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嘀!系统提示,叶枫完成【小岗村除妖任务】,奖励:1oo元宝,共计元宝:115。”

    叶枫听到提示,就知道蛇王和蛇群都已经死绝,站起身来拍了拍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原来,一颗手雷的威力,真的可以直接干掉一个武道宗师啊。

    刚才,他本来还在纠结,但当郭怒确认了蛇王是凶兽之后,他才会下定决心用巨款购买手雷,就是为了了解一下手雷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现在看来,效果让他非常满意,只要运用得当,那便是有了坑杀程猛的能力。

    这时,旁边三位已经吓傻了小伙伴颤颤巍巍的摸了过来。

    尤其是郭怒,这会儿已经再也不敢在叶枫面前有半点不敬。

    对方可是一击灭杀了武道宗师的存在啊,自己这点斤两,还有什么资格摆谱:

    “叶……叶少镖头,你刚才扔出去的,到底是何物?”郭怒已经不知不觉的换上了敬称。

    这一路以来,叶枫的种种表现早已经狠狠的把他的脸抽肿,面前的这位年轻人决不再是五年前那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而是连他都要尊敬的智者豪强!

    叶枫回头笑了笑:“私家珍藏,恕不奉告!”

    “少镖头,俺知道了,你就是用这玩意对付程猛的对不对,你真是太深不可测了,哈哈!”孙阳无比崇拜得看着叶枫,那小眼神,仿佛是在仰望天神。

    一手雷,直接将一窝毒蛇化成了焦炭。

    叶枫等人连夜返回了小岗村。

    待到晨光微亮,叶枫重新看到看到小岗村那些瓦房的时候,脑海中响起了一声提示。

    嘀!系统通知:

    一,由宿主或者镖队镖师任意完成一次运镖,奖励5o元宝

    二,镖师好感度任务:将任意一名镖师的好感度提升到9o,可奖励5o元宝,开启一次神秘抽奖。

    “好感度……”

    叶枫听到系统的提示,不动声色得看了一眼孙阳。

    那货正在和郭怒讨论自己刚才炸蛇窝的场面,说得唾沫星子那叫一个横飞四溅。

    经过小岗村除妖,孙阳对自己的好感度已经达到了7o,直接成了【崇拜】,若真的是提升到9o,那得是什么境界?

    爱上自己吗?

    呕……

    叶枫心里一阵恶寒,脊背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少镖头!你怎么了?觉得冷吗?”

    孙阳察觉到他的动作,立即奉上关切的眼神和殷勤的问候。

    “没,没事。”

    叶枫讪笑一声,抓着叶芷阳的手赶紧走开。

    清晨。

    天地一色,黄晕如金沙遍染,苍茫无尽。

    回到小岗村内。

    郭怒将二郎山上生的事情,跟村长还有众村民叙述了一遍。

    大家听说水质问题被叶枫解决,对他又是一番感恩戴德。

    “村长,虽然水源重新恢复正常,但土质应该还得半年左右,才能彻底清除毒性,你们要注意观察。”叶枫对村长交代道。

    村长连连点头:“少镖头,您的大恩大德,我们小岗村村民会谨记一辈子的!”

    “举手之劳。”

    叶枫笑了笑,示意整装待的镖队准备出。

    “叶少镖头!”郭怒忽然走过来,神情古怪,仿佛在挣扎着什么。

    叶枫疑惑得看着他:“有事吗?”

    “我……我……”郭怒张张嘴,又像是嗓子被卡住了,死活吐不出下一个字。

    一旁,孙阳拍拍他的肩膀,贱兮兮的挑眼看他。

    “你是不是想说,我们少镖头英明神武,智勇双全,所以想要誓死追随,成为松林镖局的一员啊?”

    郭怒一张脸沉了又沉,但是却意外的,点了点头!

    “不要害臊嘛,想要就大胆的说出来。”孙阳挤了挤眼。

    郭怒咬咬牙:“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思!”

    孙阳嘿嘿一笑,看着叶枫一脸崇拜之色:“因为我当初,就是拜倒在少镖头的英姿和智谋之下,和你现在这个样子,一模一样呀!”

    郭怒看着孙阳,脑海中又再次浮现叶枫今天所有的英姿,尽管心里再怎么别扭,还是咬了咬牙,想叶枫低下了他骄傲的头:

    “少镖头,是我老郭有眼无珠,还用以前的目光看您,希望您大人大量……成为镖师一直是我的理想,不知道少镖头您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

    叶枫哈哈一笑,没有任何犹豫:“当然可以,郭镖头能够加入松林镖局,是我们的荣幸!”

    答应要带走郭怒,叶枫又安排了一队镖师留在小岗村,代替他守护村民的安全。

    另外,也和村长商定,让镖师们在村内建立一个训练点,一方面可以培养村中青壮年,另一方面也把这里作为松林镖局的一个训练基地。

    能够和松林镖局建立长期来往,村长自然是欣喜答应。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叶枫便踏上了归途。

    ……

    同一时刻。

    扬威镖局后院。

    碰!啪!咔!嚓!

    又是一阵碗碟瓷瓶粉碎的声音。

    欧阳雄听说叶枫完成运镖,还顺道把清风寨给剿灭,气的怒火中烧,砸了一地的盘子还无法泄愤。

    咔嚓!

    一声脚步。

    “滚!老子没叫你们进来,统统给我滚!”

    咔擦!

    又是一声脚步。

    欧阳雄直接炸了起来:

    “谁尼玛找死……”

    唰。

    一道黑影从他背后突袭,快如鬼魅如闪电,未眨眼的功夫,已经掐住了欧阳雄的脖子。

    “程……程寨主……”

    欧阳雄吓得面无血色,整个人被一只手提起来,脚尖拼命抖动,扫荡着满地的碎渣子。

    而那只宛如铁臂般,肌肉贲张的手的主人,就是程猛。

    距离清风寨被剿,已经过去小半个月,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只是脖子和胳膊上,有好几处被凶兽撕扯过的皮肉,如今看起来无比狰狞可怖。

    “欧阳雄!居然敢给我放假消息,我看你是活腻了!”

    程猛的手掌,扼住欧阳雄脆弱的气管,只需再用一分力,就能像是拧断树枝一样,咔嚓扭断这厮的脖颈。

    “程……寨主,你冤枉……我了……”欧阳雄面目扭曲,两只手同时用劲,本能得想要掰开禁锢。

    但那五根手指,仿佛焊住的钢铁一般,纹丝不动。

    “你……放开……我要断……”欧阳雄双眼往上一翻,整张脸憋成了猪肝色。

    程猛如鹰隼般的眸子里,射出一道狠厉的精光。

    “放你?我死去的兄弟怎么办!今晚,我要先用你的血,祭奠他们在天亡灵!”

    “慢着!”

    一声冷喝,从院子入口的阴影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