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哦?一见面就确定卡索背叛,还有我是敌人……”

    方元耸了耸肩膀:“看来,你们提前得到了信息,是谁?”

    听到他的话语,卡索顿时浑身一个激灵,知道他的部下们有人选择了背叛!

    “嗷唔!”

    下一刹那,伴随着嚎叫声,数头巨狼就扑了上来。

    “滚开!”

    方元右手一招,一道橘红色的锥形火焰瞬间浮现,在虚空中熊熊燃烧着,蓦然席卷到一头巨狼身上。

    “嗷唔!”

    对方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毛发一下被点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团,惨叫着摔落在地。

    “黑魔术……果然挺好用的,特别是对炼金师与药剂师而言,似乎还有别样的作用……”

    只是尝试了几次,方元就想到好几种在炼金与药剂实验中加入黑魔术的程序,绝对能令他的作品更上一层楼。

    “你不是猎魔人,而是……术师?”

    头狼老者十分惊讶,旋即脸色又是一沉:“但你不应该击杀我的族人,我——阿尔法狼群中的头狼、血腥之牙罗戈,发誓必会为他讨回血债!”

    “嗷唔!”

    他嘶吼一声,浑身毛发增生,体形膨胀,瞬间就变成了之前金色巨狼的模样,甚至,在獠牙与爪子上,还有一层肉眼可见的红色光芒浮现,流光溢彩,带着令人心悸的危险与美丽。

    “是嗜血之牙,它的牙齿能汲取对手的血液,化为自己的生命力!”

    费罗娜大声喊着。

    “黑魔术?不……只是化身巨狼之后的自带天赋,就跟那些黑夜眷族一样!”

    方元目中金光一闪,一切都了然在心。

    如果说术师们是自学成才的法师的话,那黑夜眷族中的法术能力者,就更加类似术士一点,完全是看天赋吃饭。

    只能掌握本身种族的几个特性术法,不能跨越,甚至,能不能觉醒,还要看实力与运气。

    并且,这个阿尔法家族的头狼,罗戈,就是一个血脉之力浓郁到不需要学习,就自动生成天赋的术士。

    不过很可惜的是,他能觉醒的法术,也只有这一个而已了。

    若是遇到一个早有准备的术师,绝对可以用各种繁复的法术将它玩死!

    “嗜血之牙,生命汲取?”

    方元笑了笑,一双手忽然变成了惨白色:“如果对手是没有血液的死灵,你又汲取什么呢?”

    “死灵之手?!”

    哪怕早有猜测,但看到自己压箱底的黑魔术被方元轻描淡写地施展出来,饶是卡索都不由深深震撼。

    “呜呜!”

    空气之中,一个充满负能量的怨灵浮现,直接扑在了罗戈化身的白巨狼身上。

    “嗷唔!”

    罗戈挥舞着爪牙,但身上的毛发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

    “轻灵术!加速术!狼人杀!”

    方元脚步不停,整个人仿佛化为了一道旋风,在黑魔术的加成下,他的速度更是突破了之前的极限。

    但见银色的流光飞舞,几头扑上来的巨狼瞬间倒了下去,鲜血喷涌。

    骤然间,他又来到罗戈面前,一拳砸出。

    马匹一般高大的巨狼,竟然宛若炮弹一般倒飞出去,撞断了不知道多少树木,吐着舌头喘息。

    蓦然间,白光一闪,又化为了人类老者的模样,只是看起来就非常凄惨了。

    “带我去迷锁深处,否则,你阿尔法家族,将在今日灭绝!”

    方元星夜搭在罗戈的脖子上,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不可能……现在还不是命运所定的日期……”罗戈老头看着胸膛上死灵负能量腐蚀出的大洞,挣扎着道。

    “我意志所至,就是命运所定!做出选择吧!”

    方元毫不客气地道。

    ‘这就是……猎魔人的实力么?’

    卡索与费罗娜看到这有些熟悉的一幕,却是彻底呆滞了。

    阿尔法家族虽然没有术师,但许多成员都可以变身巨狼,战斗力甚至还要超出黑鳞结社一筹。

    但此时,在这个男人面前,仍旧仿佛尘埃一般,被轻轻一吹,就溃不成军。

    “好!我带你去!”

    罗戈老头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改口。

    “嗯?”

    方元瞥向卡索。

    “大人!”后者立即一躬身,以一种谦卑的语气道:“按照我们祖先的记载,在迷锁之内,他们设置了一个机关,作为对死海古卷最后的保护……我想,罗戈头狼是想用那个机关对付你!”

    “卡索……你这个叛徒!”

    看到对方直接将最大的秘密出卖,罗戈破口大骂。

    “机关?那就去见见!”方元微微一笑:“具体是什么内容?”

    “据我所知,应当是某头利用黑魔术催生出来的生物!它平时都在迷锁只能沉睡,连我们进入都会遭到无差别的攻击!”

    反正已经出卖了一次,卡索自然不介意再多说一些情报。

    “很好,带我去!”

    方元长剑拍了拍罗戈的脸颊:“叫上你的几个族人,变成巨狼供我们骑乘吧!”

    “你……”

    罗戈额头青筋暴起,受到这种巨大的侮辱,最终却没有怎么反驳,而是长啸一声。

    森林之中,几头巨狼跑来,默不作声地担任起坐骑的职责,背负着他们几人一路深入迷雾。

    ‘果然是结界!’

    在迷雾深处,不仅视线受到了严重阻碍,方元更是感觉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压制与危险。

    ‘看来,这两族的先祖,倒不是废物。’

    在沉默当中,矫捷的巨狼跑得飞快,忽然间,前面浓雾散去,视线一阔,现出一个古老的墓地。

    “贪婪者!莫要违背命运,否则你的灵魂将永受烈焰的折磨!”

    在墓园之前,一块巨大的石碑上,用各种通用文字,刻下了对后来者的警告。

    “哼!走吧!”

    方元却是不管不顾,第一个进了墓园。

    整个墓园构造古朴,用巨石垒砌而成,雕刻上充满了一种独特的韵味与美感。

    而在最中心的墓室之前,则是还有一道巨大的石门,石门两边,各有一尊雕像,是夜魔人与狼人的模样,极为写实,简直是栩栩如生。

    “罗戈!”

    卡索呼唤一声,上前握住了夜魔人的手臂。

    罗戈叹息着,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以吾等之名、吾等之血、上古签订之契约……”

    两个人喃喃着,仿佛在进行什么神秘的仪式。

    咔嚓!轰隆!

    而就在他们的动作中,墓室的巨大石门,轰然向两边打开,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穴。

    “呼呼!”

    一道气流传出,旋即就是巨大的存在感袭击而来。

    彷佛某一头沉睡的远古巨兽,被突然惊醒,那种浩瀚的气息,令两个族长都不由深深颤抖。

    “怎么回事?我怎么仿佛感觉到了天敌?”

    “是最巅峰的上位血脉气息,又带着一点亲切的感觉,恐惧与亲切混杂……混乱么?”

    卡索与罗戈都有些惊讶,全神贯注地盯着墓穴。

    而费罗娜更是不堪,整个人都几乎瘫软在了地上。

    “呼呼!”

    伴随着吐息声,一头魔物的轮廓缓缓自黑暗中浮现。

    它有着巨狼的外表,浑身包裹的却不是毛发,而是细密的黑色鳞片,在头顶还有一个小小的独角。

    此时走出墓穴,仰天咆哮一声,背后忽然生出一对蝙蝠般的肉翼。

    “这是……什么怪物?”

    卡索与罗戈都有些惊疑不定,他们也是第一次真正见到这头魔物,感觉却与他们两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有意思!真有意思!”

    方元见此,却是眼中精光一闪:“生化改造?血脉融合?”

    他看得很清楚,在这头夜魔狼身上,有着夜魔人与狼人的双重血脉,这种力量,甚至将它推进到了上位血脉最巅峰的地步,距离恶魔恐怕也只有一步之遥。

    不过很可惜的是,虽然血脉很强,但从它凶残的竖瞳中,却没有透露出多少智慧的味道。

    此时盯着所有人,都仿佛见到了可口的食物。

    “嗷唔!”

    夜魔狼仰天一啸,惊人的音波扩散开,带着强烈的精神攻击,简直宛若女妖之嚎一般。

    费罗娜双眼翻白,干脆利落地昏死过去。

    而卡索与罗戈也是浑身酸软,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任凭宰割。

    “真是一条好狗!”

    方元越看眼睛越亮,如果能仔细研究这种手段,对于他的血脉移植想法绝对大有益处。

    “嗷唔!”

    此时,见到方元屹立不倒,夜魔狼的注意完全被吸引过来,四肢一跃,猛地前扑。

    在它前进的同时,背后的肉翼也张开,仿佛滑翔一般,不断增加着它的速度。

    “晨星剑术——狼人杀!”

    方元星夜一轮,一道银光飞舞,瞬息间落在魔狼腰眼上。

    呲啦!

    一道火光浮现,细密的黑色鳞片宛若一层坚硬的盔甲,牢牢挡住了星夜的突刺,只是在一串火星中落下几片而已。

    “嗷唔!”

    夜魔狼却似被激怒了,又是一声咆哮,无形的音波向方元席卷。

    而在精神攻击中,它再次飞扑而上,爪牙表面都浮现出一层血色的光芒。

    “燃烧之手!”

    方元动作飞快,以他的真灵级别,这点精神攻击自然不算什么。

    此时后退之中,一层火焰就在手掌上浮现,对着夜魔狼狠狠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