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东夷之战,天命眷顾还不怎么明显。

    甚至,按照方元记忆里的大势,商朝还能绽放出无与伦比的辉煌,获得胜利,这可以说是最后的余辉与气数了。

    而到了真正周伐商的时候,那便是大厦将倾,无法挽回。

    原本,按照方元与兵主蚩的想法,就是在东夷之战时,趁着天命还未彻底倾斜之际,削减对方的实力,最好女娲亲自下场,逆势而为,他们豁出去也会在这里重创女娲,增加将来的变数。

    但这次,女娲地主神只是之前略微出手,试探了下天意之后,便再无丝毫举动,令方元与兵主蚩都有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与此同时,心里也是大凜。

    懂得克制的敌人,才最为可怕!

    此时优势环境之下,女娲未曾出手,他们就得面对周商之战时期,巅峰状态的女娲!

    “当然……也不一定非要如此,无论何种情况,我们都应该是坐视者,坐看凡人间的力量争夺,符合大势,不到最后关头不出手,甚至到了最后关头,也不一定非要自己出手……”

    方元默默思索着,却是对于这种争斗,略微有了一些明悟。

    “神祗的斗争,是凡人间斗争的延续……此时,我就应该立即催促王子盘回师,以尽量争取气数,偏转天命!”

    在他布局以来,虽然大势未变,但诸多细微之处,却是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比如,这次东夷之战,不仅成果辉煌,并且商军还未曾有多少折损。

    如果这一大批精锐力量能立即班师,加入到后来的商周之战中,那结局如何,还当真难以预料。

    想到这里,方元不由将目光转向战场。

    ……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草原上,残兵与尸骸密布。

    大商将士们兴奋呼喝着,将自己抢掠到的俘虏用草绳串成一圈。

    这些都是奴隶,他们的战功与私人财产!

    原本的商朝军营之内,更是歌舞升平,大量的酒肉被端上案桌,王子盘与卿大夫们共饮,酣畅淋漓。

    忽然间,盖聂上前,向王子盘祝酒,同时在他耳边低语:“盘王子,按照我老师的传言,西周国已经成为心腹之患,出兵伐商,若您不立即回去,立即就会有着大祸!”

    “什么?”

    王子盘浑身一个激灵,仿佛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

    “诸位!”

    他‘啪’得一声,放下酒爵,看着下方的卿大夫们:“我意……立即收兵回归!”

    “什么?”

    这个宣告顿时如同旱地惊雷,令整个营帐一下安静下来。

    “请恕吾等失礼!”

    最终,一个卿皱着眉头:“王子为何出此言?”

    “我受到线报,西周国意图不轨,已经出兵攻商!”

    王子盘一咬牙,将这个消息说了出来。

    “不可能!”

    “商邑军报之中断无此言!”

    诸多卿大夫纷纷出口:“若只是盖聂此人的一面之词,那也太难以令人相信了!”

    王子盘望着这一幕,只觉得青筋暴起。

    他当然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不情愿立即班师。

    毕竟,这个战场,还有后面的城邑,以及看管奴隶,都是大有油水的事情。

    哪怕他是统领的方伯,要整个大军放弃一切,急行军回商朝,恐怕下面的兵卒也不会听命,而是立即跳反!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盖聂的传言警告之后,王子盘就觉得眼皮直跳,一种敏锐的直觉,令他立即就相信了盖聂的说辞。

    ‘可恶……一群蠢蠕!岂不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商邑出事,尔等就算获得再多的金玉与奴隶又有何用?’

    王子盘气得三尸神暴跳,但却不能与这些权贵翻脸。

    若是方元在此,必定立即就会明白,是天命大势开始起效了。

    东夷之战,是大商最后的余辉,此战之后,原本的天命立即转移。

    表现在这些权贵身上,则是五蕴皆迷,使人迷醉,做出诸多利欲熏心的决定。

    “既然是王子所命,吾等自当尊崇!”

    这时,一个大夫怒拍着桌案:“尔等如此推三阻四,是想作反么?”

    诸人一看,乃是大夫廉,在他背后,恶持着长戟,虎视眈眈,顿时沉默不语。

    这个廉虽然只是上大夫,但立功甚多,回去之后必然可以晋升卿族,与国同休,并且,其子更是勇冠三军,此次阵斩东夷王,乃是首功!

    有着他出面,原本贪婪的情绪略微冷静下来,诸人又感觉有些奇异。

    此时,在财富与可能的危险之间,就有些取舍不定。

    “这样吧!”

    经过着短暂的对峙,也足够王子盘将一切考虑清楚。

    他想了想,抛出了一个决定:“我只带五万人班师,剩下的人马,就留在此地,看守俘虏,收复失地,但不能攻入东夷,如何?”

    这次东夷大军溃败,实际上,就是杀入东夷境内,也必势如破竹。

    但王子盘为求稳妥,自然不愿如此。

    “怎么样?有谁愿意跟我一同回商邑?”

    王子盘面色变冷,俯瞰而下,身为王子的威严散发出来,顿时令之前聒噪的卿大夫们低垂下头。

    “吾愿往!”

    大夫廉第一个站起,旋即是恶,还有几个原本的王子一派。

    见到这一幕,几个将领也有些迟疑:“那我们的战功与俘虏……”

    “放心,这些会直接记录在案,一样都不会少!”

    王子盘一挥手:“以吾之名作保!”

    “既如此,我等愿意听从王子吩咐!”

    几人不再迟疑,直接拜下。

    “我等甘为王子犬马!”

    这时候,又有一个大夫跳出来,阿谀之词不断,而王子盘越听越不对味:‘他们……这是将我当成准备以兵劝进的乱臣贼子么?真是……’

    不过不得不说,任何领兵在外的大将忽然带着大军回返,若是不出大事,才真正奇怪。

    一念至此,王子盘心里一个念头浮现,化为寒意,笼罩全身:“若这次……只是惊弓之鸟,商邑无恙……那我……”

    很显然,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带兵的王子无异于政治自杀,绝对会被商王圈禁起来,再也无缘王位!

    一时间,就连王子盘都开始迟疑。

    ‘这就是天命的反噬么?果然浓烈!’

    方元来到军营上空,看到的就是这幕,不由叹息一声:“兵主蚩……这次就看你的了。”

    兵主蚩并未说话,一道赤红色的光芒却是降落而下,殷红如血。

    “切记你的承诺!”

    祂望了方元一眼,身形渐渐变淡,显然之前的消耗十分巨大。

    “放心!”

    方元点点头。

    所谓的承诺,自然是让恶的后代坐上天下人的位置。

    实际上,在原本的历史中,即使玄鸟之嗣能够重新夺回天下,但秦国的君主,却是恶来兄弟的后代,并非他的直系。

    但兵主蚩既然想让巫族掌握天下,自然得支持恶上位,这就必须逆转原本的命运,自然而然被绑上了方元的战车。

    此时,军营内的王子盘却是浑身一震。

    ‘若是此事为真,我回去救驾,乃是建立不世奇功,哪怕为假,我携大胜之威,为什么不能趁机逼宫呢?父王在位,民怨沸腾,若换成我来,必休养生息,巩固大商天下!’

    一个念头,宛若火焰一般,在王子盘心里熊熊燃烧着。

    当然,这个是最深沉的隐秘,谁都不能说。

    他当机立断地一挥手,做下了决定:“既如此,你们清点出五万精锐,明日一早,随我班师!”

    ……

    “成了!”

    方元见着这幕,点点头,落在了一处密林中。

    在一株枯木之下,两只银狐却没有如往常一般嬉戏,而是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

    “大白小白,出了何事?”

    方元只是瞥了一眼,顿时就问着。

    “大哥哥……”

    一大一小两只狐狸跟方元混熟之后,发现这个人类跟之前的人不一样,倒是培养出了一些感情。

    此时趴伏在地上,两个穿着素白衣衫的少**神就浮现出来:“我们接到妖族传讯,要我们妖族尽力协助西周,获取功德,这是女娲娘娘的圣旨!”

    “妖族么?”

    方元点点头,知道女娲乃是百灵始祖,一言号令天下妖族,也是正常。

    虽然经过夏朝的大战,曾经的大妖还剩下几头不清楚,但随便出来一头,都足以翻天覆地。

    “此世妖族,似乎善于弄水……夏朝时代,就经常引起各地水患……不得不说,这当中又有一个有趣的联想呢。”

    方元望着商邑的方向,神情有些古怪。

    记得前世牧野之战有着记录:“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又云:“武王牧野,实抚天下。”

    这一战打得十分惨烈,甚至有着成语——流血漂杵!

    杵,乃是战车上的兵器,哪怕是木制,要想浮起来,那也要血流成大河一般,简直是扯淡!

    但如果将这一幕转换一下呢?

    “有着妖族助阵,西周必发洪水,血液染红长河,浮起木头棒子就有可能了……”

    方元瞬间把握住了几丝大势与脉络:“因此,西周会用水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