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牧野洋洋。

    西周联军组成方阵,以西周国武士为主体,最前面的,赫然是数千乘战车。

    这些乃是诸侯征伐时的利器,根据线报,大商的战车却大部分被王子盘带走,用来征伐东夷。

    其它诸侯见到这一幕,也是信心大增。

    但当见到大商军队的时候,他们又是面色一变。

    哗啦啦!

    玄鸟的旗帜高展,在地平线上,蓦然浮现出一道黑线,宛若潮水一般涌来,都是衣色尚黑的商朝军队,看数目,岂止十万?

    咚咚!

    战鼓轰鸣,宛若雷霆,前面的阵列立即骚动起来。

    “大商到了此时,终究还有余气……光看帝辛能轻松将十万国人与奴隶武装起来,便可见一斑!”

    一处高高的山丘之上,西周侯望着这幕,先是一叹,旋即就哈哈大笑起来。

    “父侯为何发笑?”

    公子午望着密集的商军之阵,手心有些发汗。

    “我笑商朝虽有余气,却摊上了这样一个商王,岂非天要灭之?”西周侯笑声不停:“国人可用,若这帝辛誓死守城,或许还能与我们周旋一二,甚至拖到援军到来,但现在,野外交战,徒是取死之道尔!”

    经过训练的武士,与农夫奴隶终究不同!

    西周侯看得很清楚,那些被武装起来的奴隶虽然盔甲坚固,长戟锋利,但目光中却尽是茫然。

    这种状态,打打顺风仗还行,真要交起手来,恐怕连一盘散沙的诸侯军队都不如。

    “午,你传我将领,西周本军坐镇高地殿后,命令其它诸侯进击!”

    西周侯举起长剑,猛地下了命令。

    “诺!”

    公子午下去传令,没有多久,两边战鼓轰鸣,诸侯联军中,数千辆战车冲阵,宛若一柄锋利的矛头,呼啸着冲向商军。

    看到这一幕,步卒居多的商人中,立即出现一阵骚动。

    “不准退,后退者死!”

    帝辛咆哮着,驾驭战车,勇猛地冲在了第一个:“玄鸟的子民们,跟我冲!”

    在他身后,大巫祝赶到,忽然割裂自己的手腕,以血洒地:“勇士啊,我祝福你们!商朝的余气将与你们同在!”

    伴随着咒文与祈诵声,商朝大军忽然觉得心中充满了勇气,就连原本最为怯懦的奴隶,也嗷嗷叫着,向战车发起了冲锋。

    而大巫祝的躯体,也是飞速开始老化,几乎是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保持着祈祷的姿态,气息断绝。

    哪怕他是商朝大巫祝,施展的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暗示术,但用到这种等级的战场上,所带来的负担也是令他立即死亡。

    并且,这种暗示术也并非一定会起效,最关键的,还是商人们本来就有战意,帝辛又身先士卒,鼓舞士气。

    若没有这些铺垫,哪怕大巫祝将自己献祭了,也没有这种效果。

    哗啦啦!

    车轮滚滚,两支洪流凶猛地撞击在一起。

    “死!”

    帝辛怒吼着,手上金戈挥舞,前面的敌人顿时身首分离。

    看到他所向披靡,商军咆哮着,同样杀向车阵,甚至步兵为主的大军,渐渐压制住车队,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夫战,勇气也!”

    此时,方元站在云端,默默看着这幕,也是大商最后余气的退场。

    无论如何,商王必死!

    这是大势达成的前提,连他也无法阻止。

    ‘要逆转大势,宛若泄洪,直接阻拦抗力太大,必须层层分泄,弱其力道,最后一击扭转乾坤!’

    方元眼中金光爆闪,仿佛已经穿过了重重的迷雾,见到了命运之后的真相。

    “父侯!”

    望着这一幕,哪怕公子午,都是眼前发黑,手脚冰凉。

    “无妨!”

    西周侯望着地形,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大商无道,鲤请天谴之!”

    “天谴?”公子午怔怔望着父亲,几乎以为他魔怔了。

    轰隆隆!

    但下一刹那,奔雷般的闷响从战场边缘传出,宛若万马奔腾。

    哗啦啦!

    一道浑浊的水流,浩浩汤汤,铺天盖地而来。

    正砍翻一个诸侯大将的帝辛抬起头,望着这幕,却是整个人都懵了。

    下一刹那,滚滚洪流毫无阻碍地碾过了大商与诸侯联军,激起惨叫连连,哪怕最英武的勇士,在这天地之威下,也只能簌簌发抖。

    原本占据优势的大商军队,立即被冲得七零八落。

    即使是商王帝辛,也只能在亲随的誓死保卫之下,仅以身免。

    在他身后,早有准备,依靠地形躲过洪水的西周本阵大军,却是准备了竹筏、木筏,开始沿着水路进军,痛打落水狗。

    “天要亡我!”

    帝辛见着这幕,直接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被一干残兵败将簇拥着,撤入商邑。

    “啧啧……果然人妖勾结!”

    方元在半空中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在洪水方向,五行紫凤率领一干大妖,直接发动水脉,才有这水淹七军的壮观场景。

    “杀进商邑,活捉帝辛!”

    西周侯望着这幕,脸上有着一抹酡红,蓦然拔剑令着。

    “杀进商邑,活捉帝辛!”

    “杀进商邑,活捉帝辛!”

    西周大军士气大振,向商邑冲去。

    公子午混在其中,却是感觉心房如同冬日大雪一般冰冷:‘水淹七军,不仅有大商军队,之前的诸侯联军,也是诱饵……甚至,父侯故意牺牲他们,来削弱各诸侯的实力,保证日后主干强于各枝……’

    携着大胜之威,洪水之攻,西周军队几乎毫无阻碍地杀入商邑,旋即直扑王宫。

    只可惜,他们晚了一步。

    一束浓烈的黑烟,自王宫中冉冉升起,赫然是商王帝辛见走投无路,悍然举火自焚!

    而古代的军队,军纪自然无法与现代相比。

    哪怕是号称义军、王师之流,所过之处,同样也有劫掠等事。

    没有多久,富庶的商邑中,立即处处烽烟,宛若变成了人间炼狱。

    “午!”

    进入商邑的西周侯见着这幕,眉头一皱:“立即约束军士,暴商残部未灭,怎能如此懈怠?”

    言下之意,哪怕是要劫掠,也得有着规矩与纪律。

    “诺!”

    公子午拜倒在地。

    “还有……将帝辛的尸体找出来,即使找不到,也要弄一具焦尸代替,寡人要斩了他的首级祭天,以示天命交替!”

    西周侯语气有了微妙的变化。

    “唉……”

    方元默默望着这幕。

    只见在浓烟当中,原本守护商邑的残破玄鸟,终于彻底坠落,化为青烟。

    “天命……”

    方元闭上了眼睛。

    哪怕早已割舍了关系,此时同样还是有些怅然若失。

    ……

    商邑之南。

    “父王……商邑!”

    五万大军开到,王子盘望着这一幕,简直是目眦欲裂。

    班师途中,听到西周消息,他已经加速行军,却料不到,还是来迟一步。

    “殿下!此时还未晚,请速速反攻!”

    盖聂在旁边提醒:“还有……西周大军有妖凤之助,除了老师,无人可以匹敌!”

    “孤知道了!”

    王子盘擦擦眼泪,他终究非常人,立即命人摆上香案,点燃之前方元赐予的线香:“盘恳请先生出手,但有所求,无有不允!”

    旋即,也不管方元答复与否,望着商城,眼珠血红:“杀进商邑!复仇!复仇!”

    “杀!”

    他麾下的五万精锐,大多都是商邑之民,大商铁杆,见到老家被焚,都是目眦欲裂:“冲锋!”

    咚咚!

    战鼓轰鸣,声势惊天动地。

    公子午心里一沉,登高远望,立即冷汗淋漓:“是王子盘的南征大军……居然这么快就到来了!速速准备迎敌!”

    可惜,他的命令似乎传得太迟了一点。

    西周军队连番作战,大耗体力,此时又入城大掠,早已分散而开。

    而在古代,这种情况之下,哪怕孙武复生,也只能干瞪眼。

    “杀!杀杀!”

    很快,商朝南征之军就冲入商邑,向西周大军发起了冲锋。

    相比于西周人而言,他们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街一房,更有着本地父老乡亲的支持,立即势如破竹。

    “父侯!守不住了,速速撤出城外吧!”

    公子午狼狈逃回,就见到西周侯握着战车栏杆的手背,已经是抓得发白。

    “不可能……明明天意在周,为何会如此……”

    西周侯喃喃着,牙齿紧咬,流出了血液。

    “速走,迟则不及!”

    公子午亲自断后,带着之前还趾高气昂的大军,狼狈撤出商邑。

    此时,在残破的城墙之上,一面黑色的玄鸟旗被重新竖立,传来商人的欢呼。

    “好!”

    方元见着这幕,顿时大赞。

    帝辛之死,实际上也是他坐视天命的结果。

    必须以这个王者的逝去,作为与之前一系列罪孽的分割。

    大势不可逆,却可以小节改之。

    帝辛之死,代表西周天命到达了巅峰,人满则亏,水满则溢,巅峰过后,自然便只有衰落了。

    趁着这个机会,王子盘以精锐之师,占据主场优势,地利人和皆在其手,若还是失败,那方元也只有扭头就走。

    “我赌赢了……天命对世界的影响,贵在潜移默化,不至于直接显现!”

    方元抬头,只见一只崭新的黑色玄鸟,在烈焰中浴火重生,蓦然发出了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