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商邑,王宫之内。

    富丽堂皇的宫殿连绵,隐约还可以听见钟鸣鼓乐之声,那是商王帝辛在享用歌舞与美人。

    大商祖庙所在。

    担任大巫祝的老头看着手上烧裂的龟壳,却是猛然惊起:“有凶险来犯,不行,我必须速速禀报大王!”

    他走得飞快,丝毫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来到宫殿之前。

    “且慢!”

    在大门处,两个大夫模样的贵族伸手横拦:“大王正在享乐,莫要打扰!”

    “滚开!”

    见到这两个弄臣,大巫祝更是怒从心起,伸手一推,两个大夫顿时滚在一边。

    “大王,祖庙巫祝求见!”

    大巫祝冲进宫殿,就见两边乐师鼓瑟吹箫,中间又有衣着暴露的各族舞女翩跹起伏,动作柔媚。

    而他的到来,却将这一副风光迤逦的画面彻底打破。

    “原来是大巫来了……”商王放下酒杯,脊背不由一挺,对于这个掌握自己家庙,甚至能借着祖宗意志之口训斥自己的祭司,他是既重视,又有些不喜,特别是上次对方阻挠他御驾亲征的计划之后,更是如此。皱着眉头问道:“不知大巫前来,所为何事啊?”

    “大王……祸事了!”

    大巫行礼,旋即呈上龟壳:“老朽烧龟壳问大商前程,上面裂出凶纹,代表着西北有灾祸到来,将会灭亡大商的社稷,令历代先王再也享受不到祭祀与血食!”

    “什么?”

    商王顿时大怒:“怎么可能?我大商乃玄鸟之嗣,天降大运,有战车万乘,谁能灭我?”

    “大王息怒!大王息怒!”

    之前被大巫祝推开的两个弄臣连滚带爬地进来,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告状:“大巫无礼,口出狂言,大王莫要生气!”

    “滚开!”

    这种火上浇油的举动,令帝辛猛地怒吼,推开了怀内的女子,将桌上的酒爵与托盘一扫而空。

    噼里啪啦!

    诸多器皿落在地上,发出脆响。

    女子与乐师战战兢兢地跪伏下去,连一个字也不敢说。

    “大巫祝……既然你说大商有凶,祸在西北,那到底是何人?”帝辛虎一般的目光直视下来:“若真有这乱臣贼子,寡人亲自去取了他的首级,若你占卜有误,寡人就将你烧了!”

    “晚矣!晚矣!”

    大巫祝却是嚎啕大哭:“祸在西周,凶星已至牧野,我商邑难逃此劫!”

    “牧野?!”

    帝辛一惊,旋即还是有些不信:“哈哈……牧野离商邑甚近,为何没有听到奏报?大巫祝,你未免太过危言耸听了。”

    就在这时,一个武士忽然快步进来,跪伏而下:“启禀王上,西北方向传来紧急军情,西周侯鲤会盟诸侯,领大军十万,誓言伐商,已经兵至牧野!”

    “什么?”

    帝辛眼前一黑,几乎摇摇欲坠,眼前似乎浮现出那个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的老人,根本想不到对方敢如此做。

    “鲤……你好啊!”

    他面色狰狞:“来人……立即将公子午拿下,千刀万剐!”

    “大王……公子午早已不知去向!”

    勇士硬着头皮回答。

    “大王……你还不明白么?你沉迷于享乐,身边的都是类似蜚仲、昆果这样的谄媚小人,他们只会将你喜欢听的事告诉你,而隐藏其它的坏消息,甚至还收受外人的贿赂,为公子午的逃脱制造便利!”

    大巫祝望着两个大夫,声音宛若寒冰。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这两个大夫早已吓呆了,匍匐着爬到帝辛面前,抓着他的衣衫下摆,不停求饶。

    但这时,商王显然不会再留情。

    “啊啊……”

    帝辛猛地咆哮着,飞出两脚,将这两个大夫踢到墙壁上,又拔出佩剑,一剑一个,将他们杀了,向着大巫祝深深一礼:“多谢大巫点醒寡人,辛悔不当初!”

    大巫祝深深望着这个商王。作为宫中的老人,他自然知晓,帝辛少年时勇猛无比,并且谦虚纳谏,乃是难得一见的明君。

    但中年之后,沉迷于享乐,渐渐宠信奸佞,这才朝政败坏。

    此时的帝辛,却是一副痛改前非的模样。

    “敌军既然已至牧野,我等必须迎敌了……”

    大巫深吸口气:“此时城中,还有多少人?”

    “……”

    帝辛沉默良久,声音中带着苦涩:“王儿出征,已经将最精锐的天子六师全部带走,还有大部分精壮国人……要是现在再征发,便只有老人、少年,以及奴隶了……”

    “商邑之内,武备充足,足以武装二十万大军!”

    大巫祝以平静的声音道:“王上还不速速征发国人,并且急召王子盘回归么?”

    “正该如此!”

    帝辛连连点头,旋即望着大巫祝:“不若大巫祝亲自为信使,如何?”

    实际上,他们都清楚,商朝的南征大军正在与东夷交战,除非立即大胜并且返回,否则根本远水不救近火。

    大邑商,实际已经没有真正的精锐兵力了!因此必败!

    但帝辛明显想让大巫祝活下去,去辅佐自己的子嗣,因此才有信使之言。

    “我已经老了……”大巫祝摇摇头:“我的弟子会好好辅佐王子盘的。”

    却是决意与商邑共存亡!

    “哈哈……大巫祝不愧是大巫祝,寡人以前实在是太过怠慢你了!”

    帝辛眸子里有着觉悟的光芒,扶正了自己的王者冠冕,亲自敲打着王宫中的巨大铜钟,开始征召国人。

    “诸位……”

    他望着赶来的各个士大夫卿,眸子中宛若有着火焰:“西周国起兵伐我,已经至于牧野……我等唯有决死一战!寡人旨意,解放所有奴隶,编入军伍之中,开放王宫武库,与那老贼决一死战!”

    “诺!”

    此时的商朝贵族们还未曾被美酒与女色彻底腐化,闻言立即开始行动,穿上了各色盔甲,拿着武器,带领各自的奴隶前来汇合。

    没有多久,竟然汇聚了十几万人。

    “好!”

    见到这一幕,帝辛大喜:“随我出城迎敌!”

    虽然都是奴隶与老弱病残,但粗粗武装起来,看着竟然也颇有几分声势,令帝辛的内心又活泛了起来。

    说不定,他还有打退敌人,苟延残喘的机会。

    “大王……不若依城而守啊!”大巫祝劝了一句。

    “守?”

    帝辛有些意动,旋即摇摇头:“寡人怎能如此示弱?”

    大巫祝见到这幕,却是心里深深叹息,知道略微有点底气之后,这位大王又故态复萌了。

    只是,当他准备再劝之时,一种冰凉的感触立即蔓延全身,眼前仿佛看到了一抹五色光彩。

    ‘这是……何等的力量啊?’

    大巫祝在心里震惊这力量的浩瀚与强大,令他连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帝辛已经带领着军队,浩浩荡荡地开出了城池,杀向牧野而去。

    “这是……天命的力量!”

    等到大军出了城之后,禁锢的力量才消去,大巫祝老泪纵横:“果然……天命已经转移了么?”

    他忽然明白过来,不论是之前的祖先显灵示警,还是之前占卜获得结果太晚,甚至就是刚才的缄默,实际上只能说明一件事。

    大商的天命,已经消失不见!

    天地时势,这次站在了敌人那边!

    当初的商族,能从小小一个部落发展到如今的天下共主,就是因为有着时运!而此时,失去了这运道之后,又会迎来怎样的未来呢?

    “天命!天命!”

    大巫祝面色几变,却又飞快跟在了大商后面。

    君王死社稷!

    既然帝辛都做出了选择,他自然也不会逃避!

    若是方元在此,就能见到一只残破的玄鸟,乃是商邑中仅剩的余气,努力振奋着翅膀,向北方扑去……

    ……

    牧野。

    诸侯联军,气势浩荡。

    西周侯穿着五色石甲,腰悬长剑,意气风发。

    “父侯!”

    这时,公子午到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王子盘已击败东夷,五万大军急速回返!”

    “探马何在?”

    西周侯望了周围,心怀鬼胎的各路诸侯一眼,以极低的声音问着。

    “俱都被孩儿拦截下来,压入本营!”

    “立即杀了!”

    西周侯压低声音,里面却是带着深刻的寒意。

    毕竟,在即将与大商决战的时刻,要是听到这个消息,难免会动摇军心。

    他可是深切知晓自己联军的水份,虽然号称十万,但其中五万都是乌合之众,号令不通,打打顺风仗还行,一旦处于逆境,恐怕会立即崩溃!

    “诺!”

    公子午退下。

    几个诸侯眼睛望过来,都是带着探究之色。

    “哈哈……我儿带来线报,商王发动城中武士与奴隶,准备做那困兽之斗!”

    西周侯故意将之前得到的情报说了出来:“摆开大阵,准备迎战商军!你等放心,本侯已经占卜过,只要在此地与大商交手,绝对有胜无败!”

    哪怕恩威并施,但这些诸侯国跪大商跪习惯了,能出多少力,可实在不好说的。

    不过西周侯有着自信,只要在这一役中打垮大商,这些墙头草别无选择,只能奉自己为新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