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你说……那扇门,在守护我们?”

    澹台鬼护不可置信地望着澹台鬼镜。

    “当初……整个澹台老宅受到诅咒,被拉入冥界,直接就落在了那扇青铜门的附近,遭到了诅咒!”

    澹台鬼镜平淡地说着:“虽然我们澹台家族死了很多人,但等到那一日清算过去后,又恢复了正常……反而由于青铜门的存在,没有鬼潮与厉鬼敢靠近这片山谷,算是给我们提供了保护,当然,也没有一个澹台族人敢靠近门那里,尝试过的都死了!”

    “在我看来,这并非门救助我们,只是因为我们乃是它所选中的‘祭品’!或者说圈养的猎物,因此不允许别的猎人动手而已……”

    “我们整个澹台家,都是预定的……祭品么?”

    澹台鬼护嘴里满是苦涩。

    “这一切……都是那扇门的诅咒!还有我们先祖的妄为……”

    澹台鬼镜摇了摇头,直到此时,他还不知道澹台莫邪事件的真相!

    “不论怎么说……我们总得面对这个诅咒!那扇青铜门……可以毁掉么?”

    澹台鬼护咬了咬牙。

    “这种事,我们当然也尝试过,可惜,哪怕族老,在接近门之后,也会诅咒爆发,死得尸骨无存……此时的山谷深处,对我等而言同样是禁地。”

    澹台绝心摇了摇头:“倒是……如果那个人在的话……”

    他想到了上一个二十年轮回清算之际,似乎就是澹台灭明创伤了那扇青铜门,才给了他们喘息的余地,如果此时对方还在这里,那未必没有一搏的机会。

    “无量天尊!”

    三木道长与苦海大师也是略微听过方元事迹的,此时看着澹台家的人面面相觑,不由心里十分复杂。

    那个叫做澹台灭明的人,神通或许还要超出他们的想象!

    但此时,他们却是处于一个很矛盾的境地。

    是主动出击,集合手上所有的力量,一举消灭青铜门,还是被动防守,等待援助呢?

    可惜,哪怕有着诅咒担保,他们对于澹台灭明会不会归来,能不能及时赶到,也是一个个心里没底。

    “距离诅咒彻底爆发,还有三天!我们最多等待这段时间!”

    最后,还是澹台鬼镜一锤定音:“如果灭明那小子有心,一定会回来的!”

    光看他这幅样子,完全是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家族长辈模样,根本不会联想到到他当初亲自将自己的孙子制作成工具的冷酷。

    咚咚!

    就在这时,一个敲门声忽然响起,沉闷非常,更是仿佛直接在叩击所有人的心腔,令他们浑身一颤,感觉心脏都要跳出喉咙。

    “是……是那扇门!”

    一个澹台家族老颤抖着声音道:“它……来了!”

    “怎么可能?明明没到时间……”

    澹台鬼镜等人走出院子,看着天际若隐若现的巨大门扉,都是满嘴苦涩,几乎连话语都说不出来了。

    当初的诅咒爆发,给他们带来的印象实在太过深刻。

    此时在冥界,乃是对方的主场,又再没有澹台灭明牵制,可想而知压力有着多么巨大!

    “绝心,开启祠堂!”

    澹台鬼镜咬了咬牙:“我们跟它拼了!”

    “遵命!”

    澹台绝心脸色坚毅,飞快跑到祠堂中。

    澹台家后宅,有着两个最重要的建筑,一个是祭堂,一个是祠堂。

    祭堂乃是封存器物与供奉邪祟所在,而祠堂中安息的,自然是澹台家的历代先祖,顶尖级别的驱鬼师!

    吱呀!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祠堂里面也有着防御,澹台绝心取出一块玉佩,顿时通行无阻。

    他推开房门,顿时就见到了密密麻麻的灵位。

    而在灵位之后,还有一个暗门。

    澹台绝心深吸口气,熟门熟路地进入。

    里面一片昏暗,却又有一盏盏燃烧着的魂灯,散发出微弱的莹莹光芒,宛若萤火虫一般,聚集万千,映照出周围的场景。

    一排形态各异的人,端坐在高台上的太师椅中,面目沉凝,甚至还有隐约的气势汇聚。

    “诸位先祖!”

    澹台绝心毫不犹豫,直接跪下磕头:“不孝子孙澹台绝心,叩请诸位祖宗出手!”

    这些,都是澹台家的祖辈,有的甚至还是大迁移时期的长老,澹台老宅的创建者,一个个精通驱鬼邪术,修为深湛,哪怕死了,都能维持着尸身不腐,甚至还有几分金刚不坏的味道。

    行过大礼之后,澹台绝心起身,看着最正**台上的几件法器。

    ‘先祖们既死,自然就无法感知后人的祈祷……但样子总要做的……’

    澹台绝心抚摸着法器,感觉周围高台上的始祖们似乎偏转着头,纷纷将视线投射了过来。

    “我澹台家的先辈,只要不是死于诅咒,在临死之前,都会来此地坐化……为的就是留下自己的修为还有念力,经过糅合,形成一个最为绝厉的诅咒……这是我们澹台家族所依仗的最后资本!甚至当初的一点分离,直接造就了澹台灭明出来!”

    一点分离出去的东西,就造成了怪异级别的诅咒,如果被方元知道的话,一定会对这里十分感兴趣。

    但不得不说,他当时的年岁还是太小,又因为澹台家族人先天的戒备,即使有意打探,也未必能知晓太多的奥秘。

    实际上,这也是澹台家的悲哀!

    为了对抗诅咒,为了对抗鬼魂,哪怕是他们,也不得不偷偷尝试培育诅咒,将自己的力量传递下去,就为了给未来的子孙一线拼争的机会。

    “此时……也是顾不得了!”

    澹台鬼护一咬牙,伸手一拿,祭台上的一柄铜钱小剑与一枚法铃就落入手里。

    呜呜!

    似乎是幻觉一般,这两样东西拿进手中之后,澹台绝心顿时仿佛看到了一片红色的血液海洋。

    一只只手掌,似乎都在抓着自己手上的法器,又以此供给着力量。

    “不愧是澹台家的最后武器!这种威力,哪怕在家族法器也完全比不上啊!”

    澹台绝心抓着铜钱剑,顿时就明白了它的用法,此时轻轻向前面一划,一个空间通道就浮现出来,

    他眉头都不动一下,直接一步跨入。

    轰隆!

    周围环境一变。

    诸多族老施展出驱鬼之术,与一扇若隐若现的虚影门对抗。

    那是怎样的一扇巨门啊?

    似顶天立地,通体用青铜铸造,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紫黑色,一左一右还有两个狰狞恐怖的巨大鬼头死死咬住。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门扉上面,诸多的浮雕徐徐如生,那是一个个被诅咒而死的澹台家族人,其灵魂直接变成了门扉的养料。

    这是澹台家血与泪的凝聚,此时简直成为了克星!

    哪怕澹台鬼护,在看到门的这一刻,都是神为之夺,不能自已。

    呲啦!

    在他脸上,原本就有了裂痕的面具,突然间四分五裂,一下炸开,散落在地上的碎片中不断涌出鲜血。

    而澹台鬼护本人则是惨叫一声,被扎了一脸,彻底破相。

    “不可能……在时空诅咒之下都还能坚持一会的鬼脸面具……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澹台鬼护飞快割开手掌,已经完全明白了这扇门的难缠。

    “虚影都是如此……那真正的门之本体,怎么了得?”

    嗡嗡!

    青铜巨门发出轰鸣,两边的鬼头蓦然松开门扉,开始了怪异的咆哮。

    在一声声浪潮当中,顿时就有着澹台家的族人,双手捂着脖子,全身血管暴起,一下炸裂,变成了血人。

    与此同时,一个个有些虚幻的魂影,却是从他们身上浮现,争先恐后地没入青铜巨门之中。

    门扉之上,那些啼哭流泪的浮雕,在不起眼的角落中似乎又多了几个,双目中流出血泪。

    “无量天尊!”

    “阿弥陀佛!”

    关键时刻,一僧一道两人立即联手,一道佛光冲天而起。

    虚空之中,一道道紫色的符箓出现,没入每个人的体内,带来种种增益效果。

    “果然是最顶级的诅咒!”

    哪怕堪堪抵挡住了锋芒,三木道长与苦海大师的脸色也是十分凝重:“光是一个‘门’都如此,那门后面呢?”

    “定!”

    此时,澹台鬼镜也同样出手,一面镜子的虚影浮现,散发出炽烈的精芒,将门扉笼罩。

    在这精芒当中,原本虚幻的门之影子,赫然仿佛变得凝实了起来。

    真正的青铜鬼门本体,出现了!

    澹台绝心赶到的时候,眼睛所见的刚好就是这一幕。

    “诸位祖宗助我,斩!”

    他毫不犹豫,手里的铜钱剑飞出,化为一道流光,带着一去不复返的决心与壮烈,宛若白虹贯日一般刺到了青铜鬼门之上。

    “族里一代代的血泪,还有我承担的一切,根源都在于你啊!”

    澹台绝心口鼻溢血,显然这一剑对他而言也绝非轻松之事,心里却是在疯狂咆哮着:“退散吧……一切的一切,今天必须做个了结!”

    哪怕知晓这个诅咒的绝顶恐怖,但哪怕能伤到门之本体一点,对于澹台家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下一刻。

    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