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敖的叫声,让人头皮麻。

    电光过后,他一袭华丽的蓝色劲装,瞬间被电得焦黑,白嫩的脸上变成碳色,就像是在墨水里打了个滚,还冒着缕缕白眼,整个身子黑的只剩下了两只眼睛泛着点点眼白,疼的抽风,慌得乱颤。

    不过一招过后,李敖却是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比起旁边已经快要没气儿的欧阳伤强了太多,还能一瘸一拐的跑路。

    “大少爷!!”

    李家的侍卫连忙冲向了李敖,却有一道黄色的身影比他们更快。

    十万伏特!!

    皮卡丘第三次出手。

    嗷~~~

    这一回,响起的是一连串的惨叫。

    几十名李家侍卫瞬息之后全都成了跟李敖一般的造型,像是烤焦了的片皮鸭,全身哆嗦的倒在了地上。

    可怜那李敖,本来已经没事,结果跟着李家侍卫们一起再次接受了电流的洗礼,那全身酥麻的感觉让他痛不欲生,连叫都叫不出来,便再次的趴倒在了地上。

    至此,叶枫的凶兽召唤令彻底挥出镇压全场的恐怖效果,李家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天罗地网彻底成了笑话。

    皮卡皮卡~~

    大神威之后的皮卡丘看了看地上那些孱弱的渣渣,脸上的红晕消失,随后眨巴了一下可爱的小眼睛,再次恢复成了刚开始那人畜无害的模样。

    他跳入了叶枫怀里,亲昵的蹭了蹭叶枫的脸颊,随后化成了一道灵光没入了地上的宠物球内,一起消失不见。

    叶枫眼皮子抽了抽。

    5oo元宝啊,就换来皮卡丘的三次威,虽然威力确实大的逆天,但这巨大的代价还是让他忍不住的肉疼。

    以后除非元宝足够富裕,或者遇到了高阶宗师以上的强敌,否则真的是不能再随便买这【凶兽召唤令】了,太特么贵了……

    眼神一转,叶枫冷冷的走向了对面一群在地上抽抽的非洲鸡。

    公孙云,带着一众武者们心情大爽的也靠了过来。

    “哇!李大少,你怎么尿裤子了啊,哈哈哈,老子没看错吧!”

    当场就有人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

    “哎呀,刚才不是有人要把我们的令牌都夺走吗?怎么现在狗一样的躺在地上啊……”

    “我呸!李敖贱人,恶有恶报,活该!!”

    呸!

    呸呸呸!

    这些武者们方才被李敖所伤,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他们这会儿一边给叶枫比着拇指,一边狠狠的奚落李敖,一口口的口水雨点一般的落在李家所有人的脸上,算是给他们免费洗了个澡。

    “你们……你们……”

    李敖浑身气得抖,看着这些在他眼中蝼蚁一般的人们,还想开口威慑却看到旁边叶枫刀锋般的犀利目光,终是被震得不敢出声。

    疯狗再叫,我必斩你!

    这句话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而面前这个可怕的叶枫,更是成了李敖此生都难以忘却的恐怖梦魇。

    叶枫冷冷得看着地上已经全身都是口水的李敖,就像在看着一坨垃圾。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对李敖下杀手,倒不是他畏惧李家的背景,而是在整个松林镖局还不够壮大之前,还不宜跟李家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杀李刚的人是李雯,这属于李家的内乱,但如果自己沾了血,那怕是会短期内给爷爷还有芷阳带来难以预料的麻烦,叶枫因此留了一些分寸。

    “三小姐,这些人如何处置,您请吩咐。”

    叶枫转头,将主事权交回到了李雯手中,自己表现的就像是个尽职尽责的保镖。

    而李雯,在这一刻的表现却是有些出乎了叶枫的预料。

    只见这位被两位兄长欺压了十几年的懦弱女子,竟是冷冷的提着手中长剑来到了李敖面前,剑刃上的青锋,照得人心中寒。

    “李,李雯……你敢杀我?”李敖怒目,倒是比李刚多了几分骨气:“你不要以为杀了我父亲就会仰赖你,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早晚会死无葬身之地!!”

    啪!

    李雯直接用剑背抽了李敖一个巴掌,印出了一条血痕。

    “闭嘴!”

    “你!”

    啪!!

    又是一下,抽的李敖蒙圈。

    “再说一个字,我撕了你的嘴!”李雯此刻的目光冷酷霸气,硬生生的震慑全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些日子在叶枫身边,李雯耳濡目染,那份俾睨的气场令人刮目相看。

    “李敖,今天我不杀你,是念在李家终究养育我一十八年,李文峰终究是我父亲,我还叫你一声哥哥,但是我要让你知道——从今天起,陈仓李家不仅有你李敖,更有我李雯,今天你给我滚回李家去告诉李文峰,若是再敢对我娘有半点不敬,我定要他跟你付出代价!我,说到做到!!”

    哎哟,不错哦!

    叶枫在一旁暗暗点头。

    李雯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冲动,毕竟他娘还在李府,要是杀了李敖说不定会逼得李文峰失智杀人,有自己今天的神威镇场,再加上陈仓猎赛的获胜加持,应该足以让那位李家家主重新审视目前的局势了。

    “我们走!”

    “等等!”

    “你还要干什么?”

    “留下你们的令牌再滚!”

    李雯目光清冷,思路清楚无比。

    该死!

    李敖终究不敢再顶撞李雯,咬碎了牙,却还是将自己身上的令牌交了出来。

    结果,李家众人身上的令牌加起来足有三百多块,更加坐实了他们劫掠其他武者的事实,便又是招来了一阵口水洗礼,人们就差脱裤子~尿~崩~这群畜牲。

    终于,李敖低吼着带着一群焦黑的侍卫们摇摇晃晃的撤了,待到那群非洲鸡走远,众人这才真正的出了欢呼,感谢叶枫。

    “叶公子,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叶公子,你的凶兽太威猛了,它,他叫皮什么皮来着?”

    “痛快,哈哈,叶公子,李小姐,等回到了陈仓城,我一定要请你喝上几杯,不醉不归啊!”

    人们笑得无比舒畅,大快人心。

    而那公孙云,也是扶着自己受伤的胸口,面带感激的走了过来:

    “二位,当初我曾说让你们在外围狩猎,还说要保护你们,真是不自量力了……公孙云代表郡守府,感谢二位出手之恩。”

    “公孙公子仁义高德,叶枫也是佩服的紧,这话便是见外了。”

    两人惺惺相惜的对望,这般风度,看得众人再次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