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雯的‘成熟’表现令人再度改观。

    而叶枫在微微一笑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独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充满期待的打开了元宝商城。

    叶芷阳跟孙阳这次来陈仓也没有闲着,两人各自捎了一趟镖货,加起来刚好给叶枫凑足了4oo元宝,让他直接有能力购买了那价值1ooo的第三块魂晶。

    “嘀。恭喜叶枫,获得【魂晶-天目】,剩余元宝175。”

    妥!

    叶枫直接将那那块淡蓝色魂晶放在系统中查看,现这块魂晶的功效一如既往的强大。

    “魂晶-天目,装备后可以查看一定境界差之内对手的战力数值!”

    这个牛逼啊!

    叶枫升到武道宗师之后,深深的感受到了武道罡气在隐匿气息之下的神奇作用,一位高阶宗师如果诚心收敛气息的话自己根本无法察觉,一旦被对方扮猪吃虎便是莫大的危机。

    而这魂晶-天目来的正是时候,全国猎赛,叶枫如果能够一眼看穿对方修为,便能够掌握绝对的主动……

    而且叶枫明显的注意到了‘一定境界之内’几个字,也就是说,如果对方的修为高出自己太多,便无法觉察对方战力。

    这不就是跟那谁一样嘛!

    叶枫脑海中猛地闪过了一个兴奋的念头。

    ……

    同一夜。

    参加完接风宴的公孙云带着随从回到郡守府大门前,众人还没下马,却看到在门外的街道上排列着几辆豪华的马车。

    这么晚了,居然还有客人到访?

    公孙云翻身下马,疑惑得看了两眼马车,然后才转身走进府内。

    大厅里,灯火通明,几个下人正端着茶点果盘进进出出。

    公孙云慢慢走过去,随手拦下一个佣人问道:“来的客人是谁?”

    “是秦都郡新任郡守司徒大人。”

    司徒笑?!

    公孙云眉头一皱,走到门边的阴影处,却没有抬脚进去。

    厅内。

    秦都郡郡守司徒笑穿着一身便装,看起来四十岁出头,脸圆圆的像是粉面烧饼,耳朵又厚又大,挺着个将军肚,双眼细长,谈笑间那眸光却总隐隐藏着犀利的锋芒。

    而公孙弘此刻坐在对面,手捧茶盏,面上同样笑容可鞠,但语气里却带着天然的冷意。

    他与面前的这位司徒笑分属在两位皇子的阵营之中,对方今夜突然到访怕是来者不善。

    “司徒大人深夜到访,不知有何指教?”公孙弘开门见山问道。

    司徒笑淡淡一笑:“公孙大人言重了,我只不过是带着选手赴京参赛,路过这陈仓郡特地来讨杯茶喝。”

    公孙弘沉默不语,司徒笑却是毫不介意的缓缓的又喝了几口热茶,这才不经意似得说了一句:

    “这次陈仓、秦都两郡都经历了兽乱,我们秦都郡多亏有大皇子殿下及时派兵镇压方才幸免于难,皇子殿下的英明神武,实在是令人仰慕啊……”

    公孙弘默默喝茶,但脖子后面却是暗暗的鼓起了一道青筋。

    司徒笑却继续道:“公孙兄,这里是大皇子特意命我带来抚慰你陈仓郡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够明白皇子殿下的一番苦心啊……”

    他推出了一个锦盒,正欲打开,结果公孙弘一只手掌却重重的拍在了盒子上面。

    啪的一声,屋子里的空气一震。

    司徒笑,那老狐狸般的笑容已经冷了下来:“公孙兄,你可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皇子殿下的一番心意啊!”

    “公孙弘多谢大皇子的美意!”公孙弘语气不带一点温度:“只是在下虽然不才,却也干不出借兽潮祸乱百姓,逼走郡守取而代之的无耻勾当!”

    一句话,将气氛降到了冰点。

    公孙弘满脸不屑的看着对面的胖子,正是这个人,通过兽乱逼走了自己在秦都郡的同僚好友,若不是陈仓郡有叶枫与王明冲力挽狂澜,只怕陈仓就是另一个秦都。

    面对这种无耻败类,公孙弘没有喷他一脸已经是客气了。

    哈哈哈!

    司徒笑眸光一沉,笑声听起来如一柄钢刷从冰块上刮过,极为刺耳:

    “公孙兄说得好!既然如此,本官定会将你的意思禀告给大皇子知道,希望公孙兄你好自为之!”

    “哼,不劳费心。”

    “对了。”司徒笑长身而起,准备出门的时候却是突然回头冷冷一笑:“我听说最近通往长安的官道不大太平,公孙大人要在一月之内将税赋贡银运送入京,恐怕要多加小心了。”

    公孙弘目光一凝,声音也变得寒凉了几分:“你此话何意!”

    “哈哈哈,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在想若是陈仓郡一年的税收被贼人劫掠了去,到时公孙兄脸上的表情一定美丽的很。”

    “哼!那只怕会让你失望了,陈仓郡自有本事平安将贡银送至长安?”

    “哦,是么?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看看你们陈仓郡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哈哈哈!”

    哼!

    送客!!

    公孙弘到这里已经彻底与司徒笑撕破了脸,这个倒霉的胖子如此明目张胆的威胁自己,想必他背后的那位皇子殿下已经将目光盯向了陈仓郡今年的贡赋,那可是一笔天大的巨款。

    “好自为之吧,公孙兄,若你改变了主意,大皇子求贤若渴,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哈哈哈~~~

    司徒笑在笑声中离去,一场夜访,不欢而散。

    陈仓郡天空中的阴云刚刚散去不久,又再次的弥漫起来。

    ……

    两天后。

    松林镖局顺利开张。

    整条街上,锣鼓喧天,来道贺的群众从四面八方赶来,将整条路围堵得水泄不通,宛如人山人海。

    舞龙舞狮的队伍,在松林镖局大门口摆开了架势,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个不停,一箱一箱的贺礼,更是犹如长龙一般,朝着镖局里涌入。

    镖局的院子里,布置了百来张大圆桌的流水席,美酒佳肴布满桌面,数十个端着盘子的人在来回穿行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和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