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叶芷阳缓缓站了起来,目光无比冷静,甚至带着憎恶得盯着宋长青:

    “你,背叛了松林镖局,背叛了大家,对不对?”

    什么?!

    孙阳身躯一震,很多疑点,仿佛突然因为这句话,变得清晰了起来。

    二郎山运镖,盗匪们为什么会守在那条路上?

    叶枫虽然是个败家货,但还不至于蠢到把运镖线路告诉外人。

    还有,吴总镖头也是因为宋长青的建议,才选择了那条路去引开盗匪,但没想到却中了计……

    “是你!”

    孙阳脸色阴沉的能滴出黑墨来,双目赤红如血,一个疾步冲上去,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宋长青!”

    “害我们丢了镖的人,是你!”

    “害死了吴总镖头和兄弟们的人,也是你!!”

    “现在要抢走松林镖局的人,还是你!!!”

    怎么会这样……

    松林镖局的家眷们都难以置信。

    宋长青在他们面前,一向是温文尔雅,对谁都谦和有礼的,他怎么会是叛徒呢?!

    会不会搞错了?

    “你们误会我了!”

    宋长青很轻松的掰开孙阳的手,将他甩开,径直走向了叶芷阳。

    他来到叶芷阳对面,温柔的一笑:

    “现在,只有我能拯救松林镖局!芷阳,只要你愿意跟了我,我一定会一生一世对你好!”

    叶芷阳眼光中闪烁着骇人的光芒:

    “你凭什么认为,我叶芷阳,会看上一个背信弃义的叛徒?”

    啪!

    话音未落,一声巨响的巴掌。

    宋长青被扇得猝不及防,一阵耳鸣目眩,半张脸瞬间肿成了猪头脸。

    “打得好啊!”

    “叶芷阳姑娘还真是烈性,镖局夫人的诱惑都不为所动!”

    “松林镖局家门不幸啊,一个败家子不够,现在还多了个白眼狼的叛徒!”

    周围的吃瓜群众们又是一阵叫喊声。

    宋长青捂着被扇肿的脸,狠狠啐了一口血沫。

    表情瞬间变得凶狠毒辣。

    这人本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哪里会有半点人性?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婊子!!”

    唰!

    他竟是高高的扬起了右手,就要去打叶芷阳。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

    “贱人,你敢动芷阳姐一根汗毛,我要让你今天死上一万次!!”

    这声音不大,却好像惊雷一般的响在了所有人的耳里。

    一直半躺在地上的叶枫,竟是在这个时候,陡然睁大双眼,眼神无比清亮,好像看着死狗一样看着已经彻底傻逼了宋长青和欧阳雄。

    全场,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连叶天南,叶芷阳,都长大了嘴巴看着缓缓起身,一步步的向着场中走了过来的叶枫。

    啪啪。

    啪啪。

    他走过了宋长青,根本没有再扫这个贱人一眼。

    啪啪。

    啪啪。

    他走过了欧阳雄,后者脸上的表情像是被人抽了十几个耳光,惊怒到没了边。

    叶枫最终走到了同样懵逼的李儒面前,手一挥,一个黑色的箱子出现在了李儒脚下。

    “李管家,这是你们的镖货,你验收一下。”

    什么?!

    李儒看着面前的箱子,完全接受不了这惊天逆转。

    镖货真的从清风寨匪盗手里抢回来了?!

    欧阳雄猛地转头,差点扭断了脖子。

    “不可能!!”

    “这不可能是从清风寨带回来的!”

    “是不是,李管家看一眼不就知道了,你这蠢货瞎**什么?”

    叶枫的话狠狠的抽了欧阳雄的脸,而那边李儒则是飞快的掏出了一柄钥匙,打开了箱子上的铜锁,掀开箱子一看,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看向了叶枫:

    “这……真的是我家的货物啊!!”

    我的天!!

    至此,广场上彻底爆炸。

    百闻不如一见的惊天大反转啊!

    “不会吧,我是不是眼花了,叶枫居然把镖货抢回来了?!”

    “叶枫?!清风寨?!”

    “二世祖居然从强盗手里把东西抢回来了,百年奇闻啊!”

    “枫儿,你……”叶天南在后面看的老泪纵横,无比开心得看着孙子。

    叶芷阳惊喜得捂住了嘴,只剩下激动和喜悦的泪水不停的滚落下来。

    “叶枫,你没事?你没受伤?”

    孙阳大步冲了过来,激动的流泪,跟其他镖师紧紧的围住了他。

    “对,我没受伤,这些血也不是我的。”

    叶枫笑着看向众人。

    刚才,他假装昏迷,被欧阳雄拿着长剑过来索命,这些镖师们挺身而出的一幕,让他心头一热,所以此刻站在他们面前,也不自觉亲近了许多。

    “那刚才你又是昏迷,又是倒地不起……”

    孙阳指了指地上的血迹,好像还是反应不过来。

    叶枫摸了一把后脖子的血,然后递到他面前让他仔细闻了闻。

    “回来的路上,碰到一只野猪,临时借了点血拿来化个妆。”

    这!

    众人想哈哈笑,却不敢相信眼前的叶枫竟然机智如此。

    他一个人就彻底玩弄了欧阳雄与宋长青两大贱人,这还是曾经的那个又笨又蠢的叶枫么?

    这个时候,傻逼就是对面,欧阳雄已经气得红了眼,但更加绝望的,则是宋长青。

    “怎么可能?叶枫怎么没死……”

    宋长青嘴唇紫,颤抖不停,整个人好像癔症了似的,喃喃自语。

    叶枫则是目光一沉,一步一步走向他,声音没有了半点温度:

    “本来我是想装个伤狠狠的坑一把欧阳雄那个贱人,但没想到你这么沉不住气,现在就跳了出来,倒是给我省了力气。”

    “你说什么?”宋长青心思敏锐,听出了叶枫话里意思:“你早就知道我……”

    叶枫冷冷一笑:“当时在二郎山,我们整个镖队收到袭击,所有人都伤势严重,但是你呢,虽然满身是血,却一点伤口也没有,这不是很诡异吗?”

    此话一出,众人讶异,孙阳等人更是惊的张大了嘴看着叶枫。

    “叶枫,不,少镖头他竟然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看出宋长青的问题了……咱们都还傻乎乎的被蒙在鼓里……”

    不知不觉,孙阳对叶枫的称呼已经换成了‘少镖头’。

    而叶枫,则是步步紧逼,他们叶家已经受了太多的屈辱,今天要连本带利的全讨回来。

    讨债的目标,不仅仅是宋长青这个叛徒,更是背后的欧阳雄那个贱货!

    “李先生。”叶枫一转身,没有再看脸色铁青的宋长青,转向了旁边的李儒。

    “叶公子。”李儒不知不觉的换了一种恭敬的态度:“有何指教。”

    “今天叶枫斗胆,想请李先生来给今天接下来要生的事情做个见证。”

    “见证何事?”

    “其事有三。”叶枫声音隆隆,每个字都如洪钟大鼓,敲在了大伙心上:

    “第一,松林镖局宋长青,背叛镖局,出卖恩师,将镖局线路透露外敌,导致总镖头吴志远等三十六名镖师尽数丧命二郎山;其后更是欲加害于我,将我前去盗宝的时机泄露,在清风山险象环生;更有,此子在镖局大难之际,妄图以钱财为手段,霸占松林镖局总镖头之位,将叶氏一族百年产业双手送到别人的手中,其心之毒,如狼似豺,其人之恶,猪狗不如!

    “请李先生作证,今日叶枫便要在此行扬威镖局之家法门规,将这人面兽心的畜牲斩杀,以昭天地正气!”

    哇哦!

    全场观众出一阵惊叹。

    叶枫骂得酣畅淋漓,大伙听得带劲过瘾,简直像是一场权谋大戏,到了最激动人心的高潮。

    宋长青,全程黑着脸,身子微微抖,没有回应半句。

    从他跳出来要抢总镖头位置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现在说什么都没有人会相信,犹如丧家之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