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雯双眼陡然神采明亮,宛如暗夜星辰般闪烁着光辉,一颗芳心,仿佛被拨动了弦音,隐隐轻颤。

    被她搀扶着的孟荆,眸光瞬间黯淡下来,但同时也不露痕迹似的,松了口气。

    叶枫站在巷口,身姿英挺,气息沉稳如山,嘴角勾起戏虐的冷笑:“疯狗,你的脸居然好了,看样子皮厚就是耐烧啊!”

    论嘴炮功力,叶枫稳坐陈仓郡城青年俊杰头把交椅,杀人诛心。

    李敖噌的一下,浑身涌起怒焰般的罡气,滚滚翻涌如同飓浪一般,气焰之中,他的一张脸扭曲得分外狰狞:

    “叶枫,你找死!!”

    叶枫本来脸色就颇为冷酷,看到李敖张狂的模样,眸光更是犀利的好似钢刀。

    锵~~~

    他反手缓缓地从背后拔出了血色的青叶刀。

    “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今天找死的人不是我,而是一条早应该闭嘴的疯狗。”

    长刀出鞘,血光流溢,仿佛一条游龙,慢慢游曳附着在叶枫周身,给他整个人披上一层血色光晕。

    武道罡气?

    这小子竟然这么快突破了宗师境界?

    对面,李敖神色狠戾,全身气势暴涌,尽管叶枫曾经令他畏惧,但对方如果只是用刀,他才不会畏惧叶枫这个杂碎!

    唰的一声,天蚕手瞬间爆出无限威能。

    电光火石间,两人已经同时出手!

    不动明王斩!

    血影如扇,瞬间扫射半径几十丈的耀眼精芒,度快如血光闪电,朝着炮弹一般疾冲而来的李敖直劈而下。

    瞬息之间,整条小巷中兴起一道滔天血浪的光影!

    明王神威,不动如山!

    嘭!

    巨响化为气浪翻滚,震得两侧房檐颤如地动山摇。

    嗷!

    李敖的惨叫回荡,凄厉如鬼哭狼嚎。

    其他三人还来不及看清战况,就看到半空中甩飞一双带着白色网面手套的双手!

    一刀,斩……断了双手?!

    那可是实力逼近中阶宗师,还戴着玄兵手套的李敖啊!

    孟荆心神狂震,双眼瞪得差点脱眶而出!

    叶枫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彪悍恐怖,简直不是人!

    一旁,周副将也震骇得不能自已。

    他是亲眼见证过叶枫如果用雷电妖兽击杀中阶宗师的。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叶枫本人的战力,居然可以一刀轻松秒掉一个比他境界高出许多的武者!

    李敖如同秋风狂卷的落叶,倒飞摔下,嘭的一声狠撞在墙壁上,呕得吐出一大口血,狼狈至极。

    他眼光惊骇得看了一眼面色冷凝叶枫,再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断手,痛苦之色难以按捺。

    “你……你这是什么刀?”

    “屠狗刀,怎么,断了狗爪还不够,非要我斩你狗头吗?”

    “叶枫,我不会放过你的!”李敖狰狞着咆哮,话音未落,身形已经奋力跃起,翻墙狂奔而去。

    被震得四分五裂的地板,只留下一连串血淋淋的痕迹。

    直到李家的侍卫追着李敖如狗般的逃远,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现在的叶枫,太彪悍了。

    一刀败李敖,这简直是陈仓郡里的千古奇闻,要不是如今局势紧迫,只怕所有人都要给叶枫大声喝彩。

    尽管如此,几月不见的李雯还是脸上挂着无比幸福的笑容,甚至泛起了许久未曾有过的点点晶莹,走向了叶枫。

    “你这个讨厌的家伙……为什么现在才来?真是……真是……”

    李雯这般嗔怒的模样,从来没有在孟荆面前展露过片刻。

    这位霸图镖局的少主人眼看着面前这春光美好的一幕,心里却是一片哇凉。

    木法儿。

    对面这个叶枫,不服不行啊!!

    ……

    郡守府,正厅。

    郡守公孙弘,跪在正厅之前。

    在他身后,同样匍匐在地的还有李家家主李文峰、霸图镖局当家孟北河,以及新任参将王明冲。

    他们面前端坐之人,乃是秦唐帝国国都派遣来的钦差。

    “公孙大人,此次本官奉御令而来,所为何事,你可知道?”钦差大人面无表情,声音冰冷得毫无温度。

    公孙弘拱手一拜,低头诚道:“公孙弘守城不利,没有控制住陈仓郡兽乱,导致民不聊生,灾情严重。”

    钦差点了点头,继续冷言道:“陈仓乃秦唐帝国商业大郡,历年赋税都是各大郡城之,若是今年因为这些小事,耽误了税收,恐怕上面要责备公孙大人您,在其位,不谋其政了吧。”

    匍匐的人群中,所有人都被钦差的话震慑,面色难安,唯有李文峰的嘴角勾起一丝难以察觉的阴森冷笑。

    为公孙弘,脸色沉沉,却无言以对。

    钦差俾倪一眼,接着冷声斥道:“现将谕令颁下,限陈仓郡守公孙弘七日之内,解决兽乱一事,否则当另择贤能取而代之,另限期一月之内,在天命猎赛开赛前,将贡赋银两送往京城,钦此。”

    “谨遵圣谕!”

    众人齐拜。

    “公孙大人,你也别怪圣上对你施压,这陈仓郡里多少贵族被兽乱一事吓跑,远躲他乡,你自己琢磨琢磨,光是今年的税收便是要损失多少。”

    钦差将谕令递交到公孙弘手里,面无表情得劝慰道:“这两份限期,实则是让你将功补过啊!”

    “是,多谢钦差大人提点。”

    公孙弘双手高举,姿态端正肃然,但藏在袖管里的双臂,却是微微的颤抖,显然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钦差离开后,众人才得以起身。

    李文峰看着门外逐渐远去的队伍,眉梢一挑,讥讽道:“公孙大人,您可要努把力了啊,否则只怕下次见面,我就只能称呼您一声‘公孙兄’了!”

    说完,他冷嗤一声,甩袖而去。

    孟北河瞪着李文峰的背影,怒气冲冲得骂道:“呸!只会狗仗人势!落井下石的东西!”

    虽然他与公孙弘各自为营,背后之人也并非一派,但就陈仓兽乱一事,他还是站在公孙弘一线上共同抗敌的。

    灾祸不止,陈仓难安,百业俱废。

    霸图镖局何尝不是许久未曾出镖了。

    郡守府门外,李文峰一脸得意,信步踱出,可惜帅不过三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