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三日后。

    李家,华灯初上,宾主尽欢。

    今天叶天南老爷子为了不影响叶枫的风头故意没有出席,只让几个镖师陪着叶枫出席,便彻底让这一场李家盛宴成了叶枫个人的秀场。

    如今的叶枫,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已经成了松林县风头正劲的明星,走到哪里都是鸡飞狗跳,不,人见人笑,花见花开,别的不说,就单说今天这区区十桌家宴上就坐了起码不下二十个混进来的年轻丫头,一看到叶枫,好家伙口水流的,连汤都省了。

    叶枫~叶枫~~

    李家的内院的小广场上全都是一声声欢喜的呼唤,老的少的都以能够与叶枫喝上一杯为荣,这火爆的场面,倒是把今天的主人李文看的一愣一愣。

    这小子有这么大魅力么?

    灯火映照下,今天的叶枫穿梭在席间,那英俊的侧脸在阴暗明媚下勾勒出了俊朗的弧线,这让李文不由得看的有些痴了。

    “来,李公子,这一杯我敬你!”

    叶枫转了一圈,却是来到了李文面前,熟络的敬酒套路让李文一愣:

    “嗯?好,哈哈,来,叶枫,干了!”

    两人酒杯相碰,出了本场宴会上的最清脆的声音,旁边一些有心之人仿佛看到了李家与叶家即将大达成亲切而友好的合作关系,可就在这时,外面哗啦啦的响起了一阵车马之声,旋即就有一队人马昂阔步的走了进来。

    他们穿着一身齐整的青缎长衫,材质一看就不便宜,在夜间的灯火下都泛着亮彩,尤其是为的一名青年男子,好像黑夜的中明月一般,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看起来和叶枫一般年纪,玉面冷傲,青衫如玉,腰间吊着的三块玉佩坠子翠得可以滴出水来,还有头顶的黄金冠,一看就是价值千金的上等货色。

    “这是谁啊?”

    “怎么带着这么多人闯入李家,来者不善啊……”

    松林当地的乡绅土豪们,相互议论着,没有人认出男子身份。

    但走在他身后的两人,却是所有人都认识的。

    扬威镖局总镖头欧阳风,还有他那个犯贱至极的儿子,欧阳雄!

    叶枫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今天晚上的夜宴,要出幺蛾子了。

    哗啦啦。

    就在那青年在门口站定的一瞬,李家的所有人,甚至包括松林县的家主在内,竟是全都齐齐的站了起来,更有李儒管家一阵小跑就迎了过去:

    “二少爷,您来怎么也没提前说一声,我好安排人去迎你。”他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

    二少爷?!

    所有人惊呆了。

    这个年轻人,是李家二少?

    这个李家,当然不是松林县的李家分支,而是在陈仓郡城同样声名显赫的李氏宗族。

    那岂不是说,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与李文一样,尊崇无比?

    “哇,原来是李氏宗族的二公子,久仰大名啊!”

    “今日一见,才现二公子果然是俊朗不凡,一身英气无人可比啊!”

    恭维之声瞬间如潮水覆去,谁都想抱上这条粗壮的大腿。

    但这位李家二少眸中透着寒光,扫了一眼旁边起身拱手的松林县众人,冷漠而鄙夷的眼神,仿佛在看着一群穷酸臭的乞丐。

    “李文!”

    他冷冷的开口,甚至连李家家主都没有搭理,而是直勾勾的看向了自己的‘兄弟’。

    李文是现场仅剩的两个没有站起身子的人,看到来人,脸色阴晴转了几下,咬了咬嘴唇道:“李刚,你来这里作甚?”

    李刚,果然是李刚。

    在场许多人听过这个名字,那是陈仓郡里有名的大少,手眼通天,更是实力不凡,此刻竟然真的出现在了这里。

    李刚啪啪的踱步进来,一路上不断有人给他让开道路,殷勤如狗,他却只盯着李文的脸,脸色阴沉如墨:“父亲大人让你到这里来静思己过,我却听说你竟然将分家的运输业务尽数交给了别人?”

    “是又怎样?!”李文咬牙。

    “哼!”

    此刻,李刚已经走到了李文所在的桌子旁边,面对的就是李家家主,李文与叶枫三人,但他却根本没将别人放在眼中,双目之中泛着无尽的讥嘲与愤怒,咧嘴一笑:

    “笑话,你以为自己是谁,竟然亲自代表李家做出这种决定?”

    啪!

    李文拍桌而起:“你才笑话!我身为李家子嗣,怎么不能代表李家?”

    “一个通房丫头偷偷生下的贱种,也配自称李家人!”

    结果李刚一句话,震慑了全场。

    院子里的宾客,各个面露诧异之色,像是听到了一个爆炸性惊天大秘密!

    叶枫眉梢一动,虽然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但眸光微凝,仿佛被什么不舒服的字眼所触动。

    而李文,在这个时候竟是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志气,似乎在那个深宅大院里受尽白眼的她,早就已经磨练出了坚强的心志,就算到了松林县李家分支也没有失去那颗进取的心。

    “二哥,就算我不是正室所生,但我骨子里流的就是李家的血,血统纯正!”她目光直接迎上去,坚毅而勇敢。

    谁知,李刚听到她的话,嗤笑一声。

    “可笑至极,一个只配给主子暖床的贱婢生的贱货,也敢说自己血统纯正?”

    这句话,却是刺得李文心头滴血,他可以容忍别人揭穿身世,但绝不能允许别人侮辱他娘。

    “李刚,你够了,不许侮辱我娘?”

    “哼!如何?莫不是你在家里打了人,还敢在这里对我动手?李文,你怕是要跟你那的贱婢老娘彻底被赶出李家了吧!”

    “住口!”

    李刚的话太过难听,李文压抑不住内心的激愤,直接甩出了一巴掌。

    这一掌,竟是隐约带着一道气劲破风,足见李文的修为不俗。

    可下一瞬,就听到啪的一声,李文的手掌就被李刚死死的握在了手中。

    一时之间,院子里噤若寒蝉,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李家家主,连忙出声劝解:“你们两个不要伤了和气,刚儿,文儿毕竟是你亲……”

    “你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李刚冷喝,目无长辈,却是讥笑着看向李文:

    “就这点能耐,还想要参加天命猎赛,为你跟你那贱婢娘亲改命!简直是丢人现眼!”

    “李刚,你欺人太甚了!”

    李文脸上勉强维持的最后一丝平静,瞬间崩塌。

    一道狠厉的精芒,自她明净清澈的眸子中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