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山主回来了!”

    九绝山之上,诸多门人弟子看到方元大发神威,连败魔帅,将魔军驱走,都是不由大声欢呼。

    “罢了!”

    方元降落在地,淡淡一挥手。

    天罗青木大阵散去,现出后面的极阴柳梦眉等人。

    “拜见山主!”

    见到主心骨回归,九绝山众人都是大喜拜下。

    “嗯,你们两人,这次防御之事做得不错,堪称临危不乱,调度有方了……”

    方元看了看极阴与柳梦眉,点点头,又叫出一个黑袍人来:“阿多!”

    “主人!”

    这个魔灵战战兢兢地跪下。

    看到比它更高级的魔帅都轻易败在主人之手,阿多自然不敢再起什么小心思。

    “你这次做得尚算不错……”

    方元举了举手上的封印之卵:“你们魔灵之间,除了吸收生灵情绪之力外,还可以通过互相吞噬来提升,对吧?它赐给你了!”

    “谢主人!”

    阿多大喜结果:“有了此物,我有很大把握晋升魔帅之境!”

    “不是很大,而是绝对!”

    方元冷然道:“修成魔帅之后,将你的传承记忆再对我完全开放一次!若你吞噬不成,反被对方吞了,也是一样!”

    真要出现这种情况,大不了换个仆人。

    不过此时阿多有着自己拉偏架,对付的又是一个已经被封印的魔帅,可以缓缓蚕食,水滴石穿,倒是胜算颇大。

    “诺!”

    阿多身体一颤,却还是接过了封印。

    “突破之后,记得将九绝山附近清理一下,将那些魔帅遗留下来的残兵接收!”

    方元也懒得管这些,自顾自地下了命令。

    说实话,魔灵的生态体系十分有趣,日后有着时间,自然要好好研究一下,但他此时着急着闭关参悟造化之道,对其它事情也就不甚在意了。

    “准备一下,我要闭关!”

    他想到这事,直接就对旁边的柳梦眉吩咐。

    “诺!”

    似是已经熟悉了方元的性格,柳梦眉柔声答应,嘴角又似带着一丝幽怨。

    “还有……在我外出的这段时间,外界可有什么消息么?特别是搜神宫、武盟、天灵会、还有梦师联盟的?”

    方元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下。

    “都没有……恐怕此时大乾世界上最大的事,就是我们九绝山遭到魔灵围攻了!”

    极阴裣衽一礼:“还有……前来投靠的夜家姐妹,已经妥善安置下去。”

    “如此甚好!”

    对于古辰圣人的死讯没被传开,方元也有些理解了。

    毕竟此时的界盟已经是群龙无首,若再失去一个定海神针一般的顶梁柱,必定就会陷入天下大乱。

    因此,隐瞒死讯,也是很重要的。

    当然,他们或许也不以为古辰是真的死了,毕竟只是一次彻底的梦游而已。

    ……

    “造化之道……”

    静室之内,厚厚的石门一旦关闭,立即就将外面的喧嚣隔绝。

    方元手一挥,四柄神剑浮现,他默默望着,一脸若有所思之色。

    “虚圣之能,在于虚空造物!”

    “在我的造化剑阵中,二剑便可点化灵性,四剑开启领域,能令剑灵化人!”

    “现如今,就是要研究清楚神剑在真实梦境中得以化形的原理,再充分复制到现实世界中……”

    一个个念头与猜想,在他识海当中浮现。

    而伴随着推演的深入,在他面前的数柄神剑,其上的灵性也是越发浓重起来。

    “生命何物?”

    “世界何创?”

    “这种种疑问,真是越研究越有意思……”

    方元随手一点,火剑轰鸣着,蓦然散开,一道道火焰化作筋骨肌肤与血脉,变成一个人形。

    “还有魔灵的进化,总感觉其中隐藏了不少奥秘。可惜……要想真正认清一个世界,除非真的重开天地,否则又怎么能尽知其大秘呢?”

    魔灵的进化,倒是令他联想到了前世深渊传说中的恶魔之流。

    甚至,比恶魔还要玄异。

    可惜,这必然是心魔界真正的底牌与秘密,要想研究清楚,恐怕还有些不够资格。

    “深渊、恶魔、魔灵……”

    方元沉吟了下,识海之中,一个模糊的念头却是隐约浮现出来。

    轰隆!

    就在这时,外界蓦然传来一阵波动,当中带着万人的啼哭与哀鸣。

    那种浓烈至极的负面情绪汇聚,甚至干扰了梦元力,令其形成了一个漩涡汇聚。

    “哦?”

    方元眼中精光一闪,直接走出了静室,望着变成漏斗的天空,眯了眯眼睛:“在我闭关的时候……阿多终于成功吞噬了那头魔帅,也进阶大能了么?”

    魔灵中的魔帅,已经可以攀比真圣武者与真元灵士,其手段诡秘,犹有过之。

    “山主!”

    外面,柳梦眉与极阴立即得到消息,飞快赶来,柳梦眉更恭敬地准备了铜盆与清水毛巾,宛若小媳妇一般地亲手侍奉。

    “多谢!”

    方元擦了擦手:“我闭关了多久?”

    “自回来那日算起,已有一月!”

    柳梦眉神色复杂,带着一点哀怨。

    “一月时间,突破魔帅,阿多倒也不错了……”

    这等魔灵进阶,跟资质什么的都没有关系,甚至都没有品级,只要积蓄足够,就是自然而然,令方元都有些羡慕。

    呜呜!

    此时,梦元力剧烈波动,宛若长江大河一般,浩浩汤汤地涌入一处虚空。

    在那里,一张惨白的人脸浮现出来,仔细观看的话,就会发现人脸赫然是由一张张惨白的面具组成,每一张都是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我乃千幻假面!执掌情绪之主!”

    终于,在梦元力耗竭之前,惨白人脸一下凝实,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

    这咆哮中带着浓烈的情绪之力,几乎在不知不觉间就要将人的各种阴暗情绪与念头激发出来。

    “主人!”

    然而,在下一刻,之前还牛气轰轰发出宣言的假面,却是降落在地上,化为一个黑色的人形,向着方元拜下。

    “千幻假面?这是你新的能力么?”

    方元望着气息大变的阿多,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

    “正是……此乃我晋升魔帅,得到传承记忆之后才晓得的一个分支……能吸纳人魂,以面具承载各种情绪之力……”

    阿多详细地解释了下:“魔帅们的能力很多,选择不同的道路,未来的发展也会很不一样……这个千幻假面的进阶路线,除了情绪之力控制得很好外,能操纵的魔军也是数量最多,阿多觉得这个能力或许会此时的主人很有用!”

    “的确不错!”

    方元接过阿多递过来的玉简,那上面是魔帅的各种传承记忆,简直浩如烟海。

    “很好,以你此时的威能,收服各部魔军,平息附近数州的魔灾,已经易如反掌了……”

    他将玉简收好,又看向柳梦眉两个:“最近外界消息如何。”

    “一切安好,特别是山主施展神通,击退魔帅的事,已经被广为传诵,隐约为大乾世界第一人呢!”

    柳梦眉微笑道。

    “哦?”

    方元却是冷笑了下:“我何德何能?敢称第一呢?”

    若是到了圣人位阶,或许还不惧这些,但此时都是大能境界,就争夺第一第二的虚名,也未免太过愚蠢了一点。

    “山主实至名归!”

    极阴抿唇一笑,忽然神色又转为凝重:“还有一事!梦师联盟即将重建,白泽山与邪圣门的梦师已经找到了我们,想要拉拢九绝山,被妾身以山主还在闭关推拒了。”

    “白泽山、邪圣门?”

    方元摇摇头:“那界盟呢?”

    提到这个与自家之前那个本体大有渊源之地,极阴顿时面色复杂:“界盟倒是一如既往的安份,甚至又龟缩了不少,传闻古辰盟主闭关,目前是由一些长老在理事!”

    ‘嗯,看来界盟将消息掩藏得蛮严实的么?’

    方元听了,心里暗自点头。

    当然,他也没指望能隐瞒一辈子,或者就能让别人怀疑不到自己什么的。

    毕竟,按实力、按作案时间、乃至动机什么的,自己都必然是第一怀疑对象。

    说不定,就连这次的魔帅大军围攻,都有可能是对方安排出来的试探。

    ……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

    曾经的白泽圣人,与邪圣秘密汇聚。

    “古辰已死!”

    白泽面色阴沉,一开口就是这个。

    “我也得到了类似的密报,看来是真的了……”邪圣对此却是有些唏嘘:“古道友一向是我们几个中最为老谋深算的,一直深藏不露,却想不到忽然应劫!凶手可有眉目?”

    “左右也不出那几个!”

    白泽有些忧愁地说着:“我有些担心对方之所以逼死古道友,就是为了破坏联盟的成立!”

    “魔灵之灾才刚刚安稳下来,就有这些,实在是多灾多难……”

    邪圣摇摇头:“但我们这次准备拉拢的九绝山,却是梦师中异军突起的势力,那个方元不过小辈,此时却突然爆发,一连击败三位魔帅,实力不容小觑。”

    “嗯,他便是我们整合梦师联盟的最大变数!”

    白泽圣人深有同感:“甚至……我怀疑古道友的离世,也与他有着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