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无量天尊!”

    一间小小的道观内,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正在做早课的观主走出,望着金泽府城当中,许家所在方向,默然不语。

    此道人名为清玄,大概五十多岁年纪,头发半黑半白,面色红润,精神抖擞。

    这时望着天空中的红霞,却是面沉如水。

    心里,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气数汇聚,煞气骤起,这是要动兵戈啊……许家要造反么……’

    这自是寻常,还有本门的投资在内。

    但计划当中,不是应该由三位祖师点醒于许家家主,凭此尽得全功的么?为何早动?

    如此一来一去,损失不小,更不用说,还有对大计的干扰了。

    “莫非是那条鲤鱼精?”

    青玄道人想着,眼睛里面就露出了寒光:“原本看她已经投胎为人,又有龙气庇护,也就罢了,想不到竟然敢惑主,实是留不得她!”

    实际上,若只是为了扶龙庭,分薄一点气数功德也无所谓。

    但最关键的,还是此妖亲近中枢,万一日后翻脸,吹了枕边风,自己门内的投资恐怕要鸡飞蛋打,这就万万不许。

    “只是……谅她一个小妖,也无如此大的胆子……”

    清玄道人掐指一算,只觉天机混淆,不由大是迷惘:“虽然门中祖师批命,人道崛起,乃是天数……但杀劫既起,谁家能笑到最后,实不好说的,我虽然精修望气与卜卦两术,仍旧觉得十分迷惑,恐怕也唯有三位祖师……”

    “等一等!”

    今日几次想起那三位祖师,又是令他心里一凉:“按照师门传信,祖师早就该到了,为何迟迟不至?哪怕是要除妖,在金泽府中,除了那龙君之外,又有哪个妖孽能挡得住祖师三人联手,紫青双剑一击?”

    “啾啾!”

    就在这时,天边一道青光一闪,一只小巧的青鸟顿时落在庭园之前的一株梅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

    “这是……”

    清玄道人屈指一弹,一道结界顿时形成,面色凝重至极:“到底出了何事?竟然要惊动门内,动用青鸟传音?”

    这时一掐诀,一道自身气息就落在青鸟之上。

    “叽叽!”

    青鸟黄豆大的眼睛中顿时闪过一抹青光,竟然直接开口,说出人言,乃是一个苍老的声音:“清玄!祖师堂中,三位祖师的玉牌同时碎裂,恐已遭不测,你秘密调查,万事小心!切记不得轻举妄动!”

    “什么?”

    青鸟原本没有多少灵智,这句话还是之前就封印在它身上的,此时说完了,又恢复禽兽的模样,啄着自己的羽毛,但清玄却是心惊胆颤。

    “祖师堂玉牌乃我道秘法,凡是本门重要人物,皆有一丝神念凝聚其上,这时竟然碎裂,就是三位祖师一同遭遇不测……莫非是金庭龙君出手?”

    除了这个可能之外,他实在想不到其它。

    特别是再与此时许家龙气异动的情况配合起来,更是令他如芒刺在背,冷汗直流。

    “师门在金泽府中安插的势力,不能全动,但也不能不动……”

    清玄道人走了几步,默默思忖:“其他人,皆不能动,不过我道在许家中暗子,还是要通下消息,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只是,这种安插必不能入要害,否则为龙气所忌,反而不美。

    这时再刺探起来,自然就有些不便。

    不过,只要用心做,终究能有点收获。

    到了晚上,情报就传了过来。

    “许公准备对金庭湖水匪用兵?”

    房屋内一灯如豆,清玄道人则是咀嚼着其中的深意。

    “这金庭湖范围宽广,各种小岛不计其数,真正要清剿,可不容易……并且,金庭水匪,当中也颇有几个英雄人物,很是了得……”

    实际上,他也清楚,这金庭湖,便是天意为许家准备的崛起之资。

    甚至,此时发动,正好应了天时,这就非同小可!

    对那个进言之人,更是不由愤恨:“此事重大,必须速速回禀师门,我们的人也要参与其中……否则就要错失良机了。”

    他看向灯火,不由目光幽然。

    至于查探祖师陨落之事,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向师门求援了。

    ……

    被惦记着的方元,此时却是没有什么心思。

    他来到水边,身躯只是微微一动,就有一层水汽浮现,萦绕周围,折射光线,色成五彩,一看就知非凡人。

    “虬龙之身,控水便是本能,还有行云布雨的神通……”

    方元一步踏出,金光一闪,整个人顿时化为虬龙之身,腾云驾雾,冲天而起。

    呼呼!

    风起云聚,天空昏暗,没有多久,丝丝缕缕的雨水就洒落下来。

    “龙能兴风雨,这是天赋神通!换了其它大妖来,恐怕累死也做不到这点……”

    方元在雨云中游走着,体会着此种新奇的感觉:“难怪化龙之后,几乎就堪比天地正神,挥手之间,就能调动一定范围内的水汽,与水神又有何区别?”

    当然,作为最幼小的虬龙,此时能影响的范围还是很小。

    并且,他也不敢让暴雨倾盆,直接掀起洪水之类,就这么丝丝缕缕地下着,熟悉行云布雨的神通,眸子中就带着思索。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实际上,这也说得是虬龙的极限,真正要雷雨交加,暴雨如注,影响广大,则非蛟龙不可为也!”

    虬龙只是幼龙,但蛟龙却是神通广大,出行都有风雨相随。

    “可惜……我的九变化龙诀,目前只有第八变,缺了最关键的真龙变!”

    蛟龙虽然神通广大,但比起真龙来,仍旧差了不止一筹。

    哪怕凡间人族当中,各地诸侯,实际都可称蛟龙,但真命天龙只有一个,这就是差距所在!

    一念至此,方元不由又看了看自己的气运功德。

    点拨了许仁一下,原本消耗大半的人道功德,就略有恢复。

    当然,又有一些灾劫之气汇聚,这就是对于改动大势的反噬。

    “哪怕要以劫数动我,也不能无中生有……以我此时的法力神通,金泽府中无人能敌,而玄真道哪怕要报复,也需要时间,因此就唯有一个可能了!”

    方元目露精光,却没有丝毫收敛,雨水甚至慢慢蔓延到了金庭湖边。

    烟波浩淼之中,一个骑着黑鱼的水夜叉就探出头来:“何人在此兴云布雨?莫非不知道此是我家龙君大人的辖地么?”

    原本,能兴风作浪的就是大妖,连这水夜叉都要忌惮三分。

    这时气数相迷之下,却是暴跳如雷,一挥手,一枚水叉就呼啸着,射入云层。

    “真是大胆呢!”

    方元尾巴微微一甩,水叉顿时碎裂。

    不仅如此,伴随着心念一动,原本的湖水立即倾覆,又形成一道水膜,包裹着水球,浮上半空。

    其中一头水夜叉面露惊恐之色,仿佛被封印在琥珀中的小虫,动弹不得。

    方元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体会着心里翻腾的杀意。

    ‘嗯……这就是功德气数的手段,放大或者缩小某些契机,并且使人心里迷乱?’

    若真是本土之人,现在八成心念烦躁,一出手就将水夜叉打杀,又大开杀戒,从此与龙君结仇。

    虽然是最坏可能,但在各种影响之下,几乎是必然。

    但他不同!

    因为神魂来自异界,对于这等气运的迷惑就有着一定的抵抗力。

    “你这头夜叉,敢跟我动手?”

    方元现出身形,收了部分水牢,又放出龙威。

    “龙……龙子?”

    这水夜叉立即吓尿。

    龙乃百鳞之尊,天生统御水族,乃是君王一般的存在。

    他现在的行为,就是普通草民,冒犯了天潢贵胄!心里的惶恐可想而知。

    此时,方才后悔,之前为什么一怒动手,简直大异寻常。

    “我之前一时贪玩,未曾意识到犯界,也算有错,今饶你一条小命,给我速速去禀报龙君吧!”

    方元点点头,这夜叉顿时落入水中,噗通一声溅起水花,就消失不见。

    实际上,他这也是藉口。

    既然知道天机劫数发动,就自己先引动小劫,掌握主动权,也是一种消劫之法。

    比如刚才,心有定计,是以下手就有着分寸。

    否则,若任凭天机发动算计,那一不小心还是要入瓮,并且全无准备,就要被动多了。

    果然,没有多久,水面上就浮现出一个漩涡,两排水族列队,一头龟相就浮了上来,隆重行礼:“见过君上,我家龙君听见有同族来拜,甚是欣喜,还请君上到龙宫一聚!”

    “嗯,前面带路!”

    对这金庭湖龙君,方元也是极有兴趣,直接入水,现出人身,坐在一头大龟背上。

    “是,还请让老臣为君上带路!”

    龟相一脸谄媚,在前方引路。

    不得不说,这龟族与龙有亲,却很难成就龙身,很多都是跟着龙君,出谋划策,打理俗务,期待着未来龙君化为真龙,鸡犬升天。

    此时见到一条幼龙,也算半个主子,礼仪上不敢丝毫怠慢。

    这大龟四平八稳,在水中却是甚为迅速,没有多久,一座金碧辉煌的水底宫殿就浮现在方元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