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可能!”

    曹秋低下头,看着插入自己胸膛的两柄剑,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之色。

    刚才三剑交击,他的长剑竟然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削断,两柄神剑刺入体内,摧枯拉朽地毁灭着一切。

    “咳咳……”

    他挣扎着,吐出几口混杂内脏的鲜血,忽然间仿佛看到了某个人影,立即就懂了:“这……不是……你们的力量!依仗外物,将来必会遭到反噬,你们终生……都无望剑道至境……”

    在说完这个诅咒之后,他双眼一闭,气息顿时断绝。

    这个曾经的剑圣,名传天下的大剑客,就这么横尸当场,脊背却依旧挺拔,宛若长枪。

    “剑道至境,我呸!”

    黑冢不屑地啐了一口,他本来就是个蛮子,丝毫没有什么献身剑道的想法,神剑越是犀利,他越是高兴。

    而盖聂却是浑身一震,望着散发幽蓝冰寒之意的水剑,脸上就泛出若有所思之色。

    在不远处,莫阁从土中探出半个头来,惊骇欲绝地望着这幕:‘不可能……曹秋可是一代剑圣,居然拦不住两个下人的一剑?’

    一念至此,他再也不敢逞强,直接遁地而走。

    这手五行遁法乃是他师门秘传,保命的绝活,此时又没有曹秋拖累,端的是迅如疾风,势若闪电,顷刻间便远离军营,来到外界。

    轰隆!

    忽然间,一阵猛烈的颤动传来,宛若地龙翻身。

    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袭击而来,令莫阁浑身打了个冷颤。

    在他周围,原本如水般柔顺的土层,似乎一瞬间就变成了钢板,庞大的压力一下从四面八方涌现,令他仿佛成了一只被封印在琥珀中的虫子。

    ‘不可能……我师门的五行遁法,怎么会失效?’

    他嘴巴虽然不能动,心里却在狂吼。

    可惜,没有人来回答他这个问题。

    黑暗当中,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也看不到,听不到任何外界的一切,甚至连手脚都动弹不得半分。

    这种折磨,完全可以令一个正常人发疯。

    但此时的莫阁,哪怕想要求饶,也是没有机会了。

    踏踏!

    土层上方,方元顿了顿脚:“又清理掉一只小虫子……恐怕等到千百年之后,都没有人会想到这下面会埋了一个人,并且直接镶嵌进岩石层里吧?善水者死于溺,诚哉斯言!”

    刚才,自然是他隔空出手,才救下了王子盘的一条小命。

    否则,光凭黑冢与盖聂,哪怕能借助水火二剑的力量,对上曹秋也是不够砍的。

    “此一劫对于王子盘而言原本还有些麻烦,但得到了兵主蚩的加盟,却是如清风拂面,再也不足为惧!”

    方元眼睛一望,顿时见到商营之中,气运汇聚,丝丝玄黑之气沸腾,化为飞鸟之形,身上又有数道璀璨的光芒,宛若星辰一般闪烁。

    “商军军气暴涨,东夷联军有难了!”

    方元见着此幕,暗自点头,忽然间,又看向西北方向。

    在那里,同样有着一道气运冲天而起,宛若天柱,中间又有一头紫凤,展翅长鸣。

    “西周国……动了?”

    只是瞥了一眼,火眼金睛的能力,顿时令方元知道了很多信息。

    “王子盘必须立即击败东夷,并且恢复实力,否则……王畿大变!天翻地覆!”

    ……

    西周国。

    西周侯面色红润,意气风发,五彩石所化的长剑悬挂在腰间,看着底下前来贺喜的各国诸侯。

    自从获得天赐剑甲,凤鸣岐山之后,在他有心的宣传下,几乎附近所有的诸侯国都知道了这件事。

    此时,就是借着天命,威服诸多侯国,一起讨伐大商了。

    各位诸侯端坐高台,望着底下军演,一辆辆马车与士卒行伍经过,不少人就是面色连变。

    毕竟,为了展露威严,西周侯将自己大部分的家底都摆了出来。

    那数千辆战车,以及数万的精卒,的确唯有大邑商才能匹敌,其它诸侯,最多也就一千乘的实力,一想到若是不从盟约,被数千乘的西周大军攻入国内的场面,都是不由不寒而栗了一下。

    “诸位,吾家兵士壮否?”

    西周侯满饮酒爵,忽然问道。

    “壮哉!”

    诸侯慑于兵威,只能纷纷附和。

    “那吾之兵戈利否?”西周侯再问。

    “利矣……”诸侯中有的人已经猜到西周侯接下来要说什么,不由浑身一颤。

    果然,下一刻,西周侯便拔剑而起:“大商无道,商王帝辛残暴好色,对诸侯国索取无度,天下苦商久矣,今我西周得天命,兵强马壮,当替天行道,讨伐暴商,诸侯可愿与吾会盟,誓言伐商?”

    图穷匕见!

    这一刹那,几乎所有的诸侯都在后悔,不应该为了观赏传说中的五彩石剑,听了西周侯的号召就前来此处。

    再看看周围兵甲齐全的士兵,有的诸侯已经开始簌簌发抖。

    显然若是谈判破裂,下一刻西周侯说不定便会将他们尽数抓起,投入囚室。

    “唯!”

    这时,一个诸侯忽然出列,向着西周侯拜下:“吕伯愿拜西周侯为盟主,共同出兵,讨伐暴商!”

    “吕国国君请起!”

    西周侯连忙双手将吕伯扶起,和颜悦色地道:“伯深明大义,吾心甚慰!还请入座休息,稍后我们一同誓师!”

    ‘该死……这分明是西周侯找的暗间……’

    区区一个吕国,战车不满三百,兵员不过五千,完全就是一个凑数的。

    诸侯一下回过味来,这明显就是西周侯找的托儿。

    可惜明知如此,不少诸侯仍旧不得不借坡下驴,向着西周侯拜下:‘唯!’

    “哈哈……”

    西周侯仰天大笑:“还请诸位稍后与本侯一同誓师起兵,将兵符交给亲随,本侯自会派遣兵士,与他们一同回国,必保安全无虞的。”

    诸侯一个颤抖,知道这是被西周侯强行扣押为人质了。

    此时,最外面的一个黑瘦诸侯忽然一言不发,仗剑向外围冲去。

    “是齐国之伯!”

    一个惊呼传来。

    诸侯侧目,只见这齐伯身形敏捷,周围又有死士守护,居然被他一路冲出包围,所向披靡。

    ‘传闻齐伯曾经跟剑圣学剑,被曹秋赞为传人,果然大有风范……’

    一时间,场内微微骚动。

    西周侯面无表情地望着这幕,却是无悲无喜。

    “啾啾!”

    就在齐伯一行即将突围的同时,九天之上,忽然传来一声穿空破云的清鸣。

    一道紫光扑落,拖着长长的焰尾,分化五行之色。

    疏忽间,一只利爪伸出,飞快抓下。

    齐伯惨叫一声,直接被按入地底,血肉成泥。

    “这是……凤?”

    诸侯看着齐伯身死,一起噤声。

    “不错……我西周得天命,乃是未来的王者,更有紫凤守护,天下有谁能敌?”

    西周侯大笑:“诸位觉得如何?”

    “参见盟主!”

    诸侯望着高大的五行紫凤,不由神为之夺,向着西周侯拜下。

    “好!但我们诸国联盟中,不需要细作!”

    西周侯随手指了三人,声色俱厉:“邹、渭、渠……你们三位国君一向亲近商朝,还是商朝特意布置在西方诸侯国中的细作,对否?”

    “鲤,你血口喷人!”

    这三国都是小国,国君只有‘子’的封号,闻言不由破口大骂。

    “你们忘了,本侯能演算易道,这等事又怎么能隐瞒得了呢?”

    西周侯面色不变,吩咐着:“拖下去,杀了!”

    “诺!”

    顿时,一群甲士上前,将三国的国君与其亲随拖出去,没有多久,几声惨叫传来,士卒过来呈献首级。

    看到原本谈笑言欢的同伴变成血淋淋的头颅,不少诸侯面色惨白,直欲干呕。

    “西周伐商,乃是为了替天行道,绝非攻伐谋国的不义之战,齐国有一千乘,邹、渭、渠加起来也有一千,这些土地,你们分了,西周丝毫不取!”

    西周侯看到威服众人,不由面色放缓道。

    “此言当真?”

    听到这个可以开疆拓土的机会,几个诸侯又是眼睛一亮。

    “当然,等我们会盟之后,可以铸鼎为誓!”

    西周侯一口答应下来。

    这点点利益,自然不放在他的眼里,西周真正想要做的,还是持刀分肉之人!

    毕竟,此时的天下,理论上只有商王才有分封诸侯,厘定疆界的权力!

    “唯!”

    此时聚集而来的诸侯,有的畏惧于西周之军,有的敬畏于天命,更有的贪婪邻国的土地与人口,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是纷纷答应下来。

    “哈哈……来人!摆坛祭天!盟誓之后,我等共伐暴商!”

    西周侯大喜,与诸侯来到早已准备好的天台,献上三牲祭品,又亲执牛耳,割血入酒,诸侯共饮之。

    在这时,执牛耳者,是为盟主。

    “拜见盟主!”

    诸侯饮了血酒,纷纷下拜。

    “善!”

    西周侯高举长剑:“立即征发国人,誓师伐商,此时商朝大军南征,商邑空虚,必直扑而下,一战而定!”

    “诺!”

    诸侯纷纷点头,这次之所以这么快屈服,大商实力空虚,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就在这时,天坛之上,云层显化,呈灵芝状,色成五彩,乃是祥瑞之兆,顿时引得人人敬畏,而西周侯大喜,更是坚定立即发动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