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些没有被野兽占领的地方,一般都是些崎岖险要的小路,有的地方甚至连路都没有,必须要边走边砍断荆棘横枝,才能勉强同行。

    所以就算是他或者冷漠,浑身也被枝桠勾破不少撕裂。

    但还来不及跟李雯掰扯,突然一股弥漫在空气中的气息让叶枫的脸色变得凝重:

    “你感觉到了吗?”

    “血腥气,腐臭。”冷莫早已经看向了远处的镇子,上面冒起的缕缕黑烟散着不安的情绪。

    “去看看!”

    叶枫冷声一催,三人顿时大步奔向了汤峪镇。

    ……

    来到了汤峪镇入口的牌坊前,眼前的景象让叶枫三人皱眉。

    一条延伸到镇内的宽阔通道,此刻却宛如阴沟一般,散着恶臭,泥泞都是诡异的黑红色。

    几个穿着破烂布衫的小孩,正围着一个黑水聚积的水坑,从里面掏出腐烂的肉块,扔进他们背着的竹篓里。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在一起搬运损毁的木块和石块。

    每个人都是面带苦色,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巨大的灾祸,而且多数人身上带着刚刚结痂的伤痕。

    叶枫双目微凝,神情无比严肃,心里隐约意识到,眼前这个小镇遭遇到了什么。

    一旁,李雯被恶臭熏得眉头紧皱,但此刻的她却是已然不同,尽管喉咙有些痒,面色白,但还是挺起了胸膛。

    “进去看看。”

    三人踏着黑红色的布满泥污的通道向前走去。

    叶枫进入镇子后,走得很慢,目光不断来回扫视着,观察着。

    整个镇子几乎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子,所有的建筑,都变成了残垣破壁,甚至有一些,直接坍塌成了碎块,留下一个凹陷的坑洞。

    几处临时搭建的茅草棚里,挤满了重伤的病患,大多都是奄奄一息,满身的伤口,多处都化了脓。

    所见景象,触目惊心。

    这时,李雯突然压低了声音,示意道:“你们快看那边。”

    顺着她目光所指,叶枫和冷莫看向道路正前方的广场。

    “真的是兽潮……”叶枫面色微微一变。

    在他们面前,是两座尸山。

    应该是为了方便搬运的人通行,所有通道上散落的尸和残肢,都被捡起来,堆积这里,左边是人类的,右边是野兽的。

    “呜呜呜……娘,爹,你们在哪儿啊?”

    一个属于孩童的,沙哑得仿佛被锯子磨过的声音传来。

    叶枫等人,同时循声看去。

    大约是个六七岁大的男孩,蓬头垢面,满身污泥,光着脚,正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中到处翻找着。

    “太惨了……”李雯眼眶微红。

    叶枫心中也有几分动容,这副情景,跟灭顶之灾有什么区别?

    汤峪镇无疑是经历了一场死亡的浩劫。

    罪魁祸,便是那些无情的野兽。

    叶枫不知道这背后究竟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作为人类的一员,万万不愿意见到这生灵涂炭的悲惨景象,如果昨晚他在这里,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这些凶残的野兽砍杀成渣。

    而更让他心里疑惑的是,这几乎蔓延了小半个陈仓郡的可怕兽潮之灾,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原因?

    天灾,还是人祸?

    ……

    一路走着,叶枫除了听到灾民们凄厉的哭嚎之外,还有一些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村民们的庆幸与赞叹。

    “昨天晚上多亏了孟少镖头啊,要不是他的霸天神枪及时出手,恐怕我们兄弟也难逃一死了啊……”两个浑身缠了绷带的武者似在庆幸。

    “还有公孙公子,他一人一剑,斩杀了近百野兽,据说救了好几百人呢!”

    “李敖也很强啊,虽然他昨晚上只是为了保护李家所在的宅院,但听说所有靠近宅子的野兽全都被一掌轰破了脑袋,甚至连凶兽都死了,真是恐怖。”

    孟荆,公孙云,李敖。

    这三个名字回荡在所有村民们的口中,被他们奉为天神。

    昨夜那场血战,成就了这三位的无限威名,几乎成了无敌的代名词。

    汤峪镇,幸亏有他们啊!

    陈仓郡,还有谁会是他们三个的对手?!

    这般的感叹,叶枫一路听了过来,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神色。

    不过他明显的注意到,当李雯听到‘李敖’这个名字的时候,浑身竟是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这个名字背后代表的那个人,一定可怕到了极点。

    ……

    大约半日后。

    三人来到太白山半山腰。

    一个大圆堡似的白色毡房,安置在一处地势平缓的草原上。

    这里是天命猎赛赛场入口,报名点。

    这里,同样狼藉一片。

    原本早早在这里搭建好的市集,驿站全都在兽潮的冲击下毁于一旦,不过幸陈仓郡的官兵连夜赶到了这里,已经将许多痕迹清理干净,重新恢复了秩序。

    今天距离报名截止的日期还有几日,报名点外排了一些武者正在登记,这些人有的身上同样负了伤,那是昨晚跟野兽搏杀过的痕迹。

    “奶奶的,老子昨晚上杀得不够痛快,等到了猎赛一定到山里面去把那群畜牲赶尽杀绝!”

    “必须的!天知道那群畜牲了什么疯,这次不给它们点厉害看看,真的以为可以随意杀戮咱们么!”

    整个报名点,都弥漫着一种同仇敌忾的悲愤气息。

    汤峪镇的血债,想必将会在之后的天命猎赛中由武者们一一讨回。

    叶枫三人拿出各自的参赛令牌,跟着队尾慢慢往前挪动着。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喝:

    “李雯!你竟然真的敢来这里!”

    这个声音,格外耳熟,李雯与叶枫听到后都是眉头一皱,转头回来,果然是他。

    李刚!

    气势汹汹的李家二少,带着一队李家侍卫走了过来,眼中闪着阴厉之色,冷声质问:“我的话,你当耳旁风了是吧!”

    “李刚,你这疯狗又要开始叫了么?”

    今天的李雯,眼神中赫然已经有了几分血性,面对李刚,丝毫不惧,反而直直的顶了回去。

    “你个贱人,你说什么!”李刚面色一变,总觉得李雯身上有了一些变化,说话带着刚硬的刺,刺得他心中怒火腾腾。

    “来人,给我把这个小贱人拿下,带回宅子,别让他在这儿丢人现眼。”

    “是!”

    李刚挥手,旁边的李府侍卫就要应声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