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九章愤怒的顾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31/347940.html
    顾清是顾寒的亲弟弟,也是过南山的剑童。

    他不是天生道种,但天赋同样非常出色,因为顾寒的原因,他刚出生便被送进了两忘峰,这些年一直在跟随过南山学剑。

    在新一代的洗剑弟子里,他的境界实力首屈一指,在了解两忘峰的人们看来,他甚至可能比赵腊月更强。

    只不过这些年他一直在两忘峰,很少在洗剑溪畔出现,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

    顾清走到溪石上,停下脚步。

    崖间与溪畔的议论声没有停止,反而变得越来越大。

    顾清没有向前再走一步。

    位置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站的溪石,距离井九的位置有数十丈远。

    这意味着什么?如此远的距离,早已超出了守一境的攻击范围,难道顾清在洗剑阶段便已经进入承意境界?而且不是初窥其道,更是真正地拥有了承意境的攻击能力?

    一片震惊,人们才知道两忘峰居然藏着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天才少年。

    过南山的神情很平静。

    顾清做了他多年的剑童,事实上与他是半师半徒的关系,他非常清楚顾清的境界实力。

    他本来准备用顾清挫一挫赵腊月的锐气,没有想到井九却提前站了出来,顾寒又提出了这个请求。

    他知道顾寒的心情,所以没有阻止。

    至于这场比剑的结果,当然不会有任何意外。

    顾寒盯着下方的井九,唇角带着一抹冷笑。

    一年前在剑峰下第一次看到井九,他就不喜欢对方,因为柳十岁,也因为一些很难说清楚的原因。

    马华笑呵呵地说道:“玉不琢不成器,希望井师弟将来得窥大道的时候,能够明白师兄们的一番苦心。”

    ……

    ……

    承剑大会,弟子们可以展示自己最擅长的驭剑本事,但当别人发起挑战的时候,最好也不要拒绝。

    青山宗修剑道,对避战这种行为非常鄙视。

    所以先前林英良出来挑战柳十岁,没有任何师长觉得不对,柳十岁也很自然地接受了。

    但所有人都知道,井九和普通弟子不一样,像他这样懒的人,谁知道会给出什么反应。

    包括薛咏歌、玉山师妹等南松亭旧人在内,很多弟子都在想他会不会石破天惊地来一句:“我不和你打。”

    弟子们会如此想,除了井九的性情,也是因为看不到任何井九获胜的希望。

    就算井九守一境圆满,又如何是一个提前进入承意境的天才弟子的对手?

    隔着数十丈的距离,你的剑连对方的身体都碰不到,又谈何击败对方?

    既然必输无疑,认输自然成为了可能的选项,虽然有些丢人。

    “请。”

    顾清双手抱拳,飞剑出袖,静止身前,行了个平剑礼。

    井九说道:“好。”

    他没有直接认输。

    崖间溪畔微有骚动。

    有人觉得很遗憾,有人很满意,有人叹息。

    更多人觉得接下来发生的画面,一定会非常尴尬。

    玉山师妹捂着脸,乐浪郡的元姓少年低声安慰着她。

    “这便是所谓的磨砺?还是说你们只是想要羞辱他?”

    赵腊月抬头望向崖间。

    两忘峰的弟子们就站在那里。

    她自然想起那天夜里在剑峰云里与那位碧湖峰左师叔的战斗。

    境界上的差距靠天赋与手段真的无法弥补。

    就算井九像她一样藏着护身的法宝,又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用出来?

    更何况那天如果没有井九帮忙,她还是会死在左师叔的剑下。

    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顾清出剑了。

    就像先前出场的那些弟子一样,他的出剑非常简单。

    袍袖翻飞间,剑光生出,然后骤敛。

    溪面上多出一道灰线。

    那道隐有古意的飞剑,瞬间掠过数十丈的距离,速度与威力没有丝毫减退,直指井九的面门。

    赵腊月黑瞳微缩。

    顾清不止进入承意境界,甚至已经接近圆满,与她的真实境界差不多。

    当顾清的飞剑来到井九身前时,他依然没有动,看上去就像是吓傻了一般。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原因,人们很清楚,那是因为顾清的剑太快,快到普通弟子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接下来,那道飞剑会停在井九的眼前,距离他的眉心只有数寸距离。

    顾清平静说声承让,胜负就此分出。

    所有人都以为会看到这个画面。

    然而,这个画面没有出现。

    一道声音在溪面生出,向四周散去。

    那声音很清,很脆。

    风拂溪面。

    灰线骤然停止。

    那道飞剑斜斜落下,落进了溪水里,溅起一蓬水花。

    死一般安静。

    无数道震惊的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井九站在溪石上,仿佛没有动过。

    他随意地提着剑,就像一个猎户拎着根棒子,正在山林里寻找野鸡。

    当顾清的剑飞到身前,他真的就这样把剑抡了起来,砸了下去。

    那道剑被他的剑准确击中,就像被棍子砸中的野鸡,一声不吭地倒在溪水里。

    很安静,溪水的声音很清晰。

    顾清甚至觉得听到了自己血液快速流动的声音。

    最开始,他有些不确定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他看到溪水里那把很眼熟的剑。

    他的脸有些发热,脸色却越来越苍白,眼睛深处隐隐有团野火开始燃烧。

    他霍然抬头望向井九,眼里满是震惊与愤怒,大喊了一声。

    “啊!”

    随着这声喊,落在溪水里的那把飞剑再次飞了起来。

    这一次,飞剑的速度明显更快,威力更加惊人。

    更令人震惊的是,溪水还没有来得及从剑身上淌落,便变成了雾汽,可以想见这把剑此时是多么的滚烫。

    当那道飞剑来到溪水中间时,更是燃烧了起来!

    一道火线照亮崖壁,直指井九,声势无比惊人。

    ……

    ……

    “六龙剑!”

    “他怎么会这剑法!”

    崖间响起无数惊呼。

    六龙回日之高标!

    顾清用的明显是适越峰的剑法!

    人们无比震惊。

    那位主持承剑大会的适越峰长老脸色很难看。

    两忘峰弟子可以学习九峰里的任意剑法,顾清自幼在两忘峰长大,学会六龙剑法也不出奇。

    问题在于,顾清现在终究只是洗剑弟子,两忘峰提前私下传他九峰剑法,这是不能摆到台面上的事情。

    对于那些没有背景的普通弟子来说,这太不公平。

    看到顾清用出适越峰的六龙剑诀,崖间很多人都有些不满。

    但他们明白为何顾清冒着事后被责罚的风险,也不惜暴露自己的真实本事。

    因为顾清这时候很愤怒,只想用最简单甚至粗暴的方式把井九击败。

    在前一次的交锋里,他输的实在有些狼狈。

    虽然有轻敌的缘故,但自己珍爱的飞剑,被一个低境界的同门,用如此粗鲁、毫无美感的方法击落……谁能接受?

    燃烧的飞剑向着井九而去,如一条恐怖的火龙。

    看着这幕画面,赵腊月心想如果自己不想避其锋芒,就只能凭剑心直接抢杀。

    她很清楚井九没有隐藏境界,无法像她一样尝试反杀。不过她并不担心,不知道是因为那夜的遭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对这个白衣少年无比信任,总觉得他一定会有方法应对。

    井九的神情终于认真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