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一章剑归青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31/347909.html
    黑衣老人停下脚步,转身望向井九,脸上露出意外的神情,说道:“很久没用过,我也不确定。”

    井九说道:“要不然,我试试?”

    听着这句话,林无知神情微变,那些云行峰的执事弟子也纷纷望向他。

    黑衣老人看着他,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好啊,看你本事。”

    然后他继续向剑峰走去。

    林无知看了井九一眼,弟子们也觉得好生怪异。

    ——刚才那位师伯问话的时候,你不回答,这时候师伯要走了,你却又要来说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黑衣老人抬头望向云雾里的剑峰。

    一声剑鸣。

    剑光照亮峰下的崖壁。

    黑衣老人驭剑而起,随风飘摇而上,身形不再佝偻,无比挺拨,仿佛当初那个刚入青山宗的少年。

    片刻后,他的身影消失在了云雾里,再也无法看见。

    ……

    ……

    ……

    ……

    无数声剑鸣在峰间响起。

    弟子们不知何事,震惊的无法言语。

    云行峰执事们唱道:“莫师伯剑归青山!”

    九峰都有回应,青山弟子们的声音响起:“恭贺莫长老剑归青山!”

    天光峰处响起剑声长吟。

    上德峰古钟嗡鸣。

    清容峰素云遮面。

    ……

    ……

    “莫师叔在适越峰上整理典籍百余年,今日……”

    看着剑峰,林无知没有把这句话说完,眼眶有些微湿。

    都说修道之人要断情绝性,但有几个能做到呢?更何况青山宗修的本来就不是道,而是剑。

    剑者见也,今后再不能相见,如何不悲。

    弟子们这才知道发生了何事,那位刚与自己温和谈话的莫师伯,竟是……仙逝了。

    他来剑峰,只是要把自己的剑还给青山。

    他希望后代的弟子里,有人能够继承自己的那把剑。

    看着剑峰,弟子们觉得心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与情绪,有些沉重。

    或者这才是大青山的第一课。

    他们又望向井九。

    刚才井九对莫师伯说会用他的剑,是什么意思?就是那个意思吗?

    林无知望向井九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猜到莫师叔准备剑归青山,我也不知道你说那句话是想安慰他,还是想讨好他、让他把剑放在低一点的地方。我只想告诉你,你激起了莫师兄最后的骄傲,那把剑的位置离峰顶很近。”

    井九说道:“所以?”

    林无知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既然答应,就一定要做到,不然不管你是哪座峰选好的弟子,我都不会让你参加承剑大会。”

    弟子们听到这番话,很是吃惊,看着井九的目光里满是同情。

    剑峰里到处都是可怕的剑意,越往高处剑意越浓,峰顶远在云层深处,以他们的境界如何能够走到那里?

    “多言,多情,多事,都不是好事。”

    林无知说完这句话,驭剑而去。

    这句话当然也是对井九说的,针对的是他在适越峰莫师伯临死前的行为。

    这个时候弟子们才明白过来,林无知并不是真的厌恶井九,而是很看重他。

    一名云行峰执事把剑牌分发给十余名弟子,交待道:“剑峰里有历代前辈师长留下来的剑,所以你们在寻找的时候要注意仪态,切忌喧哗奔跑,当然这里还有很多无主之剑,不管你们找到什么剑,只要能让它回应你的召唤,便算成功,如果迷路或者摔伤以及任何意外,只需要捏碎这块剑牌,自有人处理。”

    一名弟子望向那些崖壁,说道:“就这么简单?”

    经过在外门的修行炼体之后,这些内门弟子的身体要较普通人强出太多,轻松一跃便是数丈距离,耐力也极持久。

    他想着剑峰虽陡,总能攀爬,剑意虽强,也可靠意志强撑,只要不进入云层覆盖的范围,有自信能够自如上下。

    那名云行峰执事没有说话,看着那名弟子,唇角微起,露出一抹很难捉摸的笑容。

    能入内门修行的弟子都是极聪明的年轻人,见这笑容哪里还会不明白。

    那名弟子面色微白,行礼说道:“还请师兄指点。”

    青山宗外门执事都是未能突破抱神境的弟子,九峰间的内门执事则是无法在承剑大会上被选中的弟子,被他称一声师兄也是应有之义。

    “你们还是抱神境,没有希望能够找到剑,先入知通再说。”

    那名行云峰执事说道:“就算你们能够找到剑,那剑便会随你走吗?红尘里痴男怨女那么多又是何故?”

    有弟子问道:“大概要多长时间,我们才能成功取剑?”

    “普通弟子平均需要三年时间才能拥有自己的飞剑,天赋悟性好,运气也好的弟子或者能快些。”

    那位行云峰执事手指云中剑峰说道:“赵师妹用了三个月,你们需要多长时间便自己想吧。”

    说完这句话,他便回到了峰底的小楼里,把这十余名年轻弟子留在了这里。

    十余名年轻弟子相对无语,心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赵腊月乃是二代弟子里最天才的人物,更是他们这些新晋弟子的偶像,连她都用了三个月时间,他们就更别想了。

    而且那位执事说的很清楚,以他们现在的抱神境界,进入剑峰没有任何意义。

    “既然这是宗门给我们的第一课,总不能不上完。”

    一名祝姓弟子面露坚毅之色,看着众人沉声说道:“就算我们无法感知到剑在何方,也可以去剑峰里先行熟悉一下环境,为日后准备。”

    “不错,行云峰执事给我们剑牌,便应该是这意思。”

    一名女弟子点头说道:“林师说过剑峰可以锻炼心志,说不得他或别的师长正在暗中观察我们,我们怎能不去?”

    众弟子被这两句话说服,纷纷喊着同去同去,神情很是激动。

    井九没有说话,安静站着,便有些显眼。

    很多道目光同时落在他的身上。

    众弟子知道他出名的懒,但想着他既然能够进入内门,或者已经有所改变。

    林师对他说的那几句话,是最严厉的要求,又何尝不是深深的期望。

    井九对众人点了点头,转身往峰外走去。

    众弟子这才知道他竟是准备离开。

    那名祝姓弟子震惊说道:“你不是说要去取莫师伯的剑吗?”

    别的弟子也呆住了,心想难道此人真如传闻中那般?

    便在这个时候,剑峰西侧的树林里走出来了一行人。

    为首那名青年,身着素色剑袍,容颜英俊,眉挑若剑,神情漠然如冰雪,气息不凡。

    更令人震惊的是他身后没有负剑——难道说他如此年轻,便已经剑丸大成,进入了无彰境?

    云行峰执事们迎上前去说了几句话,众人才知道,原来这人是洗剑阁的授课仙师之一顾寒。

    顾寒还有个更重要的身份。

    他是两忘峰上的三师兄。

    两忘峰可以说集中了青山宗最天才的年轻弟子们,顾寒能够排到第三,可以想见他的剑道修为之强大。

    看着顾寒,弟子们的脸上流露出仰慕与敬畏的神情。

    井九没有看顾寒一眼,只是静静看着顾寒身边。

    顾寒身边站着位少年。

    自村口相遇至今日已有三年,十岁已经变成了十三岁。

    现在的他已经是个少年,眉还是那样直,眼睛还是那样正,脸还是那样黑。

    在九峰修行一年时间,柳十岁更加成熟,气质从容,神情平静。

    他望着某处,眼神有些疑惑,然后很快变成惊喜。

    “啊!”

    柳十岁大叫一声,向着井九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