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法阵消失了,一个长的和普通人一样的尸鬼出现在刘坤面前,手里拎着一个看起来像火箭筒的东西。

    刘坤此刻精神力已经消耗一空,来不及问话,就直接倒在床上睡了过去。尸鬼们因为没有精神力的支撑,也被强制送回了尸鬼世界。

    守着他的两女心疼不已,将他放好在床上,盖好被子就坐在一旁悄悄的聊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刘坤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灰蒙蒙的世界里,周围没有任何的东西,就连脚下都是空的,吓的他差点没喊出来。

    感觉脚下就像踩着坚硬的地面后,他开始大胆走了起来。

    “有人吗?这里是哪里?”走了好久,刘坤忍不住喊了起来。

    这里什么也看不到,什么声音也没有,到处都是灰色,亮不亮暗不暗的让人特难受。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有没有人啊?”刘坤内心中有些慌了。

    只要是人,身处这种未知环境中定然会有些慌乱,就算艺高人胆大的高手,也会警惕心大增,防备突然出现的危险。

    周围依旧死寂一片,刘坤只能慢慢的继续走着。突然,周围的景色开始有了变化,隐隐约约的能看出周围有物体的轮廓。

    刘坤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看着周围,努力的想看清楚那些东西,可无论如何还是看不清。

    他明白这不是自己的原因,所以干脆也不看了,迈开步子继续向前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进的原因,还是周围环境自己变化,慢慢的可以看清楚附近的东西了。

    随着环境越发的清晰,刘坤心中无比震惊。

    残垣断壁,楼倒房塌。树死花枯,水尽黄沙。一切就像电影中的世界末日一样,凄凉荒芜至极。

    踩在碎石道路上,刘坤一步一步的,漫无目的的走着。皱着眉头左顾右望,想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过了好半天,刘坤猛的发现,这里竟然是通市!

    “怎么可能?难道我来到通市了?可为啥没有恶鬼啊?”刘坤很是差异,本能的想拿出齐眉棍,结果却找不到自己的牛皮包了。

    刘坤真的慌了,赶忙跑到旁边的破房子里躲了起来,开始召唤刘一刀。可连着试了好几次,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下他更着急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刘坤看着墙壁,皱着眉头想着。

    就在他毫无头绪的时候,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刘坤抬头一看,竟然是要下雨。正准备找个不漏雨的地方避雨,突然一道天雷劈向自己。

    “我靠!”刘坤急忙一躲,堪堪躲开了天雷。

    看着自己原来位置冒出了一阵黑烟,刘坤心有余虐,这要是给自己来一下,不得劈成渣子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若仁德以万物为何?”天空中突兀的传来这么一句话,声音沙哑苍老,给人一种洪荒的感觉。

    刘坤听完这句话后,思维不受控制的顺着想了下去,身体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天地没有感情,对待所有人和猪狗是一样的。那我要是有怜悯之心,我会把人类当成什么呢?会不会统一看待呢?”刘坤轻声的嘟囔着。

    要是把人类都当成好人,那那些作恶的人不就没有报应了吗?可是很多恶人也不是天生就坏的,也许是有苦衷呢!

    可要是没有惩罚,那人类会不会全变成恶人?到时候又会怎么样?世界会不会混乱不堪?

    “孩子!知道刚才为什么劈你一雷吗?因为你是恶人!是对你的惩罚!”声音惊醒了刘坤,同样让他有些疑惑。

    自己是恶人?为什么?自己没做过什么坏事,为啥说自己是恶人?

    “不明白善恶怎么区分是吗?我问你,助纣为虐的人是好人还是恶人?”

    “当然是恶人!”刘坤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那比干这种爱国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刘坤答不出来了。

    “孩子,六道入世并非你想象那种,天道既然安排了这一劫难,就代表它有它的作用,尽人力听天命即可!”

    这句话落下后,天空突然变回了之前的模样,接着周围的一切就再次回到灰色世界,只剩下刘坤自己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尽人事听天命?这些话到底是要对自己说什么?又是什么人说的?难道这个声音就想告诉自己,让自己不要插手六道的事?

    不对!对方肯定是敌人,所以才会阻止自己的行为,想让自己不要再和六道对抗。一定是这样的!

    可这也说不通啊!如果是敌人,人家完全可以凭借刚才那种通天手段杀了自己,根本用不着拐弯抹角的说一大堆废话。

    刘坤越想越迷茫,脑海中已经混乱不堪,隐隐有些发痛。

    “老公!老公!你怎么了?醒醒!”刘坤突然听到了独孤豆豆的声音,急忙四下寻找,可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

    “老公!醒醒!”这次是欧阳欣欣的声音。

    刘坤赶忙平复了一下,静静的感觉声音的来源。

    当独孤豆豆再次说话时,刘坤赫然发现,声音竟然来自自己的脚下。本能的低头一看,他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睁开眼睛,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二女担忧焦急的模样,扭头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

    “老公!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俩了!”独孤豆豆扑到刘坤怀里就哭了起来,欧阳欣欣也拉着刘坤的手,轻轻的抽泣。

    “没事了!我刚才做了个噩梦!”刘坤用另一只手拍了拍独孤豆豆的后背说道。虽然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真的做梦,但他不能说出来,那样会让二人担心的。

    欧阳欣欣擦了擦眼泪,紧紧的握着刘坤的手说道:“老公,你刚才真的吓死我俩了。怎么叫你都醒不过来,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天道敌人,真的太吓人了。”

    “放心吧!我没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加上这次消耗比较严重,所以做了噩梦,不用担心了!对了!刚才我都在梦里说什么了?”刘坤装成不在意的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