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嘭!!

    慕坤再次的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回,力道比上次更大,地上的坑也比刚才更深。

    “操他奶奶!!”

    高高在上的慕坤,此刻也不由得爆出了粗口。

    他好容易从地上的深坑里拔出了脑袋,双目睁开,怒意熊熊如焰,几乎要凝化为实,从眼中喷薄而出。

    “李文峰,你这个废物!!”

    慕坤咬牙切齿的大吼,恨不得要将周围的一切砸烂。

    他气愤的扯下斗篷,一双黑如浓墨的眸子,闪烁着凶光,狰狞而恐怖的脸上,兽纹刺青宛如活物,顷刻间要从他身上跃出,去吞噬天地万物!

    “那些废物全都靠不住!我要亲自率领常阳山上的兽人去把陈仓郡夷为平地!!”

    他恶狠狠的咆哮着,诅咒着天地苍生。

    可就在这时。

    嘭的一声传来!

    外面的寺庙大门似乎被什么东西撞碎,出了巨响。

    “欧阳风,你们脑子坏了吗?杀个小杂种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慕坤气急败坏的推门走入了大殿,可眼前的情况却是让他差点惊掉了眼珠子。

    “赵亮……你怎么?”

    大殿内,庙堂的神像被一道巨大的身影砸的稀烂,破碎的砖石散落一地,那原本跟在欧阳风身后的甲壳兽人好像死猪一样躺在地上,身上坚硬的盔甲已经被斩得七零八落,淋漓的鲜血小喷泉一样滋滋的向外冒着,凄惨到了极点。

    慕坤只觉得天地都快要颠倒,整个世界都乱了,他不可思议的问道:“赵亮,你,你,你找死么!”

    甲壳兽狼狈的从一堆碎砖里面爬起身子,身上的甲壳就像是砍得稀巴烂的菜瓜,稍微动一下就疼的抽抽。

    “主人,叶枫……他,太可怕了!”

    什么?!

    慕坤身躯猛地一震,脸上的兽纹更显狰狞,狠狠的瞪了一眼赵亮,连忙大步朝外走去。

    庙宇外的空地。

    欧阳风却是比那甲壳赵亮惨了十倍不止。

    此刻的叶枫,手提血红精芒奔涌的青叶刀,神色狠厉,全身气势暴涌,犹如一尊无敌战神!

    在他面前,欧阳风这只怪物,已经完全没了人样,不,猪样。

    没人知道方才短短的时间里面生了什么,慕坤只看到叶枫手中的长刀如血,欧阳风凄惨跪地,浑身鲜血淋漓,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刀口,仿佛被人凌迟了一般,好几处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他那引以为傲的野猪肉身,曾经能够硬生生的接下普通玄器,但在如今的叶枫面前,一只胳膊早已经被斩得不翼而飞,无尽的仇恨都在那一刀刀血痕中倾泄出来,滚滚的杀意伴随着叶枫痛快的长啸升九天。

    欧阳风,你受死吧!

    “叶枫!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欧阳风终究算是一代狠人,到了这个时候依然爆出了浑身的血性杀机,好像一头被猎人逼上了绝路的野猪,狠狠的撞向了叶枫。

    斩!

    叶枫冷酷决然,刀光爆起!

    不动明王斩!!

    一道犀利无匹的罡气,从青叶刀中爆,红芒暴溢横流,气势浩瀚,威能波动天地,震颤整座常阳山,万兽凄厉!

    这便是三级不动明王斩,加精品玄兵,在武道宗师全力爆下所释放的恐怖能量。

    慕坤疾步奔出的一瞬,竟是被眼前景象震得倒退了一步。

    站在空地上的叶枫,背后的武道罡气,竟然凝化出一道足有他数倍之庞大的明王法相。

    血红的刀罡自刀刃延伸,足足两米多长,挥舞的瞬间,便似一柄大刀开天。

    嘭!

    刀光直劈,血红的激光弧射而下。

    咔!

    浑身蒸腾着血色浓雾的欧阳风,被硬生生破开兽人的防御壁障,头颅更是被罡气震碎,血肉飞溅,血柱喷涌,就像是一个血洞突然炸裂。

    这是……

    慕坤心神俱震。

    早在叶枫出现在庙宇中,他就已经暗中观察过,不过是个初阶宗师罢了。

    但是他是如何做到,能够把武道罡气化为实形?

    这可是中阶宗师才能衍化的神通!

    还有叶枫的刀法……

    刚才那一刀中蕴含的威能,绝对已经过了叶枫的境界,甚至还要更多,更猛!

    这血色神刀,明王法相……

    难道是传说中的那套刀法?

    ……

    庙宇门口,那甲壳人赵亮此刻已经浑身止不住得颤抖,就好像绒毛中爬满了虱子,那双丑陋狰狞的眼珠子里,只剩下恐惧。

    欧阳风的躯体失去头颅,颈上如同一个血窟窿,哗啦啦往外喷血。

    附近躲藏在树林阴暗处的兽人,越聚越多,层层叠叠,无数道猩红的眸子盯着那血肉,奔涌在体内的兽性,令它们出咕噜咕噜的怪叫声。

    但是没有谁靠近。

    叶枫的青叶刀,刀身之上还涌动着滚滚血光,他身姿英挺,冰冷的视线俾倪四周,宛如一尊刀中霸主,神威凛凛。

    啪啪!

    慕坤脸色阴沉如墨,从庙宇大殿之中走了出来,居高临下,声如寒冰:“小子,你刚才那一刀,是什么刀法?你和佛刀圣尊……是什么关系?”

    佛刀圣尊?

    叶枫皱了皱眉。

    他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号了,难道说那位圣尊,就是留下不动明王斩玉简的人?

    但这些猜测,叶枫自然不会表露出来,他横眼看着慕坤,冷冷一笑:“怎么?你怕了么?“

    哼!

    慕坤冷哼一声,目光中透露着鄙夷之色。

    “怕?愚昧无知的小子,你恐怕根本不知道,佛刀圣尊是谁吧?所以你也不可能知道,身怀佛刀传承,是多么该死的事情。如此我便给你个机会,只要你交出佛刀传承的心法,我或许给你指明一条活路。”

    叶枫一声冷笑:“我这可不是佛刀。”

    铮!

    刀光随气势一振,血光逆流,仿佛燃起一道焰光爬上他的手臂。

    “看清楚,这是杀猪刀,专门杀猪的,我已经宰了一头,现在……”

    叶枫唰的一声将刀锋直指廊下两个恶魔。

    “还有你们这两头!”

    一字一句,气势铿锵犀利,如石破惊天!

    哈哈哈哈!

    慕坤爆一阵狂笑,阴鸷邪恶的脸上,兽纹刺青简直像是活了过来,一双漆黑双眸如地狱邪神之眼,死死盯着叶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