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听说刑冲两年前就已经是武道宗师境界了。”

    “他的秦霜刀乃是刑家百年绝学,和太白剑诀齐名,实力不容小觑!”

    “听说猎赛的时候,刑冲将多半参赛者的令牌都抢夺到自己手里,最终的成绩远远出第二第三名好几倍呢!”

    “实力卓绝,但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松林镖局的镖师可要好好提防啊!”

    那些听闻了刑冲牛逼事迹的来宾,心中免不得为松林镖局要应战的人担心起来。

    而这刑冲下台之后,从骨子里透出了一股自命不凡的傲气,俾睨的目光根本不看众人,而是扬起了下巴,向着松林镖局最前方的人抬了抬,冷冷道:

    “叶枫,听说你也是这一届陈仓郡猎赛的魁,那便出来一战吧。”

    此人要战叶枫!!

    众人一愣,没想到今天这么快就看到叶枫出场。

    更没想到的是,今天大伙将会提前看到两位天命猎赛的郡城魁公开决战,这简直就是全国天命猎赛的提前预演。

    这太刺激了!

    “叶少镖头,加油啊!”

    “叶枫,我们看好你,给咱们陈仓争光啊!”

    在大伙的呐喊声中,叶枫缓缓的走了出来。

    他的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冰冷的目光将对面这个站着装逼的对手一扫,顿时便有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魂晶-天目,动!

    叶枫心中冷笑。

    区区一个32级的初阶宗师,战斗力不过4ooo,生命值也就15ooo,这样的水平也能够获得一个郡的猎赛魁,看来这秦都郡的实力着实不怎么样。

    更让叶枫好笑的是,对面的这位压根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对手,还在冷酷装逼。

    唰!

    这货直接拔出了自己手中长刀,刀光如冰雪,在阳光下绽放着刺目的白芒,晃得人睁不开眼:

    “叶枫,此刀名为踏雪,乃是锋锐玄器,莫说我今日欺负你一个来自县城的村汉,你能接我三刀,此战便算我输!”

    什么??

    叶枫都乐了。

    这不应该是他的台词么,三刀足以砍翻一个初阶宗师,结果竟然被对方给抢先说了。

    真是有意思了。

    叶枫看着对方那柄所谓玄器,扬了扬眉毛:“你确定?”

    “哼!”刑冲甩出刀鞘,已经凝出了武道罡气:“自然确定,但要败你,只怕根本用不了三刀。”

    好狂妄啊!

    在场诸位都被这刑冲嚣张的气焰挑起了怒意,对方这明显就是要狠狠的踩踏陈仓郡的脸面,却不知叶少镖头会如何应对。

    对面,毕竟也是一位宗师,也是一郡的猎赛魁!

    下一秒。

    叶枫的动作,让所有许多人一愣。

    唰!

    只见他的手里红光一闪,不知怎么的就掏出了一块鲜红色的板砖。

    板砖?!

    陈仓百姓们和秦都郡来的人都惊呆了。

    叶少镖头居然要用板砖迎战刑冲?

    这是什么套路?

    尤其是刑冲,看到叶枫手里兵器,顿时咬了咬牙:

    “叶枫,你这是在找死吗?”

    嗖!

    叶枫笑着将板砖抛起转了个圈。

    “是不是找死,你等会便知,对了,你要斩我三刀是吧,来,动手吧。”

    “不知天高地厚,看刀!”

    刑冲被叶枫撩拨的头顶冒烟,身形猛地一跃,一股惊人的气势瞬间爆,刀刃寒光大盛,罡气如冰雾滚滚,眼看着就要挥刀斩向叶枫。

    太慢了。

    叶枫眼神冷漠,心中嗤笑。

    他如今战的都是什么对手,欧阳风,赵亮哪个不是可怕的中阶宗师,面前这毛都没长齐的东西在他面前耍刀?

    唰!

    干~你~老~母!

    叶枫右手闪电般的一挥,顿时有一道鲜红如血的电光,划弧激射,迅如风驰电掣,精芒刺目,以无法想象的度直飞刑冲脑门。

    刑冲只觉得面前猛地冲来一股劲风,度之快,令人指,他宗师境界的目力也只能勉强看清一道红影,连忙用刀一格。

    嘭!

    砖块爆碎,渣滓乱飞。

    刑冲竟是硬生生的被这飞砖震得倒退了三步,方才站稳了身形。

    我滴个娘啊!

    这一幕,让许多人彻底瞪爆了眼睛。

    尤其是刑太森等人,一个个全都傻眼,他们只听说叶枫惯用长刀,哪里知道这松林第一杀器的彪悍!

    那真的只是普通的板砖吗,怎么会凶悍至此?

    叶枫冷冷的扫过对面那一张张的惊讶的脸庞,又看向刑冲,嘴角一勾:“怎么了?你这第一刀斩不出来了?”

    “叶枫你不要嚣张!”刑冲咬牙。

    “便是嚣张,你奈我何!”

    叶枫直接双手飞砖,动砖海之术。

    咻咻咻!

    一连数道红光,似霹雳雷霆,光芒如血,瞬间把演武场的半片天空给染成道道红晕。

    松林县第一杀器,今日终究是震撼了整个陈仓!

    刑冲眼见漫天砖雨噼里啪啦一顿狠砸过来,哪里还能够挥刀进攻,只能爆罡气为护甲,一边挥刀震碎那些包围自己的砖块。

    想当初,叶枫还是武师境界之时在远离就可以用砖海术让程猛吃瘪,今日他进阶宗师,只要在一定距离之内足以让初阶宗师无法近身。

    刑冲面对他,就是疯狂呼脸,别说三刀败敌,就是给他一百刀也靠近不了叶枫半步。

    嗷!!

    深陷于砖海中的刑冲,出了狼狈粗狂的怒吼。

    他只觉得自己日了狗。

    他每击中一次板砖,握刀的手就要被震得如同被电击一般,整条胳膊麻,痛到龇牙咧嘴。

    对面哪里扔的是板砖,分明就是一座座的小山。

    这从县城里来的土包子,怎么可能如此凶悍?

    短短几个呼吸,刑冲已经满身的红土碎屑,看起来就像是一位从砖窑里爬出来的民工,不仅头顶上的玉冠整个被砸得稀巴烂,一张冷脸上也是被砖屑砸了满满的血坑,实在是狼狈不堪。

    什么秦都郡第一天才,什么冷面美少男镖师,全都在叶枫的板砖下化成渣渣。

    “嗯?这是第几刀了?”叶枫冷眼看着刑冲在砖海里面挣扎,三刀败敌,完全就是笑话。

    “叶枫!!!”

    刑冲恼羞成怒的吼着,像一头被激怒了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