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几乎要气绝的欧阳雄,像是溺水之人突然看到一根汪洋上的浮木,冲着阴影之下的黑影拼命挥手。

    “爹……救……”

    黑影踱步而出,行走间步履从容,神情淡定到无丝毫波澜,仿佛并不着急他的生死。

    “程寨主,深夜到访,应该是有事相求吧,何不开诚布公?”

    说话之人,正是扬威镖局总镖头,欧阳风。

    他看起来四十岁出头,正是壮年,身材宽胖,膀大腰圆,容貌和欧阳雄一样生得又白又俊,只是比之更多了几分精明,几分狠厉。

    虽然如此冷静的状态,但身为武道宗师的程猛,立即感觉到了自欧阳风浑身爆的可怕气息。

    这是属于武道宗师才会有的气息。

    “欧阳风……”

    程猛看到杨威镖局的扛把子现身,狠戾的眉眼多少也有些收敛,但他手里却依然死死卡着欧阳雄的脖子:

    “你儿子害死了我清风寨上上下下五百多条人命,此事怕是要给我一个交代!”

    “程寨主,你的兄弟都是被叶枫设计杀害,我也很心痛……但你就算杀了雄儿也无济于事,倒不如听听在下的意见,说不定可以帮你报仇雪恨!”

    欧阳风气定神闲,眼光中却透着难以察觉的算计之色。

    程猛眸光一凝,手上力道一松:“怎么帮?”

    “我已收到消息。明天晚上县衙内将会设下庆功宴,为叶枫和松林镖局众人接风洗尘。”

    “然后呢?”

    “嗯?你先放了雄儿。”

    哼!

    程猛一声冷哼,将欧阳雄冷冷的甩在地上,后者像狗一般的爬到了自己亲爹后面,满脸都是恐慌。

    欧阳风一代枭雄,生个儿子却是这般令人不齿,不过他的心思深沉,显然胜过儿子百倍,只见他老狐狸般的一笑,阴**:

    “这次我从陈仓郡城带来了一颗百年雪参丹,只要程寨主你服了定然可以有所突破压过那丁勉的金刀,到了那宴会之上便无人可以镇压于你?”

    “即便如此,丁勉恐怕也不会任由我杀死叶枫那小杂种。”

    “当然不是……”欧阳风坏的已经冒烟:“我要你的做的,不仅仅是杀了叶枫,更要那松林镖局彻底破灭!!”

    可怕的话语在小院之中静静回荡,一场更为深沉可怕的阴谋已经向着松林镖局席卷而来。

    ……

    第二天晚上。

    松林县衙门,一场嘉奖晚宴正在进行。

    后院里,红灯高照,满满堂堂十几桌的宾客,除了县太爷和衙门众人,大部分是松林镖局的镖师们,此外还有李家的代表管家李儒,以及一些松林镖局合作的商户代表们。

    叶枫如今是整个松林镖局的顶梁柱,门面担当,所以刚一开宴,就成了宴会的中心,而叶枫对这个场合竟是这般的驾轻就熟,游刃有余的游走在现场的各位大佬之间。

    “李先生,此番能够成功剿匪,多亏了李家出手相助,过两日我一定登门,亲自向你家家主道谢。”

    叶枫对李儒敬了一杯。

    李儒哈哈一乐,仿佛对他的欣赏又更多了几分。

    “少镖头年少有为胆识过人,智谋更是松林县青年中的翘楚,此番的合作,我家家主对你也是赞不绝口,相信将来我们和松林镖局还会有更多的合作啊!”

    说着,他也痛快饮下杯中酒。

    叶枫微微一笑,又走到县太爷身边。

    “大人在上,松林镖局这次能够逆转败局,还多亏了您的鼎力支持,我代表松林镖局上下,感谢您!”

    说完,举杯仰头,先干为敬。

    县太爷今晚刻意穿着便装,一身藏蓝锦缎长衫,儒雅贵气,更有几分平易近人。

    他深深的看着叶枫,举起了酒杯:

    “呵呵,叶枫,好好加油,我看好你!”

    简单的话语,却是透露着深层次的味道,叶枫冲着这位年轻的县令恭敬的行了一礼,正欲转身,却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呵呵,今晚如此热闹,欧阳风不请自来,还望县令大人恕罪啊,哈哈!”

    这个声音中气十足,竟是隐隐有压过全场喧哗之势,待到所有人安静下来,欧阳风带着儿子欧阳雄,在一队镖师的陪同下大步走进了宴会场。

    一进来,欧阳风先是向县令大人行礼,随后便直接走向了旁边的叶天南。

    “叶总镖头,好久不见啊!”

    叶天南坐在位置上,不搭理他,也不起身,目光冷冷地看着这位扬威镖局的话事人。

    这位扬威镖局背后的武道宗师,终于还是现身了吗……

    欧阳风丝毫不在意叶天南的冷漠,自顾自道:

    “我刚刚回到松林县,就听说我儿子对叶老,还有叶公子和松林镖局做的混账事,气得把他吊在家里暴打了一顿,现在特地带他来给您还有叶公子赔罪的。”

    欧阳雄虽然一脸不情愿,但也跟着说道:“之前的所有事情是小侄无礼了,请叶老爷子还有叶兄见谅,不要放在心中!”

    哼!!

    回答他们的,是松林镖局齐刷刷的一片白眼。

    开什么玩笑。

    你们可是差点毁了我们松林镖局,这种深仇大恨,一句话就算了?

    怎么可能?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这时还是那位年轻县令淡淡的说了一句:“既然来了,那就坐吧,站着总是不成体统。”

    旁边立刻有人为欧阳风一行人安排好了座位,但一场好好的宴会便就此变了味道,谁也不知道欧阳家今天是要来干嘛,而就在大伙心中有些忐忑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叫嚷声。

    “你……什么人,敢闯县衙?”

    “来人啊!”

    “啊!”

    砰的一声!

    怎么回事?!

    所有的目光,齐齐看向院落大门。

    门外,几个守卫的捕快,已经被震飞了进来,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

    一道黑影,缓缓走了进来。

    空气中,骤然杀气滚滚,奔腾如浪,把四周的红烛灯笼吹得啪啪摔落,冒起一小簇火光,又迅焚烧成灰。

    这是……

    现场的宾客看清了这夜色中的杀神,当场就有人吓得从座位上摔了下去,碗盘叮铃咣啷的砸碎一片。

    “是……程猛?!”

    “我的妈呀!这个杀神怎么来县衙了!”

    “快跑!”

    嗡的一下。

    现场炸了锅。

    让人闻风丧胆的清风寨头子,居然单枪匹马闯进县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