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的天啊!宋长青才多大,不到二十吧,竟然已经是高阶武师了!”

    “这家伙真是个天才啊?这种天赋怕是有机会在四十岁之前成为武道宗师吧?”

    “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啊,这么个垃圾竟然给他如此高的天赋。”

    “完了,估计松林镖局今天没人拦得住这家伙了吧,叶老爷子年轻时也就是巅峰武师,但现在……”

    “芷阳小心!!”

    人们议论纷纷之间,就看到叶天南从天而降,一柄虎头大刀在空中划出了一片乌光,狠狠的斩向了宋长青。

    “哼!叶天南,一条老狗而已,我忍你很久了!”

    撕破脸的宋长青,放肆猖狂,口无遮拦,但实力却当真可怕到了极点。

    他双手握剑,反手一挥,可怕的剑气直冲云霄,硬生生的与叶天南的虎头刀拼了一记。

    哐!

    人们只觉得耳朵麻,但战局更加令人震惊。

    叶天南竟是被这一剑击得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随后整个人踉跄落地,倒退了四五步方才站稳。

    “你……竟然已经快突破巅峰武师?!”叶天南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却也为宋长青的武道天赋感到震惊。

    哼!

    宋长青仅仅后退半步,握剑的双手稳如磐石,脸上满满的都是冷酷的笑意:

    “看到了吗!我早已经是松林镖局的第一高手,你们这些垃圾,废物,若不是我,松林镖局怎么可能撑到今天,总镖头的位置原本就应该属于我!还有你,叶芷阳!”

    宋长青一剑指向了叶芷阳,心中的阴暗,嫉妒全面爆:“你这个瞎了眼的婊子,我对你万般照料,你心里却只有那个屎一样的叶枫,我真的想知道,你是不是已经跟他睡了,这么的死心塌地?!今天,我便是要带走你这个小贱人,看看你能不能像伺候叶枫一样伺候我!!”

    “闭嘴!!”

    宋长青的话简直污浊不堪,无法入耳。

    叶芷阳气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活撕了宋长青的贱嘴,她娇喝一声,手中长剑直直的像宋长青刺来。

    “芷阳,小心,你不是他的对手!”叶天南却是在旁疾呼。

    宋长青更是露出了阴邪的淫笑:“嘿嘿。你的剑法有一半都是我教的,小婊子,今天我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无耻!!”

    “就是无耻,谁奈我何?!”

    宋长青隐藏的战力令人震惊,他挥起长剑就要去战败叶芷阳,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道红光嗖的一下就从人群中飞了出来,直奔宋长青的后脑。

    什么?

    宋长青被身后的劲风激的浑身炸毛!

    这是什么攻击,度之快,令他无法反应。

    嘭!

    一声爆响。

    人们就看到一朵红色的烟花在宋长青后脑的位置的升起,大片的红色碎屑夹杂着殷红的鲜血飞溅的到处都是。

    我去!

    这什么攻击?!

    全场傻眼,都没见过如此可怕的远程暗器,只能看到宋长青一个狗吃屎一般的载倒,一张猖狂笑脸狠狠的贴在叶芷阳脚下的地板上,擦的脸皮碎裂,鲜血横流。

    叶芷阳当机立断,立刻挥剑刺杀,可宋长青一身武艺当真令人惊叹,受此重伤还能挥剑挡开了叶芷阳的攻击,一个翻身就跃到了一旁。

    “呼呼……”

    他疼啊。

    一摸后脑,满手是血,钻心的疼。

    “是谁!”他长剑乱指:“是谁出手偷袭,给我滚出来!”

    “是我。”

    结果,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缓缓的走出,手里,还像抛着玩具一般抛着一块鲜红的板砖。

    “叶枫??”

    “少镖头?!!”

    全场的人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懵逼了,但没有一次比这次更加吃惊。

    那可怕的暗器竟然是一块板砖?

    难怪怎么觉得那么眼熟。

    而且那板砖竟然是叶枫砸得,这么狠?这么准?

    天啊!

    这个叶枫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啊!

    宋长青看到叶枫,再看到对方手里那块可怕的板砖,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表情一拧:

    “是你!那天砸我也是你?!”

    “没错。”叶枫啪的一下将手里板砖握紧:“哥早他妈的看你不爽了,害我还不够,还他~妈~的对我的芷阳姐心存不轨,今天不弄死你就不姓叶!”

    “就凭你!”宋长青只当自己是被暗算,却没有将叶枫这个曾经的战五渣放在眼中:“我今天先剁碎了你!”

    “剁你妈!”

    叶枫对待敌人从不心慈手软,手中板砖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

    噹!

    又是一声。

    宋长青挥剑相迎,全力一斩,将那飞砖斩碎,但整个人竟是不由自主的倒退三步。

    这什么破砖啊,怎么可能这么大威力?!

    再来!

    叶枫眼神冷冽,保持了几十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下,他就是无敌。

    唰!

    狂暴的一砖,再次轰出。

    嘭!

    砖屑四溅,但宋长青却是足足退后了五步,满脸都被红色的砖沫洒满,狼狈无比。

    这飞砖的力道太过恐怖!

    他的双手已经开始颤抖,就算自己是高阶武师,很快就能突破到巅峰武师,但也架不住脑后鲜血哗哗的流,面前板砖噌噌的飞。

    叶枫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嗖嗖声响!

    一砖砖飞起!

    宋长青的眼睛直了。

    叶枫这回左右双手各抛起了一块板砖,脸上挂着恶魔般的冷酷。

    这回……完了……

    嗖嗖嗖!

    嘭嘭嘭!

    叶枫战的兴起,疯狂的扔出一块块板砖,人们就看到一条条红光像狂龙般的扑向宋长青,场面壮观的不要不要的。

    这已经是飞砖术的狂暴升级版,砖海之术!

    我斩!

    我再斩!

    宋长青苦苦支撑,却哪里能够在板砖的海洋里幸存?

    久守必失。

    几分钟后,就听到一声惨叫。

    嗷!

    宋长青长剑脱手而出,一条右臂已经被板砖生生砸断。

    “死!!”

    叶枫继续挥砖。

    嘭嘭两声。

    两块板砖直接砸碎了宋长青的膝盖骨,给爷跪下!!

    嘭!!

    又是一块,直直的砸碎了他的胸骨,每一根肋骨都像利剑一般刺入胸膛,让宋喷出一大口的老血。

    “叶枫!!你有种杀了我!!”

    这疯狗一般的人还在地上狂吠。

    “杀你,也得先碎了你这张侮辱芷阳姐的臭嘴!”

    叶枫气势如魔,拎着板砖就大步来到了贱人面前,看着那满口鲜血的恶心嘴脸,挥手就是直直一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