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静室中。

    公孙弘将自己的名字,和郡守大印盖在了契约书上,一式两份,与叶枫各自收好。

    “既然正式定下运镖的合约,有一件事,本官还想和你说下。”

    叶枫看公孙大人表情严肃,自然知道接下来要说道的事情分量极重,神情也跟着肃穆起来。

    “叶枫,对于当今秦唐帝国皇室之势,你所知多少?”

    “知道得不算多。”

    叶枫皱着眉头,认真思索了片刻答道:“当今皇室之中,有三位皇子,势分三派,太子之位至今未定,各派想必已经为此争得不可开交吧。”

    公孙弘点点头,不紧不慢得道:“皇子夺嫡,自古有之,想要顺势占据先机,免不得需要朝中举足轻重的文官和武官共同支持。不瞒你说,我们公孙家乃属于三皇子势力之下,至于霸图镖局与二皇子的阵营有所关联,但并非主力,过去李文峰主持之下的李家,则是大皇子手中的一颗棋子,这便是陈仓之中的局势。”

    叶枫默默点点头,隐约觉得郡守大人透露给自己这些内幕,另有深意。

    果然,公孙弘一番铺垫后,才道明真意。

    “现在皇朝内,大皇子一方势力最大,另外两位皇子有意联手,这才导致长安周边郡城突然激动乱,本官派人多方调查,已于前几日收到消息,此次陈仓兽乱与大皇子脱不了干系。”

    叶枫听到这番话,冷冷一笑:“为争夺皇位,视人命如草芥,这皇子不配为帝。”

    “正是如此。”

    公孙弘眸中也闪过一丝怒意:“从目前来看,大皇子夺取陈仓的阴谋已经失败,但他势必会在这趟贡赋官镖上动手脚,以此踢走本官这个绊脚石,松林镖局接了此镖,只怕也会成为他们下手的对象,叶枫,这里本官需要向你陪个不是,你如今便是已经默认加入了三皇子的阵营,卷入了这场皇朝争霸之中了。”

    “呵呵,郡守大人言重了,叶枫若是看不透这一层又岂会接下这趟镖。”

    “好!”

    公孙弘点了点头,探清了叶枫的立场,方才彻底交代了自己的部署:

    “不过叶枫你可以放心,三皇子派出的高手已经在路上,此次贡赋入京会一路随行护镖,另外郡守府也会派出精兵跟随护卫,松林镖局只需跟随大队前行便没有后顾之忧。”

    叶枫点头。

    本来,这趟事关重大的官镖就不可能完全交给一个小小的镖局,这不过是公孙弘拉拢自己的手段,而自己却也借此机会正式加入了三皇子阵营。

    这是逃不掉的事情,叶枫毫无畏惧。

    接下来,便是商量运镖的细节。

    贡赋入京的日子定在半月之后,今年的贡赋在公孙弘的统筹下并没有受到兽乱的影响,总计百万两白银,堪称一笔巨款。

    为保证所有银两的安全,公孙弘和叶枫商量后决定部署二十两镖车,全程走官道,贡赋到达长安后交给接应的官员,叶枫便可直接去参加天命猎赛。

    叶枫与公孙弘站在地形图前谋划良久,最终还是有些疑惑道:“公孙大人,陈仓郡城就在京城旁边,而且一路有军队随行,大皇子难道也敢安排人动手?”

    公孙弘迟疑了一会儿,道:“人或许是不会,但若是野兽……”

    叶枫瞬间联想到几大郡城同时爆兽乱,区区一个慕坤是绝对没有这种实力的。

    那么,存在于慕坤背后的黑暗势力,他们的底牌会不会比兽乱屠城更恐怖,他们又会如何来对这次的镖队出手?

    想到这些,叶枫也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沉重压力,神情凝重:

    “一旦贡赋上路,我们就站在了明处,隐藏在暗处的对手弱催动凶兽大潮突袭官道,即便能够勉强保住贡赋,肯定也是损失惨重,若是不幸丢失了贡赋银两,后果只怕会更加严重。”

    “正是。”

    公孙弘一脸严肃:“所以此次本官有意调遣一万精兵护送,加上松林镖局,还有三皇子派来的高手,如此一来,应该能确保万无一失。”

    叶枫点点头,自问公孙弘已经算无遗策,此事便就此定夺下来。

    但是,他心中却还是想到另一个隐患。

    那就是刚刚铩羽离开的司徒笑等人。

    这些家伙明显是大皇子安排来抢陈仓贡赋的棋子,打压松林镖局的方案失败后,这群人又会去了哪里?

    他们难道仅仅是来陈仓走个过场?

    还是说……未来的运镖路上,还会与司徒笑,刑太森等人狭路相逢?

    想到这里,叶枫忽然脑海中闪过了一个‘有趣’的念头,没有跟公孙弘提及,而是在告辞之后,自己径直的离开郡守府,向陈仓城外走了出去。

    “系统,给我找个人。”

    “找谁?”

    “看看司徒笑跟刑太森那两个货现在在哪儿?”

    “好嘞,扣除2o元宝,剩余155元宝。”

    唰。

    叶枫的清楚的看到,两个红点正在陈仓郡城外官道上的一处驿站中停歇,按照时间,他们应该早已经远远离开陈仓才是。

    果然有幺蛾子啊~~

    叶枫眼中闪过了狡黠的光芒,没有回家,而是身形一跃,径直的向着那处几十里外的驿站奔了过去。

    ……

    少顷,陈仓郡外五里的一座驿站,幽暗的客房之中。

    浑身包扎着纱布,整个脸肿得像是猪头的刑冲,正盛气凌人的厉声呵斥着旁边一位婢女:“说话呀,本少爷问你话你倒是说话呀!现在陈仓城里到底在怎么传那个叶枫,说啊!”

    那婢女被刑冲吼得浑身哆嗦,战战兢兢匍匐在他脚边,嗓子抖得几乎没了音调:“他们都说,叶……少侠,板砖打狗,有去无回……”

    啪!

    一声巴掌声脆的像枯枝被折断般凄凉,小姑娘像是被人扔垃圾似的从房间里倒飞出来,一路滚了半个院子才连滚带爬得离开。

    刑冲当众被叶枫打败,还是那种近乎羞辱式的惨败,一张脸丢得找都找不回来,他现在只想带领人马杀回去把叶枫大卸八块泄愤,但是,身负叔父交代的重任暂时不能离开驿站,只能每日从早到晚在这院子里诅咒泄。

    “叶枫你这个杂种!等着瞧吧!等你们运镖失败之后,我要把你全家上下挂在树上抽筋剥皮,吊打三天三夜!”

    哦?

    空气中突然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就像是被飘忽不定的风给带了进来。