可以说是大意,但以匕首刺破他的防御,却是实打实的修为碾压,做不了假!

    说完,也不等方元回答,身上诸多伤口爆开,血液浮现,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染成了血色。

    “桀桀!我会记住你的,血遁!”

    咆哮当中,血魔整个人都化作一道红光,以极快的速度飞射而走。

    上次,他便是用了此种手法,哪怕刘衍与拥有灵禽的木离道人也是望尘莫及。

    “红眼白鸟王!狂化!”

    但此时,血魔明显要失算了。

    方元咆哮一声,飞跨上红眼白鸟王。

    此鸟长鸣不断,羽毛尖端变为赤红的血色,原本就极快的速度一下暴涨五成!有若一道白色的闪电一般,堪堪追上了血光的末尾。

    “怎么可能?”

    血光当中的血魔亡魂大冒。

    这血遁之法,乃是他的压箱底绝活,每次激发都得损耗本身大量元气,甚至还会有重伤与修为倒退的后遗症。

    当然,有着如此后患,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纵然普通灵禽,也绝对无法追上他的速度。

    血魔修炼血魔功,滥杀无辜,却得以横行一时,逍遥至今,靠的便是这门依仗。

    但此时,后面那只灵禽竟然能追上自己?

    血魔心里惊骇无地。

    那方元,小小年纪,修炼到聚元境巅峰也就罢了,怎么手下随意一头灵禽,都是如此变、态,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对,此人之前灵禽,明明是一头巨鹰,飞的也没有如此快!’

    血魔心里暗自给自己打气:“这头灵鸟虽然飞行绝迹,更胜于我,却也似以一种秘法摧残元气而来,只要撑过这一段,未尝没有逃脱的机会!”

    一念至此,他精神又是一振,蓦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蓬!

    在红眼白鸟王背上的方元,顿时就见到地面上的血光又浓郁数分,荡漾着紫色,速度一下激增三分。

    “嘿嘿……这是玩命了?”

    他不慌不忙,从怀中取出数枚竹果,喂红眼白鸟王服下:“继续给我追,我看他还有多少血好吐!”

    “啾啾!”

    红眼白鸟王长鸣一声,身上的羽毛变得更加殷红,得益于竹果之助,它的狂化期却是被大大延长了。

    一炷香之后。

    “见鬼……那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后劲源源不绝?这不合常理!”

    血遁的光芒越发衰微,血魔面容苍白,满头黑发尽数转为雪白枯黄,带着萎靡之色,整个人都是摇摇欲坠。

    他听着后面传来的鸟鸣,艰难地张开嘴,可惜此时已经没有足够的精血了。

    “哈哈……想不到我血魔一代枭雄,今日竟然死得如此憋屈,报应!报应啊!!!”

    血魔嘶哑着嗓子,笑得仿佛乌鸦一般难听,蓦然眼前一黑,彻底倒了下去。

    “嗯?”

    狂风呼啸,红眼白鸟王落地,方元直接从鸟背上一跃而下,略微有些疑惑:“死了?”

    遁光散开之后,他顿时看到了血魔。

    只是此时的对方,比他之前亲自炮制出来的干尸都不如,浑身精血都消耗殆尽。

    “这是不断催发血遁,将自己活活耗死的……”

    方元瞥了眼旁边同样疲惫不堪的红眼白鸟王,立即又喂了几枚竹果过去:“慢慢吃,不要急,我这里还有很多……”

    若是被血魔活过来看到这一幕,恐怕还得活生生再气死一回。

    “青蛇!去!”

    只是看着气息全无的血魔,方元却不敢怠慢,一挥手,绿色的光芒浮现,飞星刺杀,一下割断了血魔的脑袋。

    直到如今,他才相信这人是真的死了。

    “死得如此憋屈,你倒也算一朵奇葩了……”

    他毫不客气地上前,开始搜刮尸体。

    一名灵士的遗留,方元还是非常期待的。

    奈何,这血魔本人却是个穷鬼,身无长物,翻遍全身也只找到一块玉简。

    方元神识突破入内,顿时就见到了一篇魔道灵术,赫然是血魔经灵士之后的部分,看来这血魔与那血杀子之间应当有着一定的关系。

    可惜这两人已经双双死在方元之手,方元也懒得去探究什么了。

    “此邪门歪道,不足一哂,倒是那血遁之法,还有些看头!”

    对于这血魔功,方元没有丝毫兴趣,只是在末尾找到血遁之法,脸上才多了一丝喜意。

    不得不说,这血遁之法虽然消耗颇大,但绝对是瑕不掩瑜,利大于弊的。

    “不过,身为灵士,就这点家底?”

    方元有些不信邪,想到血杀子的作派,更是手一挥,血魔身上的衣物立即四分五裂,现出皮包骨头一般的干尸躯体。

    “咦?”

    此时,一处不同便显现出来。

    在这干尸胸前,一块皮肤明显与别处不同,显然做了手脚。

    方元手一招,绿色光芒闪过,整块皮革便飞入手中。

    “倒是藏得仔细!”

    这皮革经过鞣制,与人皮极为接近,平时贴肉而藏,那是一点破绽都没有。

    奈何血魔死相太过难看,肌肉萎缩,顿时将它暴露了出来。

    “莫非又是什么功法?”

    这薄薄一张皮囊,里面最多装些秘笈与书页之内,方元随手打开,眼睛却是一下瞪大:“这是……”

    出现在他手上的,赫然是一张残图,上面的线条与用色,方元却是无比熟悉,因为剩下的那两张,都在他手上攥着呢!

    “第三张藏宝图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