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果然……新手怎么可能成功么?”

    旁观的莉莎不知道索玛大师心里复杂的变化,看到方元失败,反而有些说不出的轻松。

    之前对方那种自信无比的模样,连她都有些受到感染,以为必定会成功了。

    此时回过神来,更是有些好笑:“一个菜鸟猎魔人,怎么可能自学成才,变成药剂师呢?”

    但旋即,她就看到方元好像没事人一样,开始了第二次调配,在脸上更是看不到丝毫的沮丧、不安等情绪。

    沉淀、分析、加热……

    这一次,他同样没有丝毫失误,双手稳定无比,更没有遇到那个倒霉的失败概率。

    片刻后,一根小指头大小的试管当中,已经充满了半透明的液体。

    “完成了!”

    方元动作不停,继续开始,将第三份材料也提纯出来:“索玛大师,你看怎么样?”

    “不错,很不错!”

    索玛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超过六成的成功率,即使是他亲自出手,也没有这么高啊。

    “大师过奖了!”

    方元此时,却是仿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是因为书籍上有着实验流程的记载,再加上我有着一种天赋,对于精密动作与时间的把握非常敏锐,所以才有信心……要让我真的去配置药剂的话,反而要麻瓜了。”

    ‘这才对嘛!’

    索玛大师心里连连点头,有些安慰的感觉。

    对方既然是因为天赋才如此,那也没有什么好嫉妒的,再说,像蝠耳鼠这种难以提纯的材料,完全要求操作入微的变态实验,也很少。

    “你叫做……浩克是么?”

    索玛大师面色严肃:“你有相当不错的天赋,可以尝试往药剂学上发展,你……目前还没有导师吧?”

    在他心里,这个年青人相当不错。

    最关键的是,没有配置药剂的能力,反而在处理材料上如此有天赋,岂不是一个最好的实验助手与剥削苦力的角色么?

    在对方出师之前,那些难以处理的材料,都可以丢给对方,自己只需要设计实验就成了,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么?

    “是的,我没有导师……”方元微微一笑:“可是……马上我就要去参加一个很困难的任务了……说不定连生命都会葬送在那里。”

    “胡闹!”

    索玛大师立即吹胡子瞪眼起来:“哪个安排你做任务的?像你这样的猎魔人要多少有多少,但药剂师有几个?到底是谁?我亲自去跟他说!”

    如此好的一个壮劳力,可不是外面那群肌肉男能代替的,怎么能死在战场上这么没有价值呢?

    “是弗洛克副会长大人!”

    方元双手一摊。

    “你等着,我去找他!”

    索玛大师立即火烧屁股一样跳了起来,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

    见此,方元嘴角顿时浮现出一丝笑容。

    伏都尸可是十分接近恶魔的上位血脉,哪怕有着弗洛克副会长带领一大帮猎魔人围剿,也不一定能确保安全。

    再说,从黑杰克那里感受到的一些阴影,更是令方元充满警惕。

    猪湾那里,八成是一个陷阱。

    虽然说普通猎人的布置,根本困不住巨龙,但对方既不是普通猎人,弗洛克他们的实力也没有达到巨龙的程度。

    因此这次的猎杀行动,注定十分危险。

    自己实力连一小半都没有恢复,能不去还是不去的好。

    ‘所谓的规矩,实际上完全是给下位者制定的……’他嘴角露出无声的嘲笑:‘而哪怕必须要去,一个药剂大师特意嘱咐过、很有药剂师潜力的年青人,也必然会获得关注与照顾。有时候,就这一点,已经是生与死的差别!’

    “嗨!猎魔人!”

    实验室中,莉莎却是好像恢复了过来,换上了娇媚的笑容,半靠着过来:“你……难道忘记了我的房间号码?”

    对于她而言,方元的印象可谓一日三遍。

    从原本的俊俏小伙子,到不解风情的呆瓜,而现在,却是一个前途无量的药剂师!

    简直是一根粗大腿,必须得好好抱住了。

    “自然记得,只是我现在完全忧心任务的事,没有多少兴致啊……”方元脸上挤出愁容,将一卷纸币塞过去:“不知道我们分会中有关伏都尸的情报,一开始是从哪里来的?还有那个黑杰克,怎么样了?”

    “嘻嘻……”

    莉莎感受着纸币的厚度,心里一喜,对于年轻猎魔人的担忧也完全理解了。

    在生死之战前,有的猎魔人醉生梦死,仿佛要捞个够本,而有的猎魔人却是清心寡欲,积蓄每一分精力。

    很显然,这个猎魔人是后者。

    “伏都尸的消息……来自于购买来的情报,出售者同样是一个黑市商人……它在猪湾闹得很嗨,暗中杀了不少人,因此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莉莎补充道:“正由于如此,副会长大人没有动那个黑杰克。”

    在掌握了极强武力的猎魔人分会看来,黑杰克那样的黑市商人,只是阴沟里的老鼠,吞食腐肉的秃鹫,现在还有点用,若是没有用了,什么时候都可以宰杀,因此根本不怎么在意。

    但方元却是面色肃穆。

    他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与感应,那个黑杰克,绝对不是什么寻常货色。

    “狗屎!他根本不知道一个药剂学徒的宝贵!”

    片刻后,索玛大师阴沉着脸回来了:“抱歉……浩克,弗洛克不答应你退出这次行动,但你放心,他承诺会好好保护你的。”

    “谢谢您,索玛大师!”方元微微鞠躬:“与邪恶战斗,正是我成为猎魔人的心愿!并且……若我有幸能够归来,我很愿意成为您的助手,为您处理一些材料。”

    “好!”

    索玛大师一下就被感动了。

    如此知恩图报的年青人,自己是不是有些剥削得太过份了?

    “你等等!”

    他仿佛想起什么,飞快跑进储藏室,旋即拿出一个小盒子来:“止血药剂……虽然治疗能力比不上疗水,但一些小伤还是很好用的,还有圣光药剂,涂抹在秘银上、或者直接泼洒,能增加对于黑夜眷族的杀伤力……还有这个,一起送给你吧!”

    他拿出一条皮质腰带,明显经过特制,能打开暗门,藏下小份的药剂试管。

    “用八足鳄鱼皮制作的药剂皮带,专门用来储存药剂,防御力也不差……战斗型,适合猎魔人使用……”

    虽然这些东西加起来,还比不上两份疗水的价值,但方元还是一脸感激的收下了。

    他将皮带缠在腰间,打开暗扣,果然就露出一排装试管的格子,取用非常方便,在战斗中的作用更是难以言喻。

    ‘八足鳄鱼也是一种衍生的魔物,鳄鱼王的皮革,甚至可以用来打造低级魔器,当然……这条皮带还远远算不上,只能说是一种投资么?药剂师果然财大气粗,稍微漏一点出来就相当惊人。’

    带着全新的装备,方元与莉莎来到猎魔人大厅:“正好,我要发布一个委托。”

    方元来到柜台上,将装着疗水的盒子拿了出来:“我需要一个猎魔人,将它送到斧头酒吧的乔克大叔手里!”

    虽然疗水的治疗效果十分显著,在战斗时甚至能相当于一条性命。但方元自身有着医术,再加上做了如此多准备,如果还需要搏杀保命,那干脆从哪来回哪去好了。

    而乔克一开始给的那份疗水,还是尽快报答的好。

    双倍报偿,这个名声一旦传出去,对于年轻猎魔人来说,好处也是很多,至少,一个光辉的形象就建立起来了。

    “好的!”

    莉莎劝了两句,见到方元的神色坚决,不由赞叹道:“浩克……你真是一个好人!”

    “呵呵……”

    方元憨笑着挠挠头,心里却是猛地翻着白眼:‘被妹子发好人卡,我的运气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么?’

    ……

    三日之后。

    猪湾。

    这是距离胡林区很近的一个港口,因为有着一个小小的码头,一些船舶停靠,装卸物资,形成了一个市场。

    并且,由于管理混乱,整个市集与码头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肮脏与恶臭,简直跟猪圈有得一比。

    因此很快,它原本的名字就被人忘记,猪湾之名甚嚣尘上,最后成为了官方名字。

    “这里是胡林区黑市商人一个重要的走私港,整个胡林区有三成的枪械火药、以及违禁品都是从这里运来的!”

    方元裹着一身黑色的斗篷,行走在人流当中。

    这里的居民大多裹着黑色与灰色的麻布,蓬头垢面,杂乱的摊子几乎堵塞了通道,也不知道那些马车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穿行的,路上坑坑洼洼,满是污水洞与马粪,一切的一切,都宛若还停留在中世纪一般。

    “侦查……获得伏都尸的线索……”

    想着自己被指派的任务,方元沉吟了一下:“伏都尸喜欢在夜间活动,这个任务只要小心一点,就没有什么危险,果然是受到关照了么?”

    他看着热闹的集市,却又有些怜悯。

    在猪湾当中,每天消失几个人是正常现象,伏都尸的活动被几乎完美地掩盖了,而在它眼里,这里就是它的猎场,这些人,都是它移动的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