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三章我也是这么想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31/347946.html
    那个无数人都想知道的答案就此揭开。

    这个答案看似不甚出奇,细细想来其间却隐着无数意味。

    山崖陷入了长时间的安静,人们因为震撼而无语。

    最后还是清容峰主打破沉默,用清冷的声音继续发问。

    “他已经飞升,你跟谁学剑?弗思剑随他而去,你又能承什么剑?”

    有前来观礼的宾客注意到,清容峰主提到景阳真人的时候并没有用尊称,没有称师叔,而是直接称他,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青山宗掌门还是元骑鲸都没有说话,似乎对他们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赵腊月说道:“依青山旧例,只要我能登上神末峰,拿到弗思剑,便算承剑成功。”

    只要承剑成功,那么青山第九峰的传承便可不断,至于如何学剑,她现在并不在乎。

    崖间响起元骑鲸冷酷的声音。

    “神末峰自禁,除非青山大阵新开剑脉,方能打开道路。你要续神末峰剑脉,青山大阵自然无法助你,登峰之路无比凶险,不要说你只是个承意境的普通弟子,即便是你游野境的师叔们也必是九死一生的下场,如此你还是坚持?”

    赵腊月说道:“我既然要继承师叔祖的剑,又怎会怕死?”

    神末峰剑名弗思,用九死剑诀。

    这就是九死不悔的意思。

    元骑鲸沉默了会儿,说道:“好好好。”

    这三个字他说的毫无情绪,也不知道是赞美赵腊月的勇气,还是无话可说。

    “原来……你是小师叔选中的弟子。小小年纪便有此气魄,不愧是小师叔看中的人,我便允了你。”

    青山掌门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慨与追忆,还有些欣慰。

    元骑鲸的声音依然冷漠:“若你失败而侥幸未死,三年内不能承剑,依然只能在溪畔自修,明白吗?”

    这个惩罚看似普通,实际上非常重。

    三年时间不能接触到真正的玄妙剑诀,更无明师指点,就算赵腊月是天生道种,修行也会非常困难,至少和那些承剑成功的同门相比会慢很多,而修行这种事情一步慢,步步慢,如此沉重的后果谁愿承受?

    很多观礼宾客的脸上都露出不忍之色,更何况青山宗的弟子们,很多人都想替赵腊月求情。

    但做为青山宗执掌剑律的巨头,元骑鲸说的话便是对门规最权威的解释,就算是掌门也不能轻易否定。

    过南山走到崖畔,对着上方的诸位师长行礼,禀道:“那可否让赵师妹入两忘峰?”

    人们明白他的意思,觉得不愧是青山宗的首席弟子,聪慧而有急智。

    清容峰主说道:“我觉得可以。”

    元骑鲸沉默不语。

    众人顿时放松很多。

    在两忘峰可以接触到诸峰的所有剑法。

    至于元骑鲸说赵腊月不能承剑……顾清在洗剑阶段都已经偷学了适越峰的六龙剑诀,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除了果成寺、水月庵、悬铃宗等宗派,前来青山观礼的还有身份比较特殊的人——来自朝歌城的两位王公。

    在世间他们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在青山宗这样的世外修仙之地却必须低调。

    从开始到现在,这两位一直保持着沉默,脸上挂着矜持的笑容。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此时却忽然站起身来对青山宗的决定与赵腊月的勇气大加赞扬。

    没人明白这两位王公为何这样做。

    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觉得青山宗这样做很虚伪,就算不会当面指出,也没有赞美的道理。

    赵腊月从溪间走回青石坐下。

    承剑开始到现在,她一直站着,没有坐下过。

    她的神情看不出异样,但井九注意到,她的鬓角里隐有湿意,想来心情还是有些激荡。

    他问道:“你就这么想上那座山?”

    赵腊月没有说话。

    接下来两忘峰收了顾清,剩下的数名弟子也各有去处。

    主持承剑的适越峰长老望向井九,问道:“你想好了吗?”

    很多人才想起来这位震惊全场的白衣少年还没有做出自己的选择。

    赵腊月的选择带来太多震惊,竟是让有些人忘了此事。

    人们没有想到,接着又有新的震惊到来。

    “想好了。”井九说道:“我也选神末峰。”

    崖间再次变得死寂,然后一片哗然。

    薛咏歌张着嘴,说不出话。

    玉山师妹双手捧脸看着井九,如痴如醉。

    赵腊月微怔,望向他的脸,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家伙。

    井九居然也选神末峰?

    人们震惊无比,心想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

    ……

    暮色深沉,神末峰迎着夕阳,云雾极薄,近乎没有,山间树林与景物非常清楚,一切看着都非常正常,有数条山道通往峰顶,过断崖时看着较险,但对修道之人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这些只是假象。

    景阳真人飞升后,神末峰封禁,除非青山大阵新开剑脉,不然根本无法打开,更不要说进入。

    赵腊月要来神末峰承剑,基本上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那位适越峰长老说道:“只要你们能够登上峰顶,找到弗思剑,便会承认你们重续景阳真人的传承。”

    赵腊月点点头。

    过南山说道:“师妹,有问题就退下来,莫要不舍。”

    顾寒看着她说道:“何必如此逞强,总之一切小心。”

    赵腊月对过南山说道:“多谢师兄先前说的那番话,不过就算失败,我应该也不会去两忘峰,抱歉。”

    刚才过南山说那番话,便是想为她留条后路,也得到了掌门大人的认同。至于危险……有掌门大人与那么多青山宗高手亲自看着,景阳师叔祖留下的禁制再如何厉害,相信赵腊月也不至于香消玉殒于此。

    “其实……你真有可能会死。”

    井九抬头看着暮色里安静的青峰说道,很语重心长的样子。

    神末峰太安静,景物太清楚,无论怪崖还是密林间都没有任何声音,仿佛都是假物。

    如此安静,往往意味着真正的凶险。

    “我总要上去看看,反而是你……”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如此危险,你其实不用跟着我。”

    井九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很好奇上面有什么,有人在前面开路,可以省些力气。”

    赵腊月没心情想他这句话是真是假,说道:“那你要跟紧。”

    “井九,注……注意……安全。”

    墨池长老搓着双手,有些紧张说道。

    井九点点头,然后望向他身边。

    柳十岁站在那里,小脸上写满了担心,当井九看过来时,他顿时板起了脸,看着有些可爱。

    井九转身与赵腊月一道向峰前走去。

    ……

    ……

    (晚上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