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诸位,或许大家还不知道,为了嘉奖本次猎赛的冠军,我们还专门设置了三份大奖作为鼓励,而这三份大奖的得主现在已经再明朗不过了。”

    尽管自己儿子没有出线,但公孙弘却依然对叶枫充满了嘉许,他朗声念出了大伙期待的名字——叶枫!

    叶枫!!!

    叶枫!!

    这一刻,不管熟不熟,人们还是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欢呼与掌声送给了叶枫。

    这是属于胜者的荣耀,更是属于勇者的殊荣!

    叶枫站在台上,看着面前的几千人在欢呼着自己的名字。

    这种感觉,好像全身的细胞都被一股名为【成就感】的小火苗轻轻的温暖着,灼烧着,血液都跟着烫了起来,爽快至极。

    从来没有。

    叶枫从来没有如此这般的被人尊敬爱戴过。

    从小他受到的教育只有利益至上,只有牟利赚钱,更是过着压抑不见天日的日子,看着家族中的兄弟风光无限,他却只能去一家快递公司证明自己。

    太憋屈了。

    可是现在,他成了整个陈仓郡的英雄!

    曾经的四小天王都被他逾越,而大伙不知道的是,那场袭击了汤峪镇的凶猛兽潮的罪魁祸,也已经被他亲手正法!

    这种感觉,便是荣耀么?

    便是辉煌么?

    简直太美妙了!!

    这一刻,叶枫完全不同于拯救了叶家之后的那种自喜,而是登上了一个更加宽广的舞台,那份喜悦成倍的扩张,充斥了内心,这是任何奖品都无法给予的无上快感。

    而这种快感,在看到三件价值连城的奖品之后,更是嗨爆到了极致。

    “卧槽,玄器战甲!!”叶枫看到玄天战甲的一瞬,忍不住的惊呼出来。

    “叶枫,注意素质!”旁边李雯白了一眼。

    “还有天命丹!这好像是灵药!”

    “呵呵,正是。”

    “还有这是……”

    “这是火云晶。”公孙弘笑着解释:“可以铸炼精品玄兵,叶枫你若是有需求,郡守府可以帮你铸炼。”

    哈哈哈!

    这下赚大了!!

    叶枫用脚趾想想也知道这些珍宝的巨大价值,铸不铸炼的回头再说,至少这一次天命猎赛真的没有白白参加啊!

    唰!

    叶枫大手一挥,爽快又麻利得把三件重宝收入包裹之中。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公孙大人。”

    没有虚情假意的推辞和客套,叶枫的性情,让下面的观众们也是哈哈一乐。

    大伙开始越喜欢这个不矫情,真性情的小伙子了。

    颁奖结束,公孙弘又让李雯和冷莫也走到前面,然后当众宣布道:

    “今年猎赛的前三甲已经诞生,除魁叶枫外,还有李家三小姐李雯、松林县代表冷莫,他们即将代表我们陈仓郡城出战半年后的全国猎赛,希望三位陈仓俊杰能够不负众望,荣誉而归!”

    又是一次高潮迭起的火爆欢呼。

    人们也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两位。

    “李家从来只听说李敖和李刚两兄弟,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个三小姐李雯啊!”

    “听说母亲出身不高,所以不受宠,不过只怕过了今日,这位三小姐就要踏上自己的逆袭之路了!”

    “是啊,若真是去了全国天命猎赛,李家这点背景,是养不起她这只金凤的!”

    “说不定最后她那个势利眼老爹,还得跟在女儿屁股后面沾光呢!哈哈哈!”

    至于第三个晋级的冷莫,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再加上对方一张冷的快要掉冰渣的脸庞,直接杜绝了所有的热度。

    最后,便是一场郡守府举办的欢庆宴会,众人尽欢,叶枫自是再次成了大伙关注的焦点,喜庆欢腾,自是无需言表。

    欢宴持续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宣告结束。

    叶枫等三人,告辞公孙父子和各方豪绅,从太白山离开。

    ……

    汤峪镇外十里。

    三人站在一个岔路口旁,相互告别。

    冷莫依旧很冷漠得表情,看却认真看了两人一眼,道:“去京城后,若遇到麻烦,可拿着这个令牌,到冷府找我。”

    说着,他丢给叶枫和李雯各一枚黄铜令牌。

    叶枫照旧不客气收下,李雯这几日耳濡目染,现在收东西也麻利得很。

    冷莫接着冷冷的道,“全国天命猎赛再见。”

    随后,也不等叶枫和李雯说几句感慨和告辞的话,潇洒转身,唰唰唰,瞬间就只剩下一抹黑影和半片衣角,留在了岔道拐弯处。

    李雯咬着粉嫩的嘴唇,看着叶枫,有些依依不舍得问道:“你真的不去李家帮我吗?现在我拿了晋级名额,方才郡守大人已经承诺会扶植我……”

    言下之意,现在她有实力和资格,罩着叶枫了。

    叶枫淡淡一笑,道:“郡守会帮你自然有他的目的,你要在陈仓郡立足,任何事情都要……”

    “都要看的深一些嘛,我知道!”李雯竟是抢白:“可是我需要你……”

    “那就等下次我来陈仓郡的时候再来照顾我生意吧,老客户,给你八折!”

    哈哈哈。

    叶枫洒脱的一笑,转身离去。

    他又不傻,哪里会看不出李雯眼中那似水般的柔情与不舍,但他心中清楚,自己对李雯的感情其实更多是一种感同身受的同情,李雯在他眼中更像是个没长大的妹妹。

    对个小妹妹出手……

    哇,想想怎么会突然觉得很兴奋啊!

    见鬼了……

    叶枫连忙打住了心里的旖旎心思,背对这李雯,挥手走远。

    他却不知道山峰上李雯却早已经是泪眼婆娑,心里好像失去了一块,痛得那般的厉害。

    ……

    而就是猎赛结束的当天夜里。

    松林县还有另外一件大事,也再生。

    扬威镖局。

    张灯结彩,红烛高照,宾客如云,仿佛全城土豪和贵族,都聚集于此。

    今晚,是总镖头欧阳风五十大寿,他大摆流水席,宴请了全县的人来为自己贺寿。

    自从李刚来了一趟松林县,当着众人的面将李家的业务交托扬威镖局,他们可以说是咸鱼大翻身,所有被叶枫当众打压之后流失的客户,再度回来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