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好手段!好算计!此剑甲一出,再配合宣传,就是妥妥的王命之证!”

    方元默默看着这一幕,却没有丝毫出手的想法。

    这个送五彩石的幕后黑手,必然在后面看着呢,此时跳出来,给人当靶子么?

    “倒是这五行紫凤……”

    他凝视着这头大妖,眸子中闪过一缕金光:“不仅生为神兽,天赋异禀,并且还身兼五行么?此等实力,恐怕只在真圣之下了,或者可称为亚圣,难道是孔宣?”

    当然,孔雀虽然是凤凰之子,但这两者森然不同,方元自不会看错。

    “五行凤凰,当真是少见的品种,不知道是那个大能,又或者自己出来给西周侯站台……”

    方元盯着五行紫凤,忽然间,眉头一皱。

    不知道为什么,这头凤凰,却是给他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

    就好像,某个被他追杀的敌人一般!

    “古辰?!有点味道,又似是而非……”

    此人乃是抛弃了本体,重新经历轮回,再投胎一次,神魂有着变化太正常不过了,更何况曾经为圣人,又怎么少了遮掩的秘法?

    实际上,只是第一眼,方元根本没有将他认出来。

    哪怕此时,也没有在这五行紫凤上找到任何证明,只是一点先天灵觉而已。

    ‘难道真的是古辰,投胎做了凤凰?’

    方元有些迟疑。

    原本,按照宁杀错,莫放过的理论,此时管这只凤凰到底是不是,就应该拖出去杀了,抽魂炼魄。

    但现在就有些麻烦。

    五行紫凤毕竟有着亚圣的实力,方元此时未完成巫族真身,短时间内还拿不下对方。

    而一旦拖久了,女娲必然前来救场!

    方元可不想没有成功杀人,反而将自己搭进去。

    “再观察看看!”

    他目中金光爆闪,锁定着五行紫凤。

    此时,西周侯也似有了决定,直接大声宣布:“从此以后,我西周国以凤为国鸟!改元祥凤,以纪念此事!”

    “诺!”

    顿时,所有士卒,还有平民,都是大声欢呼起来。

    在方元的眼中,一丝丝族气汇聚,自大地蔓延而来,蓦然浓郁。

    而原本西周侯身上一片迷雾般的气运,此时也彻底稳固下来,笔直冲天,宛若天柱。

    当中,一尊紫黑色的凤凰凝聚,模样隐约间与出现的五行紫凤有七八分相似。

    “啾啾!”

    五行紫凤清鸣一声,竟然扑入天柱之中,与气运凤凰合一。

    “这是……被尊为护国圣兽了?”

    方元眼角直跳。

    这头五行紫凤此举,却是将它与西周国运彻底连接在了一起,整个都压了上去。

    若是未来西周国灭,它自然死无葬身之地,但如果西周成功推翻商朝,那所得也绝对不会少。

    因为是生死之赌,此时更是率先付出,因此哪怕女娲,也没有阻止。

    ‘这种手段……很有眼熟的味道啊……’

    方元叹息一声。

    就在刚才,五行紫凤与气运相合的刹那,终于有着一丝真灵外泄,被他抓住跟脚。

    如果说之前只是怀疑的话,此时他几乎十成十地确定,这头五行紫凤,就是圣人古辰!

    “啾啾!”

    紫凤引吭长鸣,五色光华舒展,神威赫赫。

    方元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犹豫与拖泥带水。

    与西周族气合一之后,此时的紫凤赫然又有突破,已经堪比武道真圣!

    更何况,西周不灭,紫凤不死,哪怕被灭掉也能飞快复生!

    “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

    方元心里默默叹息着,只能飞速退去。

    ……

    “主上?!”

    黑冢与盖聂刚刚休息,只见火光一闪,方元的身影就浮现出来,不由大喜迎接上来:“我们这就出发去西周都城么?”

    “不了,我们离开!”

    方元脸色阴云,闷闷一摆手。

    来西周之事已经确定,却是不需再看什么了。

    ‘那五行紫凤,此时的西周图腾圣兽,就是曾经的古辰圣人!他恢复了真元灵士的修为,又有族气之助,我难以对付……’

    ‘倒是此人心思甚大,还想借着这次机会,恢复圣人的位格,以五行成道,甚至觊觎着女娲之力,这其中或有机会!’

    方元盘膝而坐,默默思索着,越发觉得时局有些不利:‘我原本想顺天应人的,奈何……’

    ‘为今之计,唯有速回大商,扶持商与周敌对,击破西周族气,方能置古辰于死地!’

    ‘可惜,我一开始没有怎么顾忌,与大商的关系实在一般……怎么看怎么像被世界算计了……’

    他叹息一声,也是有些明白了。

    虽然古辰大世界已经接纳了他,但与古辰也是一视同仁。

    若是他降临之时,乃是商朝全盛时期,那自然所向披靡,无往不利。

    但此时,商朝族气不稳,摇摇欲坠,身为商朝始祖的他,又掌握着太过强大的力量,就必然会被针对。

    之前在商朝时的不顺,只是小小体现,若是一意孤行,恐怕各种劫难都会接踵而至。

    ‘当然,我这时如果指天立誓,割断与商朝的一切联系,不再出手相助,那或许又能扳回一局,但等到西周灭商,古辰神通大成,照样奈何不了他……’

    方元喟然长叹:‘明知道是一条破船,还得待在上面,尽力挽救,不知道传说中的通天教主,曾经是何等心情?’

    黑冢与盖聂屏息凝神,站在一边,看着面色阴晴不定的方元,连大气都不敢喘。

    甚至,即使银狐姐妹,也是乖乖缩在一旁,一动都不敢动。

    ‘罢了,既然老天注定,我也得争它一争……’

    方元坚定念头,忽然展颜一笑:“左右不过是天翻地覆罢了……”

    大商实际上仍旧是天下第一强国,掌握万乘的军力,实力天下第一,若他在商王的位置上,保证西周怎么也蹦跶不起来,即使击败了犬戎与西夷,也是一般!

    “首先必须确定……这个世界的天意,并未有直接掀桌子的手段!”

    方元盘算着双方实力对比,蓦然多了些底气。

    不直接掀桌子,就是等到商周争霸,若商朝胜出,天意不会直接降下天谴,将商王一个落雷劈死,又或者发地震、洪水、淹了商朝大军。

    若真的是这种情况,方元直接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反正已经将古辰逼出了大乾世界,哪怕这个世界颗粒无收,也不算什么。

    而一旦确定,天意只是给了天命加持,后续还需要人为演化的话,其中可操作的手段就多了。

    ‘直接修改大势,或者刺杀西周侯之流,都是找死……唯一能做的,还是从小事做起,积蓄大势,最后一举破了西周的天命!’

    算计完这些之后,方元再也没有了游览西周的兴趣,立即带着黑冢与盖聂两个,还有两条狐狸,开始原路返回。

    ……

    商邑。

    王子盘收回手中的铁剑,忽然看到自己的宫人匆匆忙忙地跑进来,不由眉头一皱:“出了何事?为何竟如此匆忙?”

    “大事不好!”

    宫人跪伏在地,以颤抖的声音道:“东夷举兵入侵!”

    “又是东夷人?”

    对王子盘而言,东夷虽然是一个麻烦的对手,但结构松散,特别是野蛮成性,时节性的劫掠更是家常便饭,打回去就是了,稍后说不得还要征讨一二。

    只是这次,被刚刚立威后就如此,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来了多少?”

    看到颤抖的宫人,王子盘一下抓住了重点。

    “八……八万!”

    颤抖的声音说出答案,却令王子盘眼珠瞪大:“不可能!”

    “奴婢所言,字字是真,东夷各部歃血为盟,共同推举最大的九凶部为盟主,举兵八万,犯我边界……”

    这个宫人几乎是哭着说出,令王子盘手里的长剑一下掉落在地。

    “……这是倾国之战,大王已经决定尽数发动国人,御驾亲征!”

    宫人的禀告还在继续,而王子盘的心里却是一团乱麻。

    ‘东夷各部,何时如此有凝聚力了?还有如此短的时候,又是如何统筹起来的?’

    一个又一个的念头,不断浮现在他识海,令他有些昏昏沉沉。

    ‘不对!’

    蓦然间,王子盘浑身一个激灵:‘当务之急,是劝阻父王御驾亲征!’

    他看得很清楚,此时的商王,身负天下,若是御驾亲征,简直是告诉外人王畿空虚,白白惹来觊觎。

    更何况,在他心底,还有一个隐约的声音,在唆使着他去争取,获得这个机会。

    他毕竟只是王子,不是世子,但如果获得这个统兵的机会,再击败东夷,那携此大胜之威还有功劳,未来继位为王,就是板上钉钉之事。

    ‘我若为王,大商必不止于此!’

    一种火焰般的东西,瞬间在王子盘心里熊熊燃烧起来。

    哪怕明知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无法改变,也不会有人束手就擒。

    以商朝五百年的厚重,自然更是如此。

    这时,如果方元在这里,就可以看到在王子盘身上,丝丝玄黑之气汇聚,化为残破的玄鸟之形,面对虚空中一抹五色光华的打压,依旧在顽强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