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说道:“来了?”

    井九嗯了一声,望向溪对岸也很显眼的一处地方。

    十余名年轻弟子站在那里,神情平静而自信,都是顾寒带的甲课学生。

    井九只认识柳十岁一个人,自然不知道里面有两张生面孔。

    井九看了他一眼。

    柳十岁转过脸去。

    ……

    ……

    弟子们打量四周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也是被观察的对象。

    在崖壁间与那些巨大石柱上,还有被云雾遮掩的山顶,有很多目光落在溪畔,还有很多人拿着笔与纸在记着什么。

    那些目光与笔纸的主人都是九峰里的重要人物,会决定今天究竟会选择哪名弟子承剑,又会放弃哪名弟子。

    青山宗对内门弟子的管理看似很松,像对外门弟子一样任由他们自己拿着剑经学习。事实上诸峰一直暗中注视着弟子们在洗剑过程里的表现,对于每个弟子的性情、偏向、境界、实力都查的清清楚楚。

    “顾清就不用考虑了,他肯定会直接回两忘峰。”

    “柳十岁的情形不同,虽然他肯定也会被召入两忘峰,但也许会愿意先随哪座峰学剑。”

    “杞元良的境界有些不稳,但驭剑方面颇有天赋,可以向上挪个位置,应该争取一下。”

    “司空宜民那边,我已经与他母亲打过招呼,嗯,走的是悬铃宗的关系,他母亲承诺,只要我们选他,他便会来我们这儿。”

    “薛咏歌应该会参加下次承剑大会,他叔祖说如果我们愿意在下次选他,那么这次可以帮我们劝劝奇飞英。”

    “奇飞英这两年一直在甲课随顾寒师兄学剑,只怕没那么容易被说服。”

    “还是那句话,将来要去两忘峰我们不拦,但要用我峰弟子的名义去。”

    “那可以把他的位置往前再移移,放在司空宜民的后面。”

    类似的讨论在崖壁间不停发生。

    九峰的师长与亲传弟子看着溪畔的那些年轻人,不停地推演着各种可能,墨笔在纸上写下一个又一个名字,其间有的名字会被划掉,有的则会被挪到更前面的位置,气氛很是紧张。

    这就是青山宗的承剑大会。

    不是哪座山峰想要挑选哪个弟子承剑便能心想事成,因为你非常可能需要与别的山峰竞争。

    青山九峰里天光峰的地位最为特殊,他们挑中的弟子一般都不会拒绝。

    上德峰则有些尴尬,越来越少有年轻弟子愿意主动选择。

    两忘峰可以随时从诸峰挑人,并不见得一定要在承剑大会上发声,但今年的情形有些不同,那名叫顾清的弟子会直接报名去两忘峰,而为了准备数年后的梅会,过南山这等人物怎会放赵腊月与柳十岁走?

    如此一来,云行峰与碧湖峰等地的选择余地变得更小,不得不谨慎选择,提前做好各种预案。

    ……

    ……

    过南山是掌门首徒,也是两忘峰的首席弟子,这些年里,他带领年轻的同门在世间斩妖除魔、与冥部妖人及北方的那些怪物浴血奋战,但在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铁血冷酷的意味,反而气息很温和。

    胸有雄才大略,眼光自然极远,对世间很多事情他并无喜恶。

    看着青石上一立一坐的两道身影,他带着遗憾说道:“看来真的不行啊。”

    这一句话里有两个意思。

    前些天赵腊月从剑峰归来后,他与她进行了一番认真的长谈。

    但直到最后,赵腊月也没有承诺会加入两忘峰。

    至于第二个意思,自然是说井九依然没能取剑成功,无法参加这一次的承剑大会。

    “就算行,我觉得也不行。”

    顾寒冷漠说道。

    马华笑了起来,圆胖的脸上生出些细纹,说道:“不行就是不行。”

    那么最终的结论便是不行。

    井九不行。

    林无知从崖下走了过来。

    过南山点了点头。

    林无知也点了点头。

    二人都是掌门的亲传弟子,但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冷淡。

    林无知忽然停下脚步,说道:“井九报名了。”

    过南山沉默了会儿,说道:“那是好事。”

    顾寒冷声说道:“这个家伙又要弄什么事?”

    马华眯了眯眼,还是那般人畜无害地笑着,眼里却掠过一道寒光。

    “墨师叔一直想要他,现在看来,他的眼光确实比我们这些晚辈要强很多。”

    林无知看着他说道。

    过南山说道:“我也一直对这个少年抱有很大希望。”

    “是吗?我可没有看出来。”

    林无知看了顾寒一眼,似笑非笑说道。

    “顾师弟只是想磨砺他一番。”

    过南山说道:“他太过骄傲,承受适度的压力,有助成长。”

    林无知感慨说道:“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不习惯你们这种自说自话的作派。”

    过南山说道:“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看懂你教的这名学生。”

    林无知微微挑眉,说道:“愿闻其详。”

    过南山望向溪里那块青石,说道:“所谓懒,其实是一种态度,对世间万物无爱,居高临下,这种极致的骄傲对我青山宗、对天下苍生没有任何意义,他若不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便没有资格来我两忘峰。”

    林无知微嘲说道:“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他可能根本不想去两忘峰?你们这样做除了让他不高兴,还有什么意义?”

    “入两忘峰行走是每个青山弟子的荣耀,他总有一天会明白这一点。”

    过南山看着他温和说道:“师弟你若不是不甘败在我剑下,现在不也应该站在我的身旁?”

    林无知静静看着他,忽然说道:“我觉得你今天可能会失望,而且……是两次。”

    ……

    ……

    那块青石在溪里最前方很显眼。

    很多视线都落在上面。

    所有人都很关注赵腊月,但还是有很多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身边。

    那名白衣少年坐在青石上,懒洋洋的样子非常吸引人,因为他生的太好看了。

    “这就是井九吗?果然生的极美。”

    “四师姐,前年你们去南松亭,真没看到他?那真是可惜了。”

    清容峰的女弟子们看着溪边兴奋地议论着。

    这是她们第一次看见井九,虽然听过很多传闻,但今天见着真人,才知道原来闻名不如见面的意思。

    井九太好看了。

    “他今天会参加承剑大比吗?”

    清容峰弟子们带着希冀的眼光望向梅里师叔。

    梅里摇了摇头,说道:“等下一次吧。”

    清容峰弟子们有些失望。

    梅里何尝不是如此。

    井九双袖随风而动,明显没有藏剑于其间,看来奇迹没有发生,他还是没能拿到那把剑。

    梅里现在更关心的是赵腊月稍后的选择。

    青山九峰以清容峰、昔来峰的女弟子最多,尤其前者基本上都是女性剑修。

    在她看来,赵腊月这位罕见的女性天生道种,理所当然应该来清容峰承剑。

    当然,她觉得像井九这般漂亮的少年也应该来清容峰才是。

    清风徐来,吹散云雾,露出帷幕一角。

    一道清婉的声音从帷幕后传来:“小腊月还是没有答应?”

    梅里恭声说道:“是的,峰主。不过听说她也没有答应别处,我们应该还有希望。”

    “嗯……她身边那个白衣少年是谁?”

    “那就是井九。”

    “原来他就是井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