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誓言,必将以手中长剑,捍卫圣光!”

    “我誓言,我将遵循猎魔人七戒,永远猎杀魔物!”

    “我誓言,我将坚定意志,永远不受蛊惑……”

    ……

    方元混杂在一堆猎魔人当中,神情肃穆地宣誓。

    这是一间小礼堂,猎魔人们如同做礼拜一样,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固定的仪式。

    但在方元的眼里,却有着别样的味道:‘有点言灵的意思,为了坚定信念么?也是,作为与黑暗接触最多的一群人,猎魔人是十分容易堕落的一个群体,更不用说,还有圣杯与圣水!’

    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此时的他,不用苦逼地在外面与一群菜鸟猎魔人一起苦苦等候,而是可以在礼堂核心,亲眼目睹制造圣水的过程。

    “兄弟们,我们将分享圣水,感谢这来自前人的恩泽之力,让我们能够拥有对抗黑暗的力量!”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猎魔人上前,手持着一个古朴的木杯。

    这是分会的一个副会长,名叫罗杰,但与弗洛克不同,作为仿制圣杯的执掌者,基本不会走出分会的大门。

    “圣杯么?”

    方元注视着对方的动作,眼底金光一闪。

    惊人的目力,令他将这个圣杯的造型很清楚地看在眼里,这个猎魔人手中的仿制圣物,实际上其貌不扬,完全就是一个普通高脚木杯的形状,上面木制的纹理十分清晰。

    但此时,伴随着罗杰倾倒的动作,一道涓涓细流,就从杯中涌出,带着芬芳的气味,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真不愧是仿制圣器,高等炼金术所创造的产品!”

    方元见此,心里却是立即有了底:“实际上……整个圣杯,就是一个极为精巧的炼金药剂法阵,作用就是提纯出黑夜眷族体内的活力灵气,制作成圣水么?”

    由此可见,在这个分会之内,一定有着某一个巨大的监狱,或者说储藏室,能保证源源不断地提供原材料,制作圣水。

    “让我们共饮圣水,对抗邪恶!”

    罗杰声音苍老,却坚定有力,手掌举起了另外一个装满圣水的普通杯子。

    “猎魔人万岁!”

    诸多猎魔人欢呼着,饮用圣水。

    ‘以邪恶之力,对抗邪恶么?’

    方元心里冷笑一下,却并不排斥力量,将圣水一饮而尽。

    “呼……”

    经过转化之后的圣水没有丝毫原本黑夜眷族负能量的特征,反而充满了光明的气息,也难怪猎魔人们会被蒙蔽。

    实际上,若不是方元本身见识过人,又没有先入为主,哪怕是魔药与炼金大师,也八成会被蒙骗过去。

    ‘不过……这圣水的确对人体大有好处,能提高猎魔人身体素质……尤其是对我而言!’

    其它的猎魔人,即使饮用了圣水,还需要通过不断的锻炼,才能增加一点实力。

    但方元早就没有了瓶颈,境界又极高,此时按照对身体的细微把握,就能感觉到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呼雀跃,争先恐后地吞噬着圣水中的力量。

    没有多久,他的身体素质就再次提升:

    “姓名:浩克(方元)

    精:(110)

    气:(100)

    神:(120)

    职业:猎魔人

    状态:健康

    技能:基础格斗(精通)、枪斗术(普通)、神秘学(普通)、药剂学(普通)、炼金学(入门)、晨星剑术(破晓)、阴流飞爪(黑爪)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六级】(满级)、火眼金睛【三级】、封印之体【究极形态】”

    “阴流飞爪:由阴流大师贾克斯创立的技巧,必须配合特定的爪式魔器才能施展,适合各种复杂环境,共分为黑爪、利爪、阴爪三层!”

    “阴流……武道家一般的流派么?”

    方元首先在阴流飞爪的注释上停留了下,若有所思,旋即看着增长的属性,又带着一点喜色:“圣水……只要足够多的圣水,我或许可以很快恢复实力……奇怪,为什么之前的圣水,没有给我此种感觉,等一等!”

    在场的核心猎魔人取用过圣水之后,方元就一脸囧意地看着罗杰往大盆从掺水,再拿去分给外面的猎魔人。

    ‘该死的猎魔人分会,原来以前发给浩克的圣水,不仅是仿制品,更是稀释过的……’

    心里默默吐槽了句,方元也越发感觉到了猎魔人中的等阶森严,简直宛若金字塔食物链一般。

    外面的菜鸟猎魔人,连进入礼堂的资格都没有,只能饮用稀释过的圣水,而他们这些核心精英,就可以享受纯正仿制圣器的恩泽。

    但与分会长塞里斯相比,又根本不算什么了。

    ‘仿制圣器中的圣水,对于领域者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功效了吧?因此塞里斯才基本不出现在这个场合,他平时所使用的,一定是来自猎魔人总部,真正圣杯中的原版货色……’

    传闻中,圣杯能辅助领域突破,很显然,在增加属性上面,绝对要超出仿制圣器不知道多少。

    ‘或许……我应该谋求一下去总部进修的资格?’

    方元眼中精光一闪:‘但实际上,哪怕拥有这个资格,能分享到的圣水也不会太多,毕竟还有一大堆高层与分会长呢……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啊!’

    通过这次观察,他十分清楚,即使是仿制圣杯,里面也绝对蕴含了十分高明的炼金与魔药技巧。

    原版圣杯就更不用说了。

    除非等到他两门技能提升到精通或者大师级别,再将正版圣杯拿到手仔细研究研究,或许还能有些眉目。

    ……

    仪式结束之后,方元回到实验室,将一堆处理好的材料交给欣喜不已的索玛大师,旋即就拿着一个小包裹,走出了猎魔人工会。

    胡林区西面,一幢小小的别墅中。

    爱蒙穿着围裙,正在煎着几枚鸡蛋,不时哼着小调,显然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叮呤!

    这时候,一阵门铃响起,雷恩上前开门,旋即一怔:“浩克大人!”

    “嗯,看来我正好赶上了!”

    方元笑了笑,没有丝毫尴尬地走进客厅,在餐桌上坐下:“算我一份!”

    “好的。”

    没有多久,厨娘打扮的爱蒙就将培根与鸡蛋,还有烤面包、牛奶、黄油、果酱等食物一一摆上餐桌。

    餐桌上只有四个人,皮特脸色苍白,一只手上打了绷带石膏,宛若骨折的病人一般,沉默寡言地坐在位置上。

    原本,爱蒙身边还跟着几个孤儿,但想到皮特的异常,连爱蒙都不敢将他跟其它孩子放在一起,只能将他们托管的托管,送走的送走。

    倒是雷恩,这个半成熟的少年,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自告奋勇地留了下来。

    “抱歉……浩克大人,我们不知道您要来,没有做什么准备!”

    爱蒙歉意地道。

    “不用客气,已经很丰盛了。”

    方元正好肚子饿了,叉起一块培根夹在面包里,又涂上果浆与黄油,再加两片菜叶,味道很是不错。

    “您喜欢就好!”

    爱蒙小心地说着,毕竟此时,不论是她自己,还是皮特与雷恩,都需要仰仗对方的庇护,再加上曾经的下属之说,令她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皮特……右手还习惯么?”

    吃饱喝足之后,方元半躺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皮特。

    “还可以……”

    皮特闷闷地说着:“戴上防具之后,感觉它平复多了。”

    “你要小心,它并非被防具限制,只是暂时选择了蛰伏,我给你带来了一点抑制的药剂,一旦察觉心里的野兽有突破牢笼的趋势,立即使用它!”

    方元将包裹交给旁边的爱蒙,又看着皮特解开右手的绷带。

    大量的阻碍除去之后,可以清晰看见他右手上打的并非石膏,而是一个巨大的金属臂套,外面还有大量的枷锁。

    “我的炼金术,目前只能到这个地步了……”

    方元略微有些遗憾地说着,又上前检查封印:“很好……状态十分完美。等一会记得将你的血液给我,再跟我说一下你抑制它的心得!”

    他顿了顿,看向爱蒙:“还有你!有关为什么伏都尸特别钟意你的问题,经过你上次所给的鲜血,我也大概有了结论。”

    “那真是太好了……”

    爱蒙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显然十分忐忑。

    “最后……我准备离开胡林区一段时间,这次也是特意来看看你们……”

    方元放下一叠现金:“有着这些,想必足够你们支撑到我回来了。”

    “浩克大人!”

    这时,雷恩终于忍不住了:“还有我……我已经很大了,足够为大人做一点事。”

    “哦,还有你!”

    方元拍了拍额头:“雷恩……你想成为一名猎魔人,是么?”

    “是的,大人!”

    雷恩咬咬牙,单膝跪下,知道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我将以推荐人的名义,送你去跟分会的孩子一起参加锻炼,至于以后能不能成为猎魔人,就要看你的努力了。”

    对于方元而言,爱蒙与皮特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雷恩?不过一个附带,但既然对方眼巴巴地凑上来了,也没有不收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