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一章原来她是赵腊月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31/412119.html
    青山宗两忘峰弟子,没有第一个出剑斩向那名妖女,已经令人足够意外。

    谁能想到,当昆仑长老意图斩杀对方的时候,他竟然还出剑相助那名妖女!

    这究竟是怎么了?

    施丰臣望向幺松杉的视线里充满了震惊与愤怒,正准备声相问,忽然想到一种可能,神情骤变。

    清天司的下属官员没有想到他想到的事情,大惊失色,说道:“幺仙师,你这是在做什么?”

    昆仑长老缓过劲来,厉声说道:“我知道三都派那几位师侄在朝南城的里行事确有不妥,得罪了你青山宗,但今众人亲眼看到这个妖女杀了竹介仙师,难道青山宗还想包庇她不成!”

    “竹介对我师叔无礼,自然该死。”

    幺松杉缓步上前,看着昆仑长老神情漠然说道:“至于你,居然敢对我师叔出手,那也是找死。”

    大殿里一片死寂。

    海风拂动幺松杉身上的青衣,飘飘欲仙。

    众人有些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

    对我师叔无礼?敢对我师叔出手?师叔……什么师叔?

    幺松杉乃是两忘峰排行十一的弟子,那他的师叔又是谁?

    无数道视线落在了赵腊月的身上。

    赵腊月摘下笠帽。

    令有些人遗憾的是,他们没能看到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如瀑布一般泻落。

    这位少女有着一头短,还有一对短而有力的双眉。

    之所以说有力,是因为她的眉毛而浓,就像是用最浓的墨画上去一般。

    越来越多人猜到了她的身份,震惊的无法言语,纷纷起身。

    大殿里到处都是案桌被掀翻的声音。

    ……

    ……

    在修行界赵腊月非常出名,甚至快要追上洛淮南、童颜、白早、卓如岁等人。

    她是天生道种,还没有出生便已经是青山宗重点保护的对象。

    三年前的青山承剑大会上,她出乎所有人意料,令神末峰重续传承,成为景阳真人的再世弟子,更是震惊了整个修行界。

    关于她的容颜以及性情,在各大宗派里早已不知道被讨论过多少次。

    这位短少女,双眉如画,眼眸黑白分明,被两忘峰弟子称为师叔,不是赵腊月,还能是谁?

    ……

    ……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不管他们对青山宗与赵腊月有着怎样的观感,此时有着怎样的心情。

    莫惜出身水月庵,亦是名门大派,此时也站了起来。

    她现赵腊月看着就是位容颜清秀的少女,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不如传闻,不禁有些轻视。但下一刻,她便想到先前那道横穿大殿的血剑,不由神情微凛,生出自愧不如的感觉。

    向晚书很意外,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先前在孤山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女居然就是传闻中的赵腊月。

    在中州派弟子的心里,赵腊月与别的宗派天才弟子有些不一样。赵腊月是朝歌人,按照朝歌俊彦尽入中州的说法,她本来也应该加入中州派,那样的话,如今就应该是是他的师姐或者师妹。

    中州派的师长曾经努力了十年时间,想要争取赵家改变主意,只是青山宗看管的实在太严。

    这些故事在中州派里流传了很长时间,所以包括向晚书在内的很多弟子都赵腊月都很好奇,更有一种很难说清楚的情绪,其中有莫名的亲近感,也有些抵触感,更多的年轻弟子则是把她当成了假想敌。

    大殿里依然安静,人们的心情很难平静。

    有些人注意到了站在赵腊月身旁的那个人。

    如果这位少女便是赵腊月,那这个戴着笠帽的人是谁?

    从那道铁剑能看出此人的境界未入无彰,比赵腊月差的远了。

    难道他就是井九?

    承剑神末峰后,就连井九在修行界也有了些名气,虽然远远不如赵腊月。

    但在某些方面,某些人的心里,他甚至比赵腊月还出名,因为传闻里他是位绝世美男子。

    井九没有摘下笠帽的意思,包括莫惜在内的女性修道者都觉得有些遗憾。

    “原来是青山神末峰主大驾光临,本王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随着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大殿深处涌来一阵云雾,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雾里缓步走出。

    神秘的西王孙,终于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

    ……

    西王孙也是被迫现身。

    赵腊月如今是神末峰主,是青山宗的大人物。

    更不要说,她还有一个身份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

    无论辈份还是地位,她都是今日殿内最高的那个人。

    西海剑派长老与昆仑长老的辈份与她相平,在修行界的地位则是远远不如她。

    放眼云台,只有西王孙的身份地位算得上对等,那么当然要亲自出面相迎,如此方能显示出对青山宗的尊重。

    ……

    ……

    西王孙登场之前,西海剑派的游野境长老便已经收回了剑识,就在赵腊月刚表明身份的时候。

    哪怕他收回剑识的度稍慢一刻,也会被认为是对青山宗的无礼,说不得便会引来一场纷争。

    西王孙与赵腊月微笑见礼,然后望向她身旁的井九。

    想着先前见面时井九说过的话,他的眼底深处有抹极凌厉的光一闪即逝。

    这时候,他当然已经确定,对方不可能是想来投靠西海剑派。

    当时井九对他说: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看什么呢?

    难道青山宗知道了鬼目鲮的事情,派弟子来查?

    想到此节,即便是他也有些警惕。

    但他没有太担心,因为他相信,不管青山宗怎么查,就算通过鬼目鲮查到西海,依然无法找到任何证据。

    鬼目鲮之局,根本没有什么刻意的布置,针对的只是修道者的野心。

    想到那位青山宗的天生道种两年前已经吃下了妖丹,西王孙的唇角现出一抹颇堪捉摸的微笑。

    一颗可以帮助修道者提升境界的妖丹,再加上一篇可以抹除丹毒痕迹的功法,是没有修道者能够抵抗的诱惑。

    越是天才,承受的期望与压力越大,越不能抵抗这种诱惑。

    西王孙看着井九与赵腊月微笑想着,查吧,查的越认真越好,最好快点查到你们那位天才的同门,那就最好不过。

    井九在想别的事情。

    赵腊月表明身份,西王孙便亲自现身相迎……

    如果早知这般容易,他先前何必在孤山下那几盘棋?

    看来修道无数年,只是数年游历,这方面的经验还是不足。

    那么你呢?你不是说自己很擅长阴谋吗?

    他望向身旁的赵腊月,摇了摇头,心想不愧是神末峰一脉,这方面都有些笨啊。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那人的声音初始有些微微颤抖,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不安,但很快便变得平稳起来,坚定如铁,不可摧折。

    “难道是青山宗的大人物,就可以随便杀人吗?”

    施丰臣向前踏出一步,盯着赵腊月的眼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