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把一锅白汤看残,井九戴上笠帽,系好布带,下了酒楼,走进马车。

    这辆车是顾家提前准备好的。

    顾家是南河州大族,有不少子弟在青山修行,到现在都还有两位长老分别在天光峰与适越峰清修。

    做为弟子,顾清怎能让井九为这种小事劳神,早已做了安排。

    一年来,顾清在家族里的地位隐隐发生了很多变化。不管怎么看,神末峰首徒也是很有前途的样子,虽然还是不及顾寒在青山的地位,但谁知道将来怎么样,大家族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犯错。

    车厢很大,里面的布置很豪华,顾家为了这辆车应该是很花了些心思。

    井九不懂这些,但很满意。

    因为车厢里有张床,顶部还开着一道窗,上面镶着整块的琉璃,可以透进天光。

    他解下用布包好的铁剑,躺到床上,敲了敲车厢。

    马蹄声起,车向着云集镇外驶去。

    云雾从四周汇聚过来,在窗外飘过。

    他看着窗上的风景,沉默无语。

    他没有随着青山大队一起走,除了不想与清容峰那位太近,还有一个原因。

    南河州北部的氓山,前段时间忽然有宝光射出,照亮夜穹,那是有绝世法宝现世的征兆。

    更有修行者说,那里有一座前代真人留下的洞府,因应天地气息变化,即将重新开启。

    这种传闻隔段时间便会在大陆出现一次,没有引起太多宗派的重视,有资格参加梅会的那些宗派都没有弟子去,青山宗也没有理会,哪怕是在南河州里。

    井九当然知道这个传闻是假的。

    因为传说中的那位前代真人叫做景阳。

    不过他还是会去看看,因为有很多小宗派弟子与散修会去,他想看看那个家伙会不会出现。

    那个家伙最喜欢看热闹。

    当年他们师兄弟做了这个假洞府,不就是因为那个家伙贪玩,喜欢看热闹吗?

    ……

    ……

    某个傍晚,马车在氓山南面停下。

    井九背着铁剑下来,回头看了马车一眼。

    他觉得这辆车真的很舒服,修行者不会晕车,随车厢起伏,反而可以助眠。

    从南松亭到洗剑溪的道路很平,应该可以行车。

    他这般想着,对车夫说道:“送到南松亭。”

    那位车夫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拼命点头。

    暮色渐深,莽莽群山渐暗,偶尔能够看到一道剑光亮起,前来探宝的确实没有什么境界高的修行者。

    井九沿着山道前行,夜深时分,来到一座破庙前。

    此处距离那座洞府还有二十余里,正好在禁制之外。

    这里说的禁制不是阵法,而是南方大陆修行界的惯例,临行前他向顾清问的很清楚。

    修行者探宝的时候,如果对宝藏有意,便要在洞府开启之前进入二十里的距离,否则你便没有资格参加分宝。

    这规矩明显是在模仿青山宗,只是有些不伦不类。

    井九走进破庙。

    庙里燃着一堆火。

    十余名修行者围火而坐。

    修行者不惧寒暑,眼力远胜常人,行走夜路也不需要光亮,但他们依然点着一堆火。

    没有人喜欢孤独,火堆是呼唤同伴的标志,聚在一起往往会给人带来勇气。

    火光照亮他们的脸,随风而动的火苗,让他们的脸色也有些阴晴不定,应该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在半夜洞府开启之前往前再走数里,问题在于那样必然会迎来竞争者的纠缠与争斗,万一洞府是假的那岂不是亏了?

    十余道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

    井九没有理会,走到角落里坐下。

    他不需要同伴,早就习惯了孤独。

    破庙里一片安静,只有火苗被山风拂动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庙外传来一道极其洪亮的声音,冲淡了破庙夜色带来的紧张压抑感。

    “这就不可能是真的!也亏他们想得出来,还什么景阳真人的别府?这里可是南河州,如果是景阳真人的别府,青山宗怎么可能让人靠近?就算中州派也只能远远避开!也就是这群白痴才会相信。”

    走进破庙的是两位僧人,一老一少,说话的是年轻的那位。

    十余名修道者对着那名年轻僧人怒目相向。

    年轻僧人性情粗疏,根本没注意到火光,自也没想到庙里有人,顿时愣住了。

    那群白痴……应该就是这些人吧?

    背后说人坏话却被事主听着了,年轻僧人很是尴尬,连连躬身道歉。

    十余名修道者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因为年轻僧人道歉的态度确实非常诚恳,更重要的是,他与那位老僧背着旧木屉,苦修打扮,一看便知道来历,哪里是他们这些人得罪得起的?

    听闻果成寺高僧的脾气很好,可以骂几句出气,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人敢做什么,接受了年轻僧人的道歉,起身向老僧行礼请安,更是让出了火堆边最好的位置。

    年轻僧人忽然看到角落里戴着笠帽的井九,有些犹豫,又看了两眼才确认,不由啊的叫了一声。

    老僧无奈说道:“又怎么了?”

    “哎呀哎呀哎呀……”

    年轻僧人觉得井九是想隐藏身份,不好指他,很是着急,对老僧说道:“师伯,你说的是对的,我错了。”

    在他想来,青山宗既然派出了神末峰的井九,那今夜开启的洞府即便不是景阳真人别府,也必然有些来历。

    井九见过年轻僧人两次,却没想到他的话如此之多,竟比十岁还要更聒噪。

    放在以往,他或者会有些烦,现在却觉得有些亲近,对着年轻僧人微微一笑。

    火光照亮笠帽下一角。

    年轻僧人手捂胸口,心想果然如传闻一样,真是好看啊。

    “井师兄……不对,井师叔……你为何会在这里,难道今夜那间洞府?”

    他的声音很低,庙里别的修行者没有注意到。

    井九摇了摇头。

    年轻僧人还准备说些什么。

    老僧走了过来,说道:“闭嘴。”

    年轻僧人叹了口气,闭上了嘴,心想自己与这位青山师叔确实有些犯冲,每见一次都要被迫修一次闭口禅。

    看到这画面,井九心想自己要不要把闭口禅学会,过两年后再传给十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