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程猛抬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飞来的砖块握在手里,冷笑着一点点把它捏成红色的粉末。

    唰!

    他右手的长刀已经高高举起,眼看着就要劈到叶枫的头上:

    “别挣扎了,叶枫,让我一刀先斩了你的右臂,安安稳稳的等死吧。”

    “呵,是吗?看看是谁死啊!”

    叶枫脸上的痛苦突然消失,嘴角甚至勾着一丝得逞的笑。

    唰。

    原本在地上已经没了力气的他,竟是突然一个翻身,在快到喊娘帽最后的作用时间里猛地窜出了二十多米的距离,远远的离开了程猛。

    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愣了。

    叶枫不是快被打死了吗,怎么还能跑这么快?

    程猛更是懵逼在了原地,冷冷的看着远处的叶枫在对自己冷笑,同时对方右手食指上,勾着一个圆形的小拉环,轻轻转着圈。

    什么意思?

    程猛眼光猛地一惊!

    他突然意识到,刚才捏碎的砖块里,好像藏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

    程猛再次用力捏了一下,现那个奇怪的圆球竟然纹丝不动,而且上面还冒着诡异的白烟。

    “叶……”

    话音未落,一声巨响。

    轰!

    响声振耳聩,所有人都被吓蒙。

    红光炸裂,一大团混杂着血色的浓雾腾空而起。

    距离台侧最近的人群,甚至在爆炸响起的瞬间,被震得摔飞出去好几米远。

    半个祭天台,都被一团烟雾笼罩起来。

    生什么了?!

    县太爷、莫汶、丁勉、李家还有欧阳家的人,都被震惊得呆住了。

    围观的人群里,只有孙阳和郭怒,交换了一下眼神,在惊讶无比的同时点了点头。

    是少镖头的那神秘暗器!

    当初在小岗村的凶兽就是这么被搞死的啊……

    我擦啊,他真的可以啊,到现在才拿出来用!

    这两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哪里知道,叶枫所有的家当只能够换来一枚手雷,他之前所有的忍辱负重,负伤诱敌,为的就是等一个机会,一个程猛掉以轻心不会闪避自己飞砖的机会。

    甚至,在最后的时刻,叶枫趴在地上还先甩了两块砖头让程猛彻底丧失警惕,最后才掏出早已经埋好了手雷的飞砖扔向对面,果然,程猛作死至极的用手接砖,这才完美的让手雷轰爆了强敌。

    这一切,全部都是叶枫精心的设计,每一步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尤其是在【魂晶-天命】的加持下,叶枫看似鲜血淋漓,但其实还保持着一千多点的生命值,根本没有任何危险。

    悲惨的只是程猛。

    在可怕的手雷火焰散去之后,这位凶名震慑松林县的狠人,已经成了地上匍匐翻腾的一条带血死狗。

    程猛满身血水,皮肉炸裂,血肉模糊,双臂被整个炸飞,只剩下肩头的白骨裸露在外。

    其他的部位,也是骨肉难辨,惨不忍睹。

    也就是他借着欧阳家的丹药差点突破到了中阶宗师,肉身强悍,要不然叶枫这一颗手雷就可以让他彻底扑街。

    程猛,末路穷途!

    他嘴里混着血水,说得含糊不清,唯一还算完好的双目,盯着叶枫的方向,凶狠恶毒,仿佛要将他吞噬啃咬。

    “小杂种,我,我要杀……了……你!”

    锵!

    回答他的,只有青叶刀的青芒冲天。

    叶枫冷着脸,一步步走向了曾经的松林县第一悍匪,每走一步,他的嘴里都念着一个名字:

    吴镖头!赵镖头!张青……

    每一个名字,都是曾经死在清风盗手下的松林镖师。

    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松林县百姓对极恶匪徒的深仇大恨!

    “杀了他!!”

    台下,早已经是群情激昂,万众沸腾。

    叶枫高高举起了青叶刀,如屠魔的战神,英伟无边。

    “叶枫,老子到地狱都不会放过你……”

    唰!

    手起,刀落。

    干脆、狠绝。

    这场生死对决的最后一道血光飞溅,随着残余的刀影挥洒在了祭天台上。

    一颗头颅,骨碌碌滚落在叶枫的脚边,被砖沫裹着,五官难辨。

    赢了!

    这行战斗,叶枫逆袭了!

    叶枫杀了程猛!!!

    全场沸腾,欢呼声如山呼海啸般,四野震动!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逆天的结局,叶枫今天表现出来的刀法,度还有最后那惊天动地的爆裂板砖全都狠狠的震碎了人们的神经。

    松林县,又多了一位拥有武道宗师级别战力的高手啊,而且还这么年轻!

    县衙,李家,扬威镖局,所有的高手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场面,脑海里对叶枫的印象不断的升级,就连县令大人旁边的那位已经待命出手的冷面青年,此刻都深深的看着叶枫,似乎也被那可怕的手雷威能所震慑。

    这一战,叶枫彻底镇压松林,甚至扬名陈仓郡!

    “叶枫!”

    叶芷阳最先冲上台,也不顾他满身的血污,直接抱住了他。

    好熟悉的温度和香味……

    叶枫眼光一动,隐约想起了什么。

    “你没事吧?”叶芷阳满脸泪水来不及擦去,就开始检查他身上的伤口。

    叶枫摇摇头,看着叶芷阳关切的眼神,心里泛着暖流。

    那个世界里,好像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这么真心实意关心过自己,为自己受伤,担心而哭,为自己胜利,又欢喜而哭。

    “芷阳姐……”叶枫笑了。

    叶芷阳全身好像触电一般的僵硬起来,但很快,她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叶枫……”

    叶芷阳的手紧紧的搂住了叶枫的后背。

    台下。

    万众欢腾。

    ……

    欧阳家父子,看着满场欢呼雀跃的景象,脸色臭得像是刚从粪坑里爬出来。

    “走!”欧阳风压着嗓子,里面满是冷凝冷的怒火。

    欧阳雄踹了一脚身边的手下:“愣着干什么,走啊!”

    一行人准备离去。

    祭天台上,正在接受万民膜拜和崇敬的掌声的叶枫,突然看到要离去的欧阳父子,立即冷喝一声。

    “欧阳老狗,你们给我站住!”

    所有声音,瞬间压了下去。

    万众目光,齐聚欧阳父子身上。

    所有扬威镖局的狗腿子们的都是一愣,回头看到叶枫在叶芷阳的搀扶下缓缓的走到了台边,正目光肃杀的看着自己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