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霸武神王 > 第116章 挑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47/295981.html
    叶枫穿着叶芷阳亲手缝制的新衣裳,出现在镖局门口,英姿挺拔,长飘扬。

    在他身边,分别站着叶天南跟叶芷阳,老爷子今天穿得一身龙纹长袍,精神抖擞,叶芷阳也难得化了淡妆,穿着紫色的长裙,气质出众,飘然出尘。

    伴随着人流涌动,万众欢腾,距离正式典礼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候,就听到街口有镖师大声通禀道:

    “郡守大人、公孙公子到!”

    人群散开,乃是郑重其事的陈仓郡守府亲自来为松林镖局道贺。

    叶枫拱手上前:

    “公孙大人,云兄,多谢你们来参加镖局开幕,一会儿一定要多喝几杯啊!”

    公孙弘笑着点头:“叶枫,听说你这镖局,还未开张,就已经有很多大客户准备和你们合作了,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啊!”

    正说着,又听到一声吆喝。

    “李家家主到!”

    三小姐来了!

    李雯的到来,引起很多人的注目,毕竟这位三小姐,对叶枫有情有义的八卦,在城里也传道得很广。

    叶枫笑着迎了过去:“三小姐,来就来嘛,还带这么多礼物,多破费啊!”

    李雯身后,跟着几十个人,光是贺礼的箱子,就堆得像座小山似的。

    “叶枫,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要跟我客气。”她说着,眼神随意似的瞥了一眼叶芷阳,转身去和公孙父子见礼。

    叶枫瞬间感觉,这个大门口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芷阳姐的眼神……有点奇怪啊……

    紧接着,是霸图镖局当家孟北河和孟荆两父子的出现。

    “叶枫,开业大吉,生意兴隆啊!”孟北河拱手道贺。

    松林分局乃是他们的同行,按说两家镖局本是竞争关系,但孟北河还是带着贺礼隆重登场,足见此人心胸坦荡,磊落光明。

    紧接着,便是对叶枫有知遇之恩的参将王明冲。

    他的排场最小,带着两个随从,身着便装,很低调得出现在人群之中。

    “王参将!”

    还是叶枫先现得他,也不知道他躲在旁边看了多久的热闹。

    王明冲笑着走上前去,将一个翠得能滴下水的玉盒交给叶枫,低语道:“此中之物,或许天命猎赛时,会有用处。”

    叶枫也不跟他客气,笑嘻嘻点带头,单独把这玉盒给收在了包裹里。

    就在这时。

    门外突然再响一声通禀:“秦都郡守司徒大人到!”

    秦都郡郡守?!

    叶枫有些讶然,从来没听过司徒大人是谁,但旁边公孙父子两人的目光同时一沉。

    “叶枫,小心,此人乃是大皇子的党羽,怕是来者不善!”

    大皇子?

    叶枫早已经听过了此刻秦唐国王朝堂中三位皇子争夺帝位的传闻,陈仓郡的种种劫难便是与这位大皇子脱不了干系。

    此刻这位司徒大人在这个时候过来捧场,怕是非奸即盗!

    心中有数之后,叶枫还是上前将司徒笑等人迎了过来。

    今天的司徒笑穿得一袭红袍,圆滚滚的身子像极了一个扁圆的炮仗,他带了十几人前来赴宴,其中不乏让叶枫感到压力的高手。

    “呵呵,这位就是叶少镖头了吧,果然年少英雄,风流倜傥啊,哈哈哈!”

    司徒笑还是笑的像弥勒佛似得,言语中的热情让人难以拒绝。

    叶枫面带笑容的应对:“不知司徒大人莅临,有失远迎,还请不要见怪。”

    司徒笑细长的眼睛,慢悠悠自下而上扫了一眼叶枫,闪过一道精光,却是笑的更加大声:

    “哈哈哈,叶少镖头哪里话。本官路过陈仓郡,恰巧遇上这等喜事,又听闻了许多叶少镖头的英雄事迹,自然要来拜会一番,仓促之下,未备贺礼,还望叶少镖头切莫介怀。”

    来道贺却不带贺礼?!

    还让你不要介怀?

    那你倒是别来啊!

    司徒笑话说得好听,行为却是有了几分傲慢失礼,引周围公孙弘等人微微皱眉。

    叶枫自是品出了对方言语中的味道,不卑不亢的应着,在这个时候不宜横生枝节,先将这些家伙迎进来再见招拆招吧。

    ……

    随着宾客纷纷入席,吉时很快便到。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叶枫和叶天南,各执一根红绸,用力将门匾上的红布给拉了下来。

    松林镖局四个金灿灿的大字终于露出真容,只见那四字笔走游龙,铁画银钩,尽显霸气,引了众人的纷纷喝彩。

    揭幕之后,便是酒席开宴。

    陈仓几位大佬,还有那位不请自来的司徒笑,自然是要坐在上席。

    其余院子里摆放的百来张大圆桌,片刻就座无虚席,松林镖局的当家人叶天南,神情激动得看着众人致辞。

    叶老爷子今天开心的满是笑容,一番慷慨激昂的致辞之后又请公孙弘作为今天的主宾给大伙致辞。

    公孙弘没有推辞,笑着端起了酒杯说了一番妥帖助兴的话,而在整段话结束之后他看了一眼儿子公孙云,后者笑着托起了一份锦皮卷轴,双手送到了公孙弘手中。

    公孙弘将卷轴一扬:“呵呵,今日大伙高兴,本官作为陈仓郡守,还要为松林镖局送上第一份开门生意,那便是请松林镖局与陈仓守军一起,一同护送今年的税赋银两入京!还望叶老爷子跟叶镖头接下此镖啊!”

    “哈哈,承蒙大人不弃,我们松林镖局蓬荜生辉啊!”叶天南喜不自胜。

    下面的观众也是纷纷叫好。

    “好!”

    “哈,公孙大人的礼,真是今日之最啊!”

    “第一个生意,便是与官府合作,松林镖局势头果然够红啊!”

    满堂掌声和喝彩声简直到达鼎沸,松林镖局今日的开幕大典眼看就要在一片欢呼声中圆满结束。

    但就在这时,主桌上突然有一个冷冷的声音,非常不和谐得响起:

    “哼!一个刚刚开张的镖局,没有任何资历,就能来护送皇家贡赋,这未免太儿戏了些,难道陈仓郡城中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镖局了吗?”

    哐当!

    这话如同一大块冰坨子,从天而降,砸得满场顿时安静,气氛骤冷。

    几百道视线,带着震惊和疑惑的神色,直直盯着那说话之人——一名站在秦都郡守司徒笑身后的一位中年男子。

    这男子身材修长,一对剑眉斜飞入鬓,双目微微凸起,似鹰眼般锐利,带着几分冷森之意,浑身透漏着的气息威严而霸气。

    孟北河瞬间认出男子身份,脸色一沉,喝到:“刑太森,这里是什么地方,轮到你在这阴阳怪气的挑事?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