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江流眼珠子已经瞪爆,连他都几乎看不清对手的动作,只有一只兜满了风的巴掌以无法形容的度来到了他的眼前。

    不可能!!

    啪!!

    有啥不可能的,抽的就是你!

    人们就听到偌大的广场上,只有这一记巴掌声响彻云霄,随后皇子侍卫统领,京城著名宗师,镇远镖局的最强底牌,直接好像一只被抽飞的陀螺,在空中旋转着飞了出去。

    一圈……两圈……数不清了……

    人们根本看不清江流转了多少个圈,只看到他一边转着,一边高飞,竟是直直的飞过了整个广场,越过了高墙,径直落入一旁的院落里面去了。

    嘭!

    好像还撞翻了一座假山……

    静。

    全场死一般的安静。

    有的人在抽搭着留下来的口水,有的人已经快要把自己的眼珠子揉瞎。

    我的天啊!

    这位张镖师简直不是人啊!

    一招打飞高阶宗师?

    这得是什么级别的强者才能够做到?

    是已经快要突破武道极致的大宗师么?

    还是那传说中的玄道尊者?

    不管真相是什么,松林镖局里面竟然还藏着这么可怕的高手,难怪他们能够一飞冲天,强势崛起啊!!

    啪啪。

    一片寂静声中,唯有老张同志沉重的脚步声慢慢走入了人群,一招过后,他再也不是之前那个被人们轻视的中年大叔,而是足以震动整个秦唐帝国的级高手!

    “太,太牛了……”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长出了一口气,啪啪啪的开始鼓掌。

    太牛了!!

    松林镖局太牛了!!

    掌声如星火,燃起燎原势,很快整个广场都成了为松林镖局兴奋欢呼的海洋。

    “哈哈!原来叶少镖头身边有如此高人,难怪如此自信,哈哈哈,爽快,太爽快了!”

    “什么高阶宗师,王子侍卫,还不是被秒,哈哈,原来咱们陈仓还有如此高手,以后看谁还敢来找茬!!”

    哈哈哈!

    普通宾客们在鼓掌欢呼,而那些大佬们,包括公孙弘,王明冲,孟北河,还有李雯等年轻一代青杰此刻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后纷纷暗暗点头,同样,心中也是惊骇至极。

    原来,这才是松林镖局隐藏的最大秘密!

    能够请到一位大宗师级别的强者坐镇,这镖局背后的势力绝对难以想象,这样一来,叶枫奇迹般的成长度,松林镖局蓬勃的展态势,全都可以解释了。

    而在公孙弘,王明冲的心中,更是再次将叶枫的重要等级拔高了一层,现在在他们眼里,叶枫肯定是得到了某个级势力栽培支持,其身份地位,只怕不会亚于一国皇子之尊荣了。

    这就是大宗师,甚至玄道强者的震慑力!

    那是国之重器,镇压国运的存在,今日出手,那根本就是碾压全场,直接将局势踩死,不给对方任何翻身的机会。

    公孙弘,满脸笑容,开心无比的站了起来,对着死寂一片的司徒笑等人拱了拱手:

    “呵呵,司徒大人,刑镖头,看来这松林镖局中真是藏龙卧虎,陈仓贡赋这趟重镖怕是非他们莫属了,就不劳秦都郡分忧了!”

    哈哈哈。

    话说的礼貌,打脸却打得生疼。

    司徒笑已经再也笑不出来,脸色简直比吃了屎还难看。

    一场十拿九稳的踩场之局,竟然被对方强势翻盘,而且小小的松林镖局里面竟然还藏了一位大宗师级别的强者。

    这简是不讲道理的底牌。

    司徒笑已经无法想象,自己今晚之后要如何面对那位皇子殿下气愤的脸庞,不过有个人却是比他更惨。

    “喂,那条疯狗……”叶枫催命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你们输了,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了。”

    这……

    刑太森,满头大汗,牙齿都要咬碎。

    他站起身来,浑身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喂,说你呢,疯狗,怎么了,刚才不是叫得很凶吗,这会哑巴了?”孙阳才不客气,飙着凌乱的护胸毛就冲了出来,指着刑太森的鼻子就骂:

    “快点的,俺们老镖头还有少镖头都等好了,你该不会是想要赖账吧!”

    你们!!

    刑太森气爆,但全场的宾客都是见证,哪里会让他有反悔的机会。

    “大人……”

    他转身看向司徒笑,想要求救。

    “唉……刑镖头……”司徒笑也是欲哭无泪,他自己也不好受啊。

    “那个猪头,说你呢,誰让你还在这儿呆着了,输了比赛,滚出陈仓,难道还要让我们提醒你吗,快滚!!”

    快滚!!

    孙阳带头,几十个松林镖师齐齐一吼,唾沫翻天,直接喷翻了所有的人。

    “哼!我们走!!”

    事到如今,秦都这帮货彻底一败涂地,更有那位张镖师镇场,连凶都凶不起来。

    若不是司徒笑身为朝廷命官,背后更有皇子撑腰,就绝不是灰头土脸这么简单了。

    无奈之下。

    刑太森脸色铁青的在众人面前跪了下来,‘嘭嘭嘭’磕了三个头,在一阵哄笑声中狼狈的蹿了。

    司徒笑一张笑脸也成了锅底,临走前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狠话,结果被人群中的张镖师目光一扫,立马全身肥肉一抖,屁滚尿流的的跑了。

    剩下整个陈仓郡的高朋嘉宾,尽数留了下来,用他们最大的欢呼与热情给今天的开幕典礼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红灯再起,酒席重开。

    宾客们纷纷端起酒杯,上来给叶天南和叶枫道喜,不仅恭贺松林镖局彻底扬威陈仓,更是预祝叶枫能够在全国猎赛给陈仓郡再添殊荣。

    叶枫被满场的热情包围,游刃有余得对饮欢笑,期间还特地给孟北河和孟荆父子俩敬了一杯酒。

    “孟总镖头,叶枫在此承诺,同行虽有竞争,但松林镖局绝对不以任何方式,抢夺霸图镖局的生意!”

    “爽快人做爽快事,叶枫,我看好你!”

    孟北河豪爽饮下杯中酒。

    叶枫此举,简直是让所有人看到他能担大事的一面,又在不觉中狂刷了一波好感。

    刚才被搅和的气氛,再次沸腾起来,喝彩和笑语从松林镖局里传出,一片欢腾。

    一直到了深夜,开业大宴才落下帷幕。

    宾客离去之后,叶枫转身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今夜,他还要等一个人。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门外一道黑影瞬间凭空闪现。

    叶枫淡定起身,走过去拉开门,笑道:“6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