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方元……”

    神宫之内,女娲地主神默默俯视着人间发生的一幕幕,略起沉吟:“成周有天命,我能感觉得到,哪怕在攻破商邑,帝辛自焚之后,便走入下坡,但也足以令成周威服诸侯,得各国大地之气补充,享八百年气数!”

    作为主神,她十分清楚,天命有常!

    天地无私,哪怕再怎么偏爱,也不可能给予某一家一姓镇压天下八百年的气数!实际上,也给不起。

    不论是之前的巫、曾经的商、还是现在的西周,给的所谓‘天命气数’,完全可以称为第一桶金,让其能够飞快崛起,统治天下,得地气人气增补,这才形成了绵延的国运,完全靠天命支撑的国度,根本就是个笑话!

    类比而言,就好比一家公司,天命所给的只是开业的本金,但后来能持续多久,盈利如何,完全看自己的经营了。

    曾经的巫族,就是一家哪怕有着注资,照样被同行挤兑破产的例子。

    而商就做得不错,崛起之时,恰逢夏族衰落,又通过一系列大战获得天下共主的地位,被尊为王者,抽取天下气运支持,方有五百年国祚。

    此时,又轮到了西周。

    若没有外人插手,那在击败大邑商之后,就可以彻底威服天下诸侯,称臣纳贡,搜刮天下以奉养己身,延长国运。

    但现在,就有些危险了。

    实际上,如果真的天命消耗完毕,女娲大可收手不管。

    但就是因为余泽还在,却是脱身不得。

    当然,其中的分寸,就很微妙了。

    ‘如果西周原本的天命还在,有外来之力守护帝辛,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他打落……但此时,却是似乎不必如此撕破脸皮!’

    女娲地主神思索着,忽然有些悚然而惊:“甚至……他的敌人,还是那个曾经的古辰,也算给我带来了便利,莫非……这一切,都是他所计划好的么?”

    若是如此,才真正可怕。

    代表着对方不仅谋略深刻,并且对于世界运转,乃至天命大势,都有着极为透彻的理解。

    “最关键的是……与可以任意拿捏的古辰不同,此人的本体,并未在这个世界,哪怕将其击杀,真灵也有很大可能逃脱,造成未来的隐患……”

    这林林种种的因素,就是曾经的小节,现在经过累积与营造,成为了新的大势,令女娲地主神这个圣人都无法轻易下决心。

    “饶是如此,终须做过一场!”

    但女娲毕竟是主神,念头坚定,一扬手,五彩的光芒便蔓延天幕,遮蔽日月。

    叮叮当当!

    节节败退的西周大军,顿时每个人的身上都沾染了一层五彩光芒,宛若皮甲,连体力都在飞快恢复。

    “这是女娲娘娘来了!”

    西周侯与公子午大喜:“给我杀!反杀回去!”

    “唉……”

    见此,方元却是叹息一声,知道自己的层层削弱之计虽然有效,但并不能成为对方出手的阻碍。

    ‘实际上……在我原本的计划当中,女娲也是必然出手的,这已经好很多了!’

    他一挥手,剑气落下,在地面上形成了深深的沟壑,阻止原本西周军队的反击。

    “女娲娘娘,可请一见?”

    光芒一闪,在血红色的烈焰中,兵主蚩也站在方元的旁边,凌空虚立,望着重重的五彩霞光。

    嗡!

    光华一闪,凤鬓宫裳,仪态万千的女娲地主神就浮现出来。

    “见过娘娘!”

    毕竟是一尊圣人,怀着对力量的敬畏之心,方元与兵主蚩率先行礼。

    “君何至于此?”女娲还礼,以清灵而似不带一丝杂质的声音问着。

    “商与西周相争,本是天意,此时就让人道自决,我等绝不插手,如何?”方元笑了笑,到了这个地步,反正西周是无论如何都灭不了商了,甚至还有很大的可能落败,女娲会答应才怪。

    “不可!”果然,方元的提议刚刚出口,就被女娲皱着眉头否决。

    “既是如此,我再退一步!”

    方元也看出来了,即使是女娲这样的大神,也不愿意直接涉入人间兵戈——毕竟是血气怨气最浓重的所在!

    他想了想,旋即道:“娘娘与我,还有兵主蚩都不插手,我有一阵,若是西周军队能破,那灭商也并无不可!若西周破不得,便是天意如此了!其后便任凭人道演化!”

    “既如此……善!”

    女娲妙目一转,直接答应下来。

    见到这一幕,兵主蚩不由暗中松了一口长气。

    若真的与女娲地主神面对面冲突,他们两人能保命都算不错,此时能以赌约的方式解决,当真大善。

    当然,这实际上都是方元从之前就开始未雨绸缪,累积微小,而形成的真正大势!

    毕竟,哪怕他恢复巅峰实力,法武兼修,俱为大能,对上一尊圣人,也是凶多吉少。

    当下,方元与女娲便各归本阵。

    “先生……”

    王子盘惴惴不安地上前,哪怕已经占据优势,但想到要与女娲地主神交战,仍旧不由双手发软。

    “勿慌!”方元摆摆手,将与女娲的赌约说了:“你且下去,将黑冢、盖聂、恶、廉四人叫来!”

    “有先生在,我大商无恙矣!”

    王子盘略微平复下心里的不安,恭敬地说着,又连忙命人将这四人找来。

    “拜见先生(老师)!”

    看着下面恭敬肃立的四人,方元的脸色有些奇异,以低沉的声音开口:“我有一阵,名为‘混沌’!以四柄神剑为阵眼,一旦布置而下,非圣人不可破!”

    “若有此阵,那可保万全!”廉与恶都是兴奋说着。

    “嗯,你们四人有着命格气运,可做各个阵眼的掌剑人!”

    方元伸手一招,地火风水四柄神剑浮现,光华灼灼:“廉,你执掌风剑,恶,你拿地剑……还有黑冢、盖聂,这水火二剑,还是交给你们!”

    当下将四柄剑器分发。

    “诺!”

    四人肃穆拜下,但神情各有不同。

    特别是盖聂,望着手上这柄之前蓦然消失,又重新回来的水剑,不由想起了曹秋之言:‘外来之物,果不可信,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走到剑道之巅呢?’

    殊不知这一幕,尽数落入方元之眼,不由摇头。

    此时两边大军退避三舍,让出一大块空地。

    得到方元面授机宜的四人顿时上前,开始布置阵法。

    咻咻!

    顷刻间,一个煞气凛然的剑阵就浮现出来,当中四色光华连闪,演化青气,果然非同小可,连天空中的云彩都被直接刺散。

    “好威风!好煞气!”

    连兵主蚩后退一步,都是面色变化:“此阵……足堪称为太古第一凶阵了!”

    “娘娘啊!”

    这混沌剑阵一摆出来,岂止兵主蚩,西周侯与公子午更是被吓到了,长跪在女娲祥云之前不起。

    “你等且安心,我虽不会亲自出手,却仍可助你们一臂之力!此阵以地火风水为基,发作时可重炼混沌,要想破之,必须从四门同时而入,直取掌剑之人!”

    “娘娘……我们西周国小民贫,实在没有多少奇人异士啊!”

    公子午满脸犯愁地道。

    “你等且宽心!”

    女娲眼睛在方元派出的四名掌剑人身上看了看,心里默道:‘果然是应劫之人,今日必得灰灰两个!’

    当即说着:“四名闯阵者,西周侯得我剑甲,可为其一,我再召唤两头大妖来,至于最后的压阵之人……”

    她一挥玉手,五色光华蔓延天空。

    西周天柱浮现,当中一头五行紫凤引吭长鸣,飞了下来,口吐人言:“多谢女娲娘娘搭救!”

    ‘又是一个灰灰!’

    女娲面色不变:“此次进逼,你为压阵。”

    “诺!”

    哪怕曾经觊觎圣人位置,但此时若不是女娲资助,古辰不仅无法保持真元灵士的位格,甚至都无法化形!

    只能更改计划,牢牢抱紧大腿。

    咚咚!

    没有多久,战鼓擂响,四名破阵之人带领兵士,从剑阵四门进入。

    “啧啧……看来女娲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啊!”

    方元见到了破阵者,却是眸中精光一闪。

    到了此时,他的心态早已转变,视天下苍生为棋子,自己则是执棋者。

    与女娲的赌约说起来严肃,以社稷为赌注,实际上,却是双方都不太在意的结果。

    若是真正在意,早就亲自下场,浴血搏杀了。

    女娲不在意,是因为身为圣人,在本土世界之内,便是无敌!

    方元不在意,却是因为进可攻,退可守,实在不行,大不了舍弃这个世界,等到修为大成之后再来狠狠报复。

    既然两边都互相顾忌,妥协自然就成了主流。

    当然,作为比较弱势的一方,方元还是付出了一点代价,比如……古辰这个巨大的漏洞!

    “若有我主持,混沌剑阵之下,古辰唯有授首,但此时就有些麻烦了……”

    方元看着西周军入阵,又是冷笑一声:“当然……要想彻底消灭此人,也唯有如此!”

    实际上,大商交替与否,跟他有何关系?不过是名义上的始祖,五百年不见,又割裂了玄鸟之气,什么情分都淡薄了。

    他来此世界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击杀古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