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此时,距离这场赛事开始,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有很多的大势力,在猎赛场地附近,搭建自家需要用的毡房和帐篷。

    而一些有实力的商户,也开始一车一车,往赛场周边搬运各种货品,准备在赛事期间很赚一笔。

    入夜。

    一簇篝火在路边的草坪上点亮。

    留守太白山的马夫和工人们,围绕着火堆随意席地而坐,各自拿着干粮和水啃着。

    “照我看啊,这场选拔赛,李家那位大公子李敖肯定能入围!”其中一个人说道。

    这些来往商人和工人们闲聊时,谈及最多的还是关于天命猎赛候选人的话题。

    “郡守府门下那位,号称陈仓百年来第一天才的公孙云,我看要比李大公子更有优势!”有人反驳道。

    “切,李敖公子一岁识字,两岁习武,五岁就已经精通李家各门功法,六岁已经跟着李家家主学习回风落雁掌,他的武道境界,放眼陈仓郡,没几个年轻人可以与之抗衡。”

    “那又怎样?郡守府的太白剑诀你们都听过吧,那可是府主家族里传了上百年的秘学,公孙云不到8岁就已经入门,上个月太白山下眉县闹狼患,就是公孙云一人一剑,一夜之间杀光了千头凶狼,里面据说还有凶兽,这本事谁比得了!”

    哗!

    周围的人纷纷咋舌。

    听着陈仓郡最出色的两位天骄的事迹就像在听神话故事一般。

    李敖,公孙云,的确是最近陈仓郡被提到的风头最劲的两个名字,不过还有两人也不逊色。

    “还有那霸图镖局的孟家,这两年名声大振的青年镖头,孟荆,年轻有为,实力惊人,我看也能挣的一席之位。”

    “不错不错,孟荆虽然才二十多岁,但却有【匪见愁】的名号,只要听到是他亲自押镖,绝对没有半个歹人敢打主意。”

    “还有还有呢,你们知不知道岐山县这两年出了个神秘的青年?”

    “什么来路?”

    “不知道啊……但听说整个岐山县都把那个年轻人当神灵似的供着,县太爷看见他,都要给几分面子。”

    “这么牛~逼?”

    “可不是嘛……现在人人都把李敖,公孙云,孟荆还有那个神秘青年成为本次猎赛的四小天王,我看咱们今年的三个入围名额,必然是从他们四个人之中诞生的。”

    “那也不一定,或许还有能者,隐藏了实力呢?”

    “你们听说了吗?松林县境内,清风山那个土匪窝被端了,盗匪头子也被一个年轻人给砍了……”

    各种各样的传说,事迹,故事已经在太白山与陈仓郡内散步开来,其中有辉煌耀眼者,莫过于如今的四小天王。

    他们四个,便如此刻照耀在太白山夜空之中四颗璀璨繁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本次的天命猎赛注定将会是他们斗艳争辉的舞台。

    ……

    与此同时,同一片星空之下,一位注定要掩盖群星的青年英杰踏上了他的辉煌之路。

    松林镖局门前。

    几道人影在依依惜别。

    叶天南,叶芷阳,与孙阳还有郭怒四人一起,看着夜色下的叶枫,目光闪闪。

    大伙都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绝大多数的镖师都不知道叶枫即将踏上天命猎赛的征程。

    “好啦,不要再这样看着我啦,最多三个月,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来的!”叶枫对着大伙一笑,满是洒脱。

    “少镖头!”孙阳作为叶枫的死忠粉,这会儿眼泪都快下来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老镖头,还有你的芷阳姐。”

    啪!

    郭怒一下呼在了孙阳头上:“说什么呢,老镖头跟芷阳姐哪里需要你来照顾,自有少镖头回来。”

    哈哈。

    两人的打闹让大伙的离愁冲淡了一些,叶枫最后深深的看了叶芷阳一眼,两人目光之中某种朦胧的情愫交汇,胜过了一切。

    “我走了!”

    叶枫挥手,不再迟疑,直接摸着夜色到了李家,来接他这一次走镖的‘镖货’。

    未到李家大门,在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里,管家李儒早已经带着一身精干装束的李雯等候在了那里。

    “二位久侯了!”

    叶枫来到,便是看到了夜色中的李雯。

    月许不见,这位李家三小姐似乎瘦了一些,但恢复了女妆的她端的是生的一副闭月羞花的容颜,即便是在月色之下也有着动人心魄的美丽。

    尤其是当叶枫现身以后,李雯的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就不自觉的锁在了叶枫身上,里面更是写满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期待。

    终于……要跟着他一起走上天命猎赛的征途了吗?

    为什么人家的心会跳的这么厉害……

    “少镖头,事不宜迟,三小姐就交给你了!”李儒显然冒了天大的风险,话不多说,交代几句之后便催促着叶枫上路。

    “走吧!”叶枫看了一眼李雯,笑了一下。

    “嗯!好,这一路就拜托叶兄了!”李雯压下心中的悸动,做出一副江湖儿女的豪爽做派。

    “等等,这是什么?”叶枫忽然看向了李雯背后的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

    “包裹呀?”

    “我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是一路上的干粮……三叔给咱们准备了好多肉包子,还有我的水粉……对了叶枫,我还给你带了一条毯子,晚上特别暖和。”

    “扔了。”

    “什么?”李雯一愣,忽然现今天的叶枫似乎有些陌生,完全不是那天在夜宴上的温柔模样。

    “我说全部扔了,我们是去拼命,不是郊游。”叶枫的话,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少镖头你这……”李儒刚想说什么,就被叶枫冷冷的打断:“若是要让我保她活着回来,这一路上必须完全听我的指挥,要不然,恕不奉陪!”

    说完,叶枫竟是直接一个转身,大步离去。

    “叶枫你!!”李雯从小哪里被人这般怼过,恨恨的跺了跺脚,最终还是将那个包裹交到了李儒手中,随后快步追向了叶枫的背影: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叶枫,你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