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欧阳风身躯猛然一震,意识到情势不妙,连忙下令,道:“拦住他们!”

    但他根本不知道,一切为时已晚。

    早在丁勉和叶天南进入扬威镖局的时候,丁勉已经暗中部署了一切,如今欧阳雄早就被四个捕快抓住,逃无可逃!

    “爹!唔……救我!”

    欧阳雄半张脸被纱布过得像个粽子,一看就是上次在李家,被叶枫呼得那一板砖伤还没好。

    他正在房中闷头大睡,突然被冲进来的捕快抓住,还被封住了嘴,一直就躲藏在门口,所以关于欧阳伤的死讯,还有叶枫夺得猎赛魁的消息,他也听了个一清二楚。

    “爹,别让他们抓走我!快救我啊!”

    欧阳雄被五花大绑,扯着嗓子出杀猪般的惨叫声,若不是被人架着胳膊,这会儿只怕要在地上打滚撒泼了。

    曾经风光无限的欧阳家大少,终于成了狼狈惨叫的落水狗,直接被几名捕快拖在地上,挣扎着远去了。

    “雄儿!!”

    欧阳风看到这一幕,气得五内俱焚,双目赤红。

    欧阳雄是他唯一的独子,若是儿子没了,他就算有再大的风光又有何用。

    “雄儿!!雄儿!!”

    他颤抖着低吼,心中的冷静在一点点的消失,家中的泰山欧阳伤已死,扬威镖局已经大树将倾,说什么也不能让欧阳雄被抓!

    噌!

    恶从心中起,欧阳风的目光唰的一下扫向了旁边人群中的叶天南。

    “叶老狗,我要用你的命换我儿子!!”

    欧阳风瞬间爆凛冽恐怖的罡气,冲向了叶天南,他浑身涌起火红的焰光,宛如一道冲天而起的烈焰。

    唰!

    武道宗师身形迅如闪电,一个闪身,围观众人甚至看不清他如何动作,就已经冲到了叶天南跟前。

    “给我过来!!”

    一掌凝起火红罡气的可怕掌劲,带着澎湃的杀机,朝着叶天南的脖子抓去。

    只要能够抓住叶家这老头,他就还有博弈的资本。

    但就在这时。

    叶芷阳突然身形一闪,化成一道飘逸轻盈的光影,惊艳无比,对着欧阳风直袭的掌劲对劈了一掌!

    轰!

    雪白的精芒骤然炸裂,爆耀眼刺目的光芒,竟然是将火红的罡气给劈散,宛如破碎般化为万千光斑。

    欧阳风身形倒退,踉跄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惊骇万分得看着叶芷阳。

    所有宾客也都快把眼珠子瞪爆了。

    怎么可能!

    短短三个月,叶芷阳竟然已经突破到了武道宗师境界!

    叶家难道祖坟光了?!

    不远处,丁勉眼中泛起了一抹恍然之色,叶芷阳果然突破到武道宗师了。

    尽管他心中有所预料,但还是被这可怕的事实震了一惊,但旋即拔出了自己的金刀,冷声命令道:“欧阳风意图伤人,给我一并抓起来!”

    “是!”

    几十名捕快,应声的瞬间,已经围捕了上去。

    欧阳风五官扭曲,看起来狰狞可怖,他不敢相信叶芷阳的巨大突破,却也知道今天自己已经败得一塌糊涂,再也无法翻起风浪。

    “抓我?只怕你们没有这个本事!”

    唰!

    他身形一闪,瞬间挥出几道罡风掌劲,镇退围攻上来的捕快,同时躲开了丁勉的金刀,飞快逃遁离去。

    身为武道宗师,想要逃跑的话还真没有人拦得住他。

    至此,白天还无比光鲜的欧阳家两父子,一个被捕归案,一个在逃通缉。

    无论是松林县的扬威镖局,还是陈仓郡城中的总部,都已经算是彻底的失去了主脑,距离破败关门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待到一切安静下来,那位年轻的县令王大人便主动上前,向叶天南微笑致意:

    “叶总镖头,本官到此刻才将欧阳家族一网打尽本是有些迟了,但其中缘由复杂,还请叶总镖头不要介怀。”

    一位县令这是亲自来给叶天南赔礼吗?

    人们纷纷看着叶老爷子身上的无限尊荣,那些之前屈服于欧阳家的软骨头们早已经夹着尾巴离开,剩下一些人更是笑着走到了叶天南的面前,拱手道喜。

    “叶老,恭喜啊!从今以后,咱们松林县只有松林镖局这独一家了!”

    “如今叶少镖头勇夺猎赛魁,恐怕这松林镖局也马上就要开去陈仓郡城了,到时候还希望你们能够记得我们松林的乡亲啊!”

    “叶少镖头衣锦还乡,叶老别忘了大摆庆功宴,也好让我们有机会送去贺礼啊!”

    叶天南今晚上可谓是峰回路转,该死的欧阳家终于破灭,他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中,面对众人的道贺,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

    旁边,叶芷阳除了惊喜,更多的还有期待。

    这一个多月来的担心和思念,此刻都烟消云散,叶枫临别前的承诺一字一句在她的心头盘绕,让她忍不住期盼着,叶枫满载荣耀站在她面前的那一刻。

    叶枫,你终于做到了!

    ……

    寿宴过后第二天一大早,县衙门前张榜贴出天命猎赛晋级名单。

    榜单上的三个名字,如同旋风一般的传开,瞬间引了整个松林县的巨大轰动。

    过去百年来,松林县还从来没有谁能被选拔参加猎赛。

    今年县太爷挑了三个人去,就把那稀罕得不得了的名额,都给包圆了!

    这等荣耀传遍陈仓郡城,以后出去说自己是松林县人,脸上都比别的县要多几分光彩啊!

    密密麻麻的人群聚集在榜单前,兴奋得高声议论着。

    “叶家那少镖头,简直是个大福星啊,带领着松林镖局起死回生不说,现在还拿了魁,这简直是光耀门楣了!”

    “是啊,以后这松林镖局,只怕是门槛都要高出一截子,我们这等平民百姓,再难看到叶少镖头咯!”

    “看不到没关系,只要他半年后,能在全国猎赛里再拿个好名次,我们大伙也能跟着走路带风了啊!”

    半年以前,那个人人唾弃的败家子二世祖叶枫,突然好像在全县百姓脑海中彻底消失踪迹。

    如今的叶少镖头,施计助剿清风匪,勇夺猎赛第一名,让所有人都举起大拇指夸赞。

    说起松林县第一大红人,绝对无人敢跟他一争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