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金州。

    金顶门山门。

    烽烟处处,人影幢幢,更有巨大的阵法,将整个金顶门笼罩着,天火不断落下,飞快炼化。

    耗时日久的金州攻略,终于进入了尾声。

    “这才是梦师的大手笔,竟然要直接将金顶宗的山门,连带着山峰,一体炼化,赶尽杀绝……”

    阮君羡作为一个摇旗呐喊的小卒子,在山脚看着这毁天灭地的一幕,简直心神动摇,几乎不能自己。

    “吼吼!”

    在金顶山上,一道可怕的术法洪流出现,金光湛然,如同长河,蓦然又一下席卷,化为一只金翅大鹏鸟,羽毛如同金焰,凶气凛然,一振翅膀,顿时扶摇直上,冲向阵法。

    “这是……灵术!”

    阮君羡看着这一幕,张大嘴巴,几乎脱臼:“隔着一整个大阵,都给我如此感觉……”

    “嘿嘿……这便是法有真灵的真元灵士了!”

    在阮君羡旁边的一个梦师就笑:“此必是金顶宗宗主——金顶上人亲自出手,我们出其不意地困住山门,一个真元灵士、两个真圣武宗,都跑不了!”

    “三位大能,尽成齑粉?”

    阮君羡喃喃说着。

    此时的他,赫然已经突破元力,真正成为了一名梦师,但这种大能依旧是需要仰望的对象。

    哪怕是他以前的山门,整个门派之中,也只有龙虎真圣一个大能而已啊!

    但现在,自己的门派,白泽山,却是不管不顾,要将这三位大能一起处死!

    其中差距,用天壤之别来形容都毫不过分。

    “真元灵士,不仅自身灵力近乎无穷无尽,最关键的,还是法有真灵,哪怕最低阶的术法,在他们手上也会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变化,就好像这金翅大鹏鸟,绝对有着上古神兽的三分威能了……可惜,我们主持大阵的,足足有着三位七重虚圣!”

    旁边的梦师傲然一笑,仿佛与有荣焉。

    “啾啾!”

    这时,振翅高飞的金翅大鹏鸟,终于一头撞在了阵法上。

    轰隆!

    天空破碎,山河咆哮,整个金顶峰都是猛地一震。

    阵法之上,一层光幕浮现出来,毫光足有数丈,如同城墙,此时一阵晃动不稳,浮现出大量的裂痕。

    在苍穹当中,三名梦师的身影浮现,周身清光满满,身后隐约浮现出灵地之景,无形的领域之力轰然落下。

    嗡嗡!

    大阵颤动,顿时弥补缝隙,毫光稳固,如同晶石一般,彻底封死了最后一丝逃亡的机会。

    “金顶上人,何必负隅顽抗,不识天数?”

    三名虚圣长老盘膝而坐,面色淡漠:“朝廷无道,我等伐之,天经地义!你金顶门若还是死性不改,便唯有在这阵下化为灰灰,若还想留存一线生机,便俯首称臣,让我等种下禁制,还能保全门派道统!”

    “做梦!”

    一个声音顿时从金顶山门中传来:“老夫早年便发过誓,要与你们这帮天地大贼不死不休!”

    吼吼!

    话音一落,又有一道五行法术浮现,在半空中蓦然演化,变成金木水火土五色蛟龙,组成一个阵法,轰击在阵法之上。

    砰!

    蛟龙炸裂,只是让大阵动了动,倒是大量火焰、寒冰四溅,令整个金顶山都遭到了灭顶之灾。

    “冥顽不灵,如之奈何?”

    三个大能一叹,清光落下,大阵不动如山,一种半透明的火焰,却是蓦然自阵中生成。

    不论山峰、岩石、草木、乃至面带惊恐之色的弟子,一旦沾惹到这种火焰,都是立即遍布全身,缓缓消融。

    哪怕金顶宗山门的防护,在这火焰之下,也是节节败退,被焚烧殆尽只是早晚问题。

    这次的白泽山梦师看样子已经发了狠心,要将一整座山门、连同整个金顶宗的门人弟子,还有宗主一体炼化,震慑天下!

    山峰之内,金顶宗祖师堂中。

    金顶上人望着这一幕,哪怕早有猜测,也是胸口烦闷,几欲吐血:“白泽山……好狠,亏得还有脸自诩正道!”

    “此山之前中了我们算计,被我们联手隐龙卫,暗算了一个长老,气急败坏也是正常!”

    在金顶上人周围,只有一个中年武者屹立,气势巍峨,如同高山,腰杆更是如铁枪一般笔直,似欲冲破苍天。

    “你我中计,被围困在此,今日看来是必无生路了……”

    金顶上人望着这个真圣师弟,不由苦笑:“还连累了整个山门的弟子……幸好,苍师弟成功逃脱,能为本门保留一线传承!”

    金顶宗高层,有着一位真元灵士,两个真圣武宗。

    这次虽然中计,但并未如同外面低阶梦师猜测的一般全军覆没,而是还有一人逃离在外,这就是未来的希望。

    至于朝廷救援什么的,金顶上人是根本不敢想的了。

    此时白泽山如此大动作,摆明了是要围点打援,以朝廷的实力,未必敢与五大盟势力硬碰,特别是在这种关头。

    “哈哈……宗主莫要灰心,我等未必没有机会!”

    中年武者大笑一声,随手取下一个腰间的大红酒葫芦,咬开瓶塞,大口喝着,充满了一种豪情万丈的味道。

    “机会?不若一搏!”

    金顶上人大笑。

    “说得好,与其憋屈地死在阵法之下,不如轰轰烈烈地一搏!”

    中年武者扔开酒壶,整个人顿时冲了出去:“我玄武真圣在此,哪个敢来一战?”

    “战!”

    “战!!”

    “战!!!”

    音波不断辐射,声势浩大,直冲云霄,武道气血阳刚,几乎如同小太阳一般,令大阵微微波动。

    旋即,一个庞大的巨人身影就浮现出来。

    这巨人通体黝黑,背有龟纹,身上盘绕着一条大蛇,此时狰狞咆哮,一拳往天空中的阵法捣了过去。

    轰隆!

    山脚,阮君羡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在地:“真圣?”

    在他眼中,这个忽然出现的巨人,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无比凝实,仿佛直接从蛮荒时代走出的神话一般。

    此种武道,已经可怖可畏,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哪怕龙虎真人都似有不如!

    甚至,有些动摇他的心念,开始反思之前为了梦师,放弃武道修行,到底是对是错。

    “哼,雕虫小技!”

    高空之中,三名大能对视一眼,都是摇头。

    若是平地相遇,猝不及防之下,他们或许还要生出几分忌惮。

    但这阵法乃是圣人赐下,威能沛然难当,甚至周围还有其它高手压阵。

    此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会怕了一个武圣的挑衅?

    当即各掐法诀,无形的火焰汇聚,仿佛一个小太阳,从半空中落下。

    “嗷嗷!”

    巨人捶胸咆哮,身上布满火焰,连真圣躯体,都开始消融。

    “啊……拼了,碧血长河!”

    蓦然间,真圣的咆哮传来,巨人寸寸龟裂,从胸口心房位置,却是破开个大洞,一道碧光浮现,带着浓烈的血气,破入大阵。

    “嗯?”

    “这是……武道气血,一股脑地逼出?拼命了!”

    “不愧真圣,其气刚直不折,沛然难当!”

    三个虚圣飞快交换着神念,却不敢硬接一个真圣最后的拼命手段,垂下清光,不断加固大阵。

    呲啦!

    碧光与大阵相遇,有若沸油遇水,直接爆炸,三名长老浑身一震,口鼻中就流出血丝。

    饶是圣人阵法,在如此巨力之下,也是一个停滞,表面浮现出一个内外通透的大洞。

    “就是现在,宗主,走!”

    “师弟?!”

    金顶上人双目赤红,化为一道遁光,卷起几个传承弟子,抓住了此千载难逢的机会,直接穿出阵法,一个闪烁,就要消失在天际。

    “哈哈……我道不灭!”

    中年武者大笑着,此时从七窍中流出血来,却是受了反噬而重伤,命不久矣。

    此人赫然是一举爆发,以自我牺牲,为宗主与弟子求得一线生机。

    “其情可悯,其行……可笑!”

    对此,三个梦师却是端坐不动,一点都没有气急败坏的模样。

    金虹遁速极快,只是一晃,就来到了天际,又似依依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就要瞬间消失。

    轰隆!

    就在这时,苍穹虚空碎裂,浮现出一只大手,只是一捞,就将金虹抓在手中。

    隐约间,还可听得金顶上人的怒吼。

    “这是……圣人之手?”

    山门之内,中年武者看着这一幕,眼睛中都流出血泪:“恨!大恨!”

    “哼,我等费心费力,以你们为饵,孰知朝廷变成了缩头乌龟,也唯有拿你们来平复心境了!”

    一名长老冷笑着,就有火焰落下,将这强弩之末的真圣化为灰烬。

    “给我炼!炼死他们满门!”

    轰轰!

    火焰不断,一直持续了一日一夜,不仅整个金顶宗山门与千余弟子全灭,甚至就连山体本身,都化为虚无。

    “这……就是大能之力么?焚山煮海若等闲尔……”

    山下,阮君羡呆呆看着这幕。

    他作为一个小卒子,只是在外围摇旗呐喊,全程旁观,心里对于梦师的向往却越发强烈起来。

    第二日,金州金顶门灭门的消息,就飞快传了出去,顿时大乾九十九州都是失声。

    整个天下宗门,俱都听闻梦师而色变,人人自危,多有投靠者。

    而朝廷也是坚决整军备战,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