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人……”

    “丁捕头如何?”

    “说实话,属下自己在思考过这任务之后,也觉得您这次给叶枫的考验未免有些难度过大了。”

    “呵呵。”县太爷拿起一个白胖的肉包子,掰成两半,摇着头笑了笑:“那是自然,想要去参加天命猎赛,跟整个陈仓郡的天骄竞技,没有强大的实力与心机怎么行……至于这个叶枫,看来我还是有些高估他了。”

    话音刚落。

    一个捕快进门来报。

    “县太爷,松林镖局当家,叶天南求见!”

    “哦?”

    县太爷眉毛一动,没有放下包子,而是随意道:

    “请他进来。”

    等了一会儿,叶天南走进后厅,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县太爷。”

    “叶总镖头不必多礼,你一大早赶来,早饭吃了吗?要不要一切吃点?”县太爷年纪轻轻,但面对叶天南这种老江湖却是一点儿不慌,甚至还有几分随意。

    谁知叶天南却是直接从衣襟里拿出了一封信纸。

    “枫儿有一封信,让我务必于此时,转交给县太爷。”

    “此时?!”

    县太爷眉目一动,将叠好信接在手中,轻轻抖开,一目扫过。

    “这……怎么是这……”

    看完信,县太爷右手咬了一口的包子竟是直接掉在了粥里,溅了他一身,脸上的惊讶表情更是丁勉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这个叶枫!!”

    过了好几秒钟,县太爷脸上才微微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是我小看他了……”

    ……

    与此同时,李家大宅。

    李家家主坐在会客厅的上位。

    右侧,松林镖局的一位年老镖师,正将一封信纸递给李儒,让其转交给家主。

    这位年老镖师是叶天南最信的过的人。

    “你是说,叶枫早就准备了这封信?”

    李家家主一边接过信纸,一边随口问道。

    年老镖师轻轻点头:“是,这是计划的第一部分。”

    沉默了片刻。

    一向处事不惊,不形于色的李家家主,突然脸色大变,连带着信纸,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吓得旁边默然而立的李儒猛地一个小跳。

    这位家主大人多少年都没有如此变色过了。

    “李管家。”

    “老奴在。”

    “现在,立刻,马上,按照叶枫这里面的计划行事!”

    ……

    时间一晃,五天过去。

    叶芷阳带着百人镖队,不紧不慢的来到了官道上的一处重要隘口——青云滩。

    这里北边靠着二郎山绵延下来的一条小河,地势湿滑,行进缓慢,若是设伏这里是最佳的地点。

    一走到青云滩上,叶芷阳的脸色便显得有些凝重。

    而不出他所料的是,仅仅走了几里路不到,前面就爆起一声炮响,有人大声吆喝起来。

    “站住!”

    “留下镖货!”

    道路两侧,忽然哗啦啦涌出大批的盗匪,手持刀剑棍棒各种武器,显然等候多时。

    来了,是清风盗!

    叶芷阳面色一紧,拉紧马缰,胯下的马仿佛也受了惊吓,步子变得慌乱。

    身后,百人镖队和那五车粮草,转眼之间就被半包围围住。

    “哼,真他娘的慢!害老子等这么久!”

    盗匪队伍中,率先走出来一个人,手持锁魂枪,身上穿着一身兽皮,胸肌膨胀得宛如厚厚的铁块。

    他的脸上,还有一道无比狰狞可怖的刀疤。

    刀疤……

    这道刀疤却是让叶芷阳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愤恨。

    “徐林!!是你!!”

    叶芷阳清楚的记得,当初在二郎山上,就是这个徐林亲手用长枪捅死了吴志远镖头,这个凶残的家伙甚至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了吴镖头的遗体,气得所有人狂。

    如今,竟然又是这个混蛋站到了自己眼前!

    紧接着,又有一个人,拿着一根长约五尺,双头焦黑如炭,棍身布满金漆的棍子,慢慢走到了队伍前面。

    他外形彪悍,但眼光异常的冷静。

    虽然一个字也没说,但到他浑身散的气息,绝对是碾压全场。

    秦火,清风寨的二当家也来了!

    叶芷阳死死的盯着二人,他们是曾经屠杀松林镖局的凶魔,身后更是跟了两百多的凶悍盗匪,虽然没有最可怕的程猛在场,但这样的实力依然令人绝望。

    更让叶芷阳担心的是,这边没有碰到程猛,那就意味着叶枫即将与那凶魔遭遇,那更是九死一生。

    “桀桀桀,这不是叶小妞儿嘛!没等到叶枫那个杂碎,倒是等到了你,哈哈哈,这也不错!”

    徐林扛着自己的长枪大摇大摆的就走了出来,丝毫没有把面前的镖队放在眼中:“啧啧啧,有日子没见,叶小妞儿你更加水灵了啊,刚好爷爷我还缺个陪睡的丫头,今天就把你带上山了吧!”

    哈哈哈!

    徐林猖狂,身后的清风盗们更是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每个人眼中都带着~淫~秽~的光,仿佛已经把叶芷阳浑身上下剥个~精~光。

    “我呸!”

    叶芷阳直接喷了回去,同时背在身后的一只手已经在向所有镖师打着手势。

    “清风恶贼,今天遇到你们算我们栽了,但是松林镖局绝不会向你们这些畜牲低头。”

    “哈哈哈!畜牲?是啊,爷爷我是畜牲,等回头到了~床~上,你才会知道畜牲的好处!”徐林疯狂的大笑,但脚步却是一步步的向镖队靠近。

    他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秦火更是保持着冷静,到了这时直接一挥手:“他们想跑,动手取镖车!”

    杀啊!

    二百多清风盗直接炸了锅一般的冲了过来,那情形好像一群野兽凶残无比。

    结果谁知道叶芷阳面对凶残的清风盗直接挥手向那徐林甩出了两柄飞刀,被对方轻松挡下之后,她的人已经策马向后退去。

    “所有人,留下镖车,撤退!!”

    所有镖师,似乎早已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就等叶芷阳下令,立刻嗷嗷的向后跑去,头也不回,瞬间就跑出了好几百米远。

    什么情况?

    这回轮到清风盗们懵逼了。

    见过没种的,这么没种的镖师,还真是第一次见。

    “二哥……这?”徐林有些摸不清头脑,跟那些停住了脚步的清风盗们纷纷看向了秦火。

    光头男秦火大步的走来,直接来到一辆镖车面前,用自己的长棍一戳,顿时里面有黄色的沙子泉水般的淌了出来。

    “我草!二当家,这是沙子!”

    “假的,难怪那些家伙跑得这么快!”

    大伙明白了,叶芷阳这一队送的是假镖,真的粮食跟着叶枫上了二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