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的妈呀。

    叶枫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是吓得全场屏息。

    太猛了吧?

    叫司徒笑为猪头,骂刑太森为狗……

    还有,什么叫来把大的?

    这位年轻气盛的叶镖头今天要搞出什么天大的场面?

    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看着叶枫。

    司徒笑与刑太森更是被叶枫身上那股逼人的气势震得短暂愣神。

    他们听过叶枫的名号,更知道叶枫在陈仓兽乱中起了巨大的作用,得到全城拥戴,但说实话,谁也不会真正的把一个初阶武道宗师放在眼中,在上位者的眼里,叶枫也好,松林镖局也罢,很可能都只是用来迷惑众人的手段,背后真正力挽狂澜的人还是公孙弘与来自京城的王参将。

    所以,司徒笑今天来砸松林镖局的场子,一开始根本没有把叶氏一家放在眼中,他要打的是公孙弘与王明冲的脸,目的更是只有那富甲秦唐的陈仓贡赋。

    可现在不同了。

    当叶枫嘴角挂着弯月般的弧度,缓缓走来的时候,司徒笑竟是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惊慌,好像有一根细针在微微的扎着他那颗久经风浪的心脏。

    这小子恐怕有些门道!

    不过……

    尽管如此,司徒笑还是瞬间驱散了叶枫带给他的压迫感,毕竟他今天准备下的底牌足够凶残,不怕对方上钩,就不上钩!

    “小子,你敢出口骂人?”

    旁边刑太森已经瞪起了眼睛,他身为一方雄主,何时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

    “哦?就许你折我家的镖旗,却不许我骂你?”叶枫脸上冷笑不见,鄙夷更盛:“废话少说,你既然诚心来找茬,就别磨磨唧唧……今天你们划下道,若是我松林镖局输了,这趟官家重镖自是没脸再接,甚至整个镖局都立刻关门,离开陈仓!但是——”

    叶枫话锋一转,目光瞬间霸气如刀,直斩人心:“要是你们败了,那刚才哪条狗作死折的我家镖旗,就让他给我爷爷磕三个响头赔罪,另外连狗主人一起给我滚出陈仓,这里只欢迎朋友,不欢迎杂种!!”

    我去!

    霸气啊!

    人们愣愣的听完叶枫的话,只觉得心神激荡,震撼无比,但话是霸气打脸,若是输了呢?他哪里来的底气?这才是众人担忧的……

    在叶枫面前的,可是一位朝廷大吏加上一位武道雄主,两人之威,镇压整个秦都郡百万人口,既然敢来这里找茬,自是准备充分。

    可叶枫却是如此彪悍的迎上,怎么看都不像是理智的行为。

    等于是直接赌上了整个松林镖局的未来!

    不过,也只有如此大的赌注,才能让对方一位武道雄主下跪磕头,让一位郡守直接滚蛋!!

    这便是叶枫的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好!!少镖头,跟他们干!!”

    场中公孙弘等人心里还有点打鼓,但在一片沉默的肃杀之中,孙阳却是第一个扯着嗓子吼了起来,这家伙压根就是神经大条,脑门一热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人,管尼玛的什么后果,干了再说!而且,孙阳现在对叶枫可是已经完全【崇拜】,叶枫放个屁都是香的,吐血力顶。

    “干,干他娘的,少镖头,怕个毛,咱们大不了回松林去,今天一定要让那条狗给老镖头跪下赔罪!!”

    “是啊,弄他!!”

    “干他!”

    轰的一下。

    在孙阳的带领下,气氛热烈起来,来自县城的糙汉们才不管你什么雄主郡守,一个个口水横飞的喷了起来。

    “岂有此理!一群村夫,敢对司徒大人无礼!!”

    刑太森没想到对面这群人刚到这种地步,直接一阵唾沫雨就喷过来了,他被对方连篇的粗话气得浑身冒火,旁边的司徒笑却丝毫没有激动的样子,反而脸上的笑意更盛。

    “好!既然叶少镖头你如此刚烈,本官若是扫兴了岂不是贻笑大方?”

    “猪头,你能别这么恶心的说话不?”叶枫毫不客气:“砸场子就砸场子,还整得这么酸气,赶紧说吧要怎么做?弄完赶紧磕头滚蛋。”

    尼玛!

    叶枫不屑地撕破脸说道,就连司徒笑这笑面虎都快要绷不住,脸上的笑意散去,变成了浓浓的寒光:

    “哼,那便如你所愿,刑镖头,今天就交给你了。”

    “是,大人!在下一定等会一定撕了这小子的贱嘴给您出气!!”

    来!!

    刑太森煞气腾腾的转过身子,一声低吼:“松林镖局,接战吧!”

    ……

    哗啦啦!

    整场宴会的人们直接起身挪歩,奔向了松林镖局后院的演武场。

    这片刚刚修建好的宽阔场地,还没有迎来松林镖局的子弟,倒是率先展开了一场关系到镖局命运的惊天大战。

    叶枫霸气侧漏,让镇远镖局随意挑战,刑太森更是自信满满,不玩什么花样直接要以比武决胜,三局两胜,比得就是真功夫,谁输谁跪!

    在场数百名的宾客直接成了见证这一场大战的观众,他们自是支持松林镖局的一方,战局还未开始,一声声的加油助威声已经响了起来,要帮助叶枫等人赶走外来的豪强。

    双方人马拉开阵势,司徒笑带着镇远镖局的队伍坐在了演武场西侧,松林镖局一方坐镇东方,公孙弘等人居中主持,一场惊心动魄的擂台赛便是拉开序幕。

    “既然双方已经约定一战,那就各自派出选手吧!”

    公孙弘作为主持,心中对叶枫也有些信心,毕竟对方可是单枪匹马的杀入了常阳山,实力定然不俗,只是不知道镇远镖局第一场会由谁出马。

    “我们先来!”

    刑太森坐在司徒笑旁边,主持一切,他一声吆喝,似乎已经迫不及待要把松林镖局镇压。

    啪啪!

    沉稳的脚步声,从司徒笑带来的队伍之中传了出来。

    一个身着墨绿色劲装,黑束冠,五官深邃,面色冷然,眸似冰锋,气息如同一尊万年冰山般的年轻人,左手握着一柄漆黑长刀走到擂台中间站定。

    这人是谁?

    许多陈仓本地的人并不认识这名冷面青年,但却有一些消息灵通的大佬露出了惊讶之色。

    是他?!

    “这是……刑冲?!”

    “【镇远镖局】第一青年高手,他出战了?!”

    “何止是镇远镖局第一高手,人家明明是秦都郡第一青年俊杰啊!”

    这年轻人刑冲,乃是刑太森的侄子,也是此次秦都郡天命猎赛选拔赛的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