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叶枫犀利的目光转向了欧阳雄:

    “其二,叶枫要让松林百姓们看到,扬威镖局欧阳雄,恶意竞争,为抢生意,不择手段;收买贱人宋长青,勾结恶匪清风盗,打劫我镖局货物,霸占我镖局祖业。我松林镖局立足松林县多年,光明正大,不畏竞争,但扬威镖局这种龌龊下流的手段令人不齿,不配在我松林县大地立足!”

    啪!

    叶枫手一抖,甩出了一张白纸黑字的状纸:“欧阳雄,这上面罗列了你勾结清风盗,阴谋杀害我叶家镖师的所有罪状,明日咱们官府对峙,松林镖局要讨回公道,惩治奸恶,祭奠我叶家各位忠烈的英魂!”

    我的妈呀!

    这一刻的叶枫,气势强到爆表!

    这家伙真的是以前那个松林第一败家子么?

    这口才,这气场,简直英伟帅气到没有朋友啊!

    人们明显看到了欧阳雄的脸庞在来回变色,眼角一个劲的抽抽,做贼心虚到了极点。

    但欧阳雄终究是有些心机,他眼珠子一转,不等叶枫将第三件事说完,就站了出来出冷喝:

    “废话!叶枫,你们松林镖局出了个叛徒败类,与我扬威镖局何干?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话说到这,便是要让宋长青来背所有的黑锅,今天这么多父老乡亲在此,他扬威镖局的声名比什么都重要。

    “哼。”结果叶枫早有所料,冷冷一呼:“王镖头!”

    蹬蹬蹬!

    王通狗一样的小跑了过来,气得旁边的欧阳雄瞪直了眼珠子。

    这家伙竟是早已经成了叶枫的人,要不是他之前‘谎报军情’,他跟宋长青怎么会底牌尽出?

    “王镖头,你身为扬威镖局的镖头,倒不如你来跟大家说说看,过去都生了什么?”叶枫冷冷的问。

    王通喉咙上下抖动了几下,不敢去看旁边欧阳雄。

    他自以为被叶枫喂下了毒药,命在旦夕,背叛欧阳雄大不了亡命天涯,但是不听叶枫的话却是立刻送命,这傻子也知道怎么选。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我作证,欧阳雄勾结清风寨,诱杀松陵镖局吴志远等人,更是收到宋长青的飞鸽传书,派我出去截杀叶枫,更是给清风寨送了厚礼,让他们不给叶枫机会,一切都是欧阳雄的主意!!”

    哗!

    人群彻底炸锅。

    就算之前有些人对叶枫的还存有怀疑,现在也彻底看穿了欧阳雄的真面目。

    “这是级无敌惊天大反转啊!”

    “居然还有这种事,欧阳雄和宋长青也太他妈不是人了!”

    “欧阳雄阴险,宋长青根本猪狗不如,!”

    “扬威镖局真是没节操啊,这样的镖局,以后打死老子都不会光顾他们!”

    “弄死宋长青!”

    “扬威镖局滚出松林县!”

    吼吼吼~~

    真相大白,民意彻底沸腾。

    整个松林镖局的广场上,转为一片讨伐和斥责声,宋长青身败名裂,欧阳雄与扬威镖局输得一塌糊涂。

    “胡说!”

    “大家不要相信叶枫这个败家子,他收买了王通,故意演出这一出戏,我扬威镖局心系松林百姓……”

    欧阳雄在这个时候彻底方了,还打算替自己的镖局辩解。

    “系你奶奶个熊啊!”

    旁边百姓们又不傻,谁还会听他哔哔,直接就有人拎着臭鸡蛋,烂菜叶就上来了,哗啦啦的对着欧阳雄等人就是一阵洗礼。

    “败类欧阳雄,滚出松林县!”

    “滚出去!!”

    松林县以商立县,最痛恨的就是盗匪贼人,欧阳雄勾结清风盗就是犯了最大的忌讳,彻底搞臭了自家镖局的名声,他们几个月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望,在今天一日之内被叶枫打击殆尽。

    不过今天,终究难以对欧阳雄痛下杀手,他们扬威镖局有三十多人在此,松林县内更是禁止大规模的私斗,但宋长青就不同了,今天,这个叛徒贱人已经必死无疑!

    一片骂声之中,就听到孙阳等人愤怒的嘶吼。

    “宋长青,你这个叛徒,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哗啦!

    人群自动散开,孙阳带着几名镖师已经将默然站立的宋长青围在了中央,大伙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就把面前之人就地正法。

    人群也安静下来,都期待着看到这猪狗不如的畜牲受到应有的惩罚。

    但宋长青,却是至始至终没有说话,直到现在,他才出了有些癫狂的笑声:

    “呵呵……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叶枫,我竟然会输在你这么一个白痴的身上……”

    “闭嘴!宋长青,不许你在侮辱叶枫!”旁边,叶芷阳手中早已经拔出了长剑,英姿勃,加入了孙阳等人的包围圈。

    “他不是白痴?”宋长青似乎要将这些年所有的怨愤泄出来:“他不是白痴我们松林镖局怎么会有今天的局面?芷阳……你比谁都清楚,这些年叶枫败掉了镖局多少银两,若非如此,我们明明知道风险极大,又怎么会去接下李家的重镖?”

    宋长青的话没错,之前的叶枫的确是败家到了极点,但今天的叶枫完全脱胎换骨,令人刮目相看。

    “不过说这些都没有用了……”宋长青缓缓的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刺目的剑光散出了淡淡的寒意:“我输了便是输了,但是叶枫,就凭你,还有你们松林镖局想要将我正法……哈哈哈,只怕还做不到!!”

    小心!

    这家伙要突围了!

    话音刚落,只见宋长青手中青锋爆闪,一道可怕的剑光竟是直直的奔着慕芷阳而去。

    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之前口口声声对慕芷阳一片倾心,结果到现在竟是先对美女难。

    “畜牲,老子真是错看了你!”

    孙阳怒气冲天,哪里会让宋长青得逞,手中精铁长棍一挥,化成一道乌光就去拦截那一道剑锋。

    “孙阳,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拦我,给我滚!”

    噹的一声!

    只见宋长青长剑一挥,竟是直直的将孙阳劈得倒退了十几歩,那看似脆弱的剑锋上蕴藏了难以想象的力量。

    “高……高阶武师?!!”

    被劈退的孙阳双手颤抖,长棍几欲脱落,不可思议的看着宋长青的身影:“你竟然已经突破到了高阶武师!!”

    人群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